謝靈正要對趙閣苦訴衷腸,誰料這時下人卻來打攪。隻見下人喊道”公子,公子,門外有一群壯漢說是要找公子,個個凶神惡煞的,手裡還提著大刀,看上去十分凶惡。“

突然聽聞此言,謝靈心中又氣又惱,隻得心中怒罵道“這幫該死的傢夥,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要不是姑奶奶打不過你們,姑奶奶扒了你們的皮。”

趙閣聽見下人的話後卻是眉頭一皺,心想“看來這群人十有**是來找紫夜的。”細想片刻之後便問道“門外之人可有說明找我何事?“

那小廝急忙說道“那領頭的說是找公子幫忙尋個人,其餘的倒是冇說,有才管家正帶著一幫護院現在在門外和他們對峙呢。“

趙閣聽到後便說,“你去告訴有才,放他們進來,不可失了禮數,同時讓人去找護衛隊,若是這幫人有歹心,那便讓他們試試,我趙公子也不是吃素的!”

謝靈一臉擔憂的說道,“趙大哥,這幫人來者不善,若是萬一你有個閃失。。。。。。”

話還未說完,趙閣便笑道,“哈哈哈,靈兒你就放心吧,我在這裡的五年時間可不是白待的。”

趙閣說完後,雙手摸了摸腰間佩戴的寶劍,又摸了摸懷中的火銃,心想,“你們若是好好說話,那我便對你們客客氣氣的。你們要是敢耍橫的,那我這個穿越過來的大頭兵就讓你們試試什麼是九州特種兵之怒。”

下人聽到趙閣說要放那夥人進去之後,心驚膽戰的把原話帶給了趙有才,隻聽那下人對趙有才悄聲說“有才哥,就這麼把這夥人放進去冇事吧?”

隻見趙有才說道,“放心,自從我和公子到這裡來之後,我和後院的那些小兄弟們可冇閒著。不管他們這夥人是乾嘛的,隻要他們敢做些過分的事,那他們也就彆想走了。”

“小五,你趕緊按公子說的去叫護衛隊的人來,我們幾個先陪著這幾人玩玩。記住,等護衛隊的來了讓他們走後門到後院藏好了。”

那名叫小五的下人聽見此話,應了聲是,便趕忙去了護衛隊營地。趙有才見小五走遠了,這纔對著那夥人說道,“剛纔下人已經稟告過我家公子了,我家公子心善,請你們入府一敘。請吧!”

隻見對麵領頭的那名壯漢說道,“多謝這位兄弟,既然你家公子對我等以禮相待,那我等也不可失了禮數,這樣吧。”

那名壯漢竟是轉頭對後麵幾人說道,“小易,你隨我進府上拜會趙公子,其他人在外等候,切不可惹是生非!”隻聽得後麵十幾位壯漢一同應道,“是!”

趙有才見這情形倒是搞得有些懵逼了,這夥人難道不是來找麻煩的?

當下趙有才也不再多想,不管是不是來找麻煩的,提前防備好總是冇錯的,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當下便親自領著那領頭的與那名叫小易的年輕人去了會客廳。

不一會兒的功夫便看見趙閣早已在會客廳等著了。

趙有才便上前對趙閣行了一禮說道,“公子,便是這位壯士要尋你。”

又悄悄在趙閣耳邊說了一句,“他們總共二十人,這領頭的主動讓剩下的十幾人站在門外等候,小五也已經去叫護衛隊的人了,我又在門口故意磨蹭了一會兒,估計這會兒護衛隊的應該到側門了。”

趙閣聽見趙有才彙報後便輕輕點了點頭,目光看向到那名領頭的壯漢,隻見那壯漢額頭及頭頂竟冇有頭髮,四周頭髮卻又茂盛異常,竟然是前世常見的地中海。

想到這裡,趙閣竟是對這名壯漢產生了一絲親切感,又想到,這樣的髮型估計要麼是天生的,再要麼就是練鐵頭功練的,後者可能性極大。

又見那壯漢是真的壯,國字臉,絡腮鬍,朝天鼻,加上一張比犀牛還要大的嘴巴,胸前一撮護心毛竟是茂盛非常。

看著那雙拳,握緊好似砂鍋,雙腿肌肉隆起,腳尖著地,腳後跟時刻懸空,趙閣又到判斷此人應該拳腳上功夫和輕功都十分不錯。

於是趙閣雙手抱拳,朗聲說道,“敢問壯士尊姓大名?既然諸位來到在下這裡了,那麼隻要在下能幫得上忙的,便會儘量去幫的。”

那壯漢聽見趙閣這樣說,竟是異常意外,原本以為還得需要花費一番口舌,冇想到趙閣如此隨和。

便趕忙還禮道,“公子有禮了,小人賤名張喜,乃是蘇杭一帶武林世家張家的一名小護院,我身邊這位名叫小易。”

“此次冒昧前來拜訪公子實在是唐突,小人此次前來隻因有一名家眷到貴地走失,我等見小鎮外有大量血跡,又見周圍樹木上有刀劍劃痕,害怕家眷有個閃失,又對此地人生地不熟,故而才冒昧前來打擾公子,還望公子幫幫我等,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趙閣聽到這話心下便想到,“聽這人口氣倒是和善,也冇有強人所難的樣子,但也不排除是紫夜姑孃的仇家假扮,故意引蛇出洞,我切不可好心辦壞事,得想辦法確認清楚纔是。”

當下趙閣便又說道,“聽張喜兄弟如此說來,若隻是尋人,那倒是小事一樁,隻是你家這名親眷姓甚名誰,高矮胖瘦,是何樣貌總得說清楚,不然我等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啊。其餘的重謝不重謝的倒是不必再提。“

張喜聽到此言心中一喜,這趙公子竟是如此和善,看來這鎮子裡的人說的不錯。又轉念一想,這趙公子要小姐相貌體征也算在理,人家說的不無道理,若無畫像資訊自然難以尋人。

當下張喜便對身邊小易使了個眼色,小易見狀便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包裹,待打開包裹一看,原來是一幅肖像畫,畫中是一名女子,這畫中女子正是張紫夜。

當下張喜也不再隱瞞,便說道,“不滿趙公子說,此乃我家小姐,誰料我等與小姐在此處走散,還望趙公子見諒,非是故意隱瞞公子。”

趙閣知道,當下要緊的便是先穩住此人。

於是趙閣便說道,“無妨無妨,此乃小事一樁,有才,你先帶張喜兄弟和他的眾位兄弟前去鎮子上打探一番,看看咱們鎮子上最近有冇有陌生女子前來。”

“我待會兒去找四位族老一起安排人手幫忙找人。”又轉頭對張喜說道,“張喜兄弟莫急,你先隨我家管家去尋人,我稍後便帶人手親自幫你尋找你家小姐。”

聽見趙閣這樣說道,當即麵露喜色,便趕忙道謝。隨即便跟著趙有才的腳步前往鎮子上去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