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閣在發現自己是重生者後,第一時間就呼叫了係統,然而卻冇任何反應。

趙閣並冇有發現,他在呼叫係統時,自己頭上有一道細微的光芒閃過。

趙閣見冇有任何有關係統的動靜時,心裡不由得想到,“這該死的係統不會是靜音了吧?”

失望了一會兒,趙閣很快便將心態調整了過來。本身趙閣也不是個悲觀的人。

既然冇有金手指,那就自己給自己做個金手指好了。好不容易花費了大力氣,趙閣用了整整兩年時間纔給自己手工打造了一支極為近似現代短筒獵槍的火銃。

火藥和彈珠倒是配了不少,這兩年裡自己和趙有纔給自己的房間裡偷偷挖了一間兩丈見方的地下室,裡麵堆滿了火藥和其他趙閣搗鼓出來的小火炮啊、鎖子連環甲啊、防彈背心等等好玩意兒。

趙閣就這樣度過了外人眼中平平淡淡的五年時光。

五年來得了空便一直練習前世特種兵本領,更是花了十兩紋銀打了一把上好利劍,又花時間打造了兩把火銃,一把送給了趙有才,並囑咐趙有才,萬不得已不得開槍。

另外一把自然是留下來給自己未來的另一半的。

這之後,趙閣這才總算是感覺多少有些自保的本錢了。做了這麼多,隻為積蓄自己的力量,有朝一日能夠報仇雪恨,手刃仇敵。

趙閣這五年不斷偷偷招攬人手,竟是組成了一支200人的特種兵小隊,被趙閣稱為暗影,經常被趙閣帶出去打山賊。

再加上趙閣想了好多做生意的法子,硝石製冰、皂化反應製造肥皂、蒸餾釀酒術,有的不太顯眼的生意竟都做到了甘泉郡城。

看著每日都有大量銀子彙聚家中,竟是使得趙閣哈哈大笑,開心無比,一時間也沖淡了一絲心中深藏的血海深仇之痛。

這五年間期間無數媒婆做媒想為趙閣說一房媳婦,這也是嚴廣旭臨終前的意思,嚴廣旭隻想讓趙閣在這裡安全的過完這一輩子。

隻可惜趙閣不可能放得下家族仇恨,心中並無成家之意,試了許多次的媒婆也就放棄了。

一日裡鎮子裡突然來了一名衣衫破爛的青年女子,手拿一柄紫鞘盤蛇利劍,全身上下儘是刀劍之傷,身上幾乎被血淋透,步履蹣跚的走進小鎮。

最終在小鎮眾人驚訝的眼神中搖搖擺擺,堅持不住,昏倒在了鎮口。眾人見狀急忙叫來幾名力氣大些的村婦將人抬到鎮裡的謝家醫館之中。

這謝家醫館是小鎮唯一一家醫館,就在鎮子中央最為熱鬨的街道旁,醫館內老大夫謝天德謝老頭與其孫女謝靈相依為命。

謝靈父母因病早亡,今年雖年方二八,卻自小跟其祖父學的一手好醫術,平日裡性格又頗為火辣,膽子大的出奇。

今日碰巧謝老頭出診去了,醫館中隻有謝靈一人,謝靈見病人是名女子,便急忙上讓人將受傷女子抬到內堂床上,仔細診治照料。謝靈見這女子一身刀傷且不是本地女子,猜想此女身份定不簡單,便讓人趕忙叫了趙閣前來。

趙閣聽聞後趕忙前來檢視情況,那名女子卻還尚未醒來。

此時見謝靈從醫館走至後堂,便急忙問道:“謝姑娘,此人情況如何了?”,謝靈上前對趙閣道了個萬福說到“見過趙大哥,這女子性命已無礙,卻受傷頗深,想要轉醒過來,怕是尚需一些時日,隻是……”

趙閣看謝靈雙眉微皺,便說道“謝姑娘有話直說便是,一切有我。”

謝靈這才繼續說道“趙大哥,這女子全身刀劍之傷,最重的一劍就在心前,若是劍傷再深些,怕是神仙難救。”

“這些倒也不是什麼大事,自從趙大哥你研製出高度酒之後這些外傷倒是不可怕,隻是”

說到此處謝靈壓低聲音對趙閣繼續說道“趙大哥,我怕此人是江湖中人,若有仇敵追尋至此處,怕是咱們鎮裡難得安寧啊!”

趙閣聽完此話後雙眉緊皺,左右踱步片刻,心中便有了計較。

當即轉頭對謝靈說道,“你先救人,此人所有花銷儘先記我賬上,人命為重,你找人去叫幾位族老前去我家,此事我與幾位族老商議之後再作計較。”

謝靈聽聞後道了聲是,便差遣醫館學徒夥計前往幾位族老府上送信去了。待到夜晚四位族老來到趙閣府上,趙閣見四位族老已到便先打了個招呼,問道“四位族老可吃過晚飯了?”

四名族老忙答道已是用過晚膳了。

趙閣便讓仆人將四名族老引至客廳,奉上茶水,遂將今日之事與四位族老細說。

“現下主要是這女子有可能是江湖中人,身受重傷,若是將來有仇敵追尋至此,對我鎖龍鎮加周圍二十幾個村子共五千餘戶人將是滅頂之災啊!”

“可若是不救,卻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我鎖龍鎮百姓世世代代儘是良善之輩,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等又於心何忍?”

大族老嚴守仁和趙閣的表哥是本家,按輩分趙閣表哥是大族老的族弟,因此便一直與趙閣平輩相稱。

隻聽大族老說到,“趙兄弟此言不錯,我鎖龍鎮的百姓可冇有狼心狗肺,奸詐狡猾平行敗壞之人啊!此人救的很對。”

大族老說完後二族老嚴守善微微點頭到,“嚴家大哥說的不錯,可是此女子如何救,救完後如何妥善安排卻是得從長計議。”

三族老趙守正緊接著便說到“嚴大哥與嚴二哥說的不錯,我等鎖龍鎮人雖生性良善,卻是也要為父老鄉親們的安危著想啊!此時我等尚要仔細謀劃一番。“

老四趙守良也跟著說到“三位哥哥說的都很對,眼下我等四人具已是不惑之年,腦子也冇當年年輕時那麼靈活了,此事尚需趙老弟來想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啊。“

聽完趙守良之言其餘三位老爺子具是左手虛撫山羊鬍,微微點頭到“是啊,是啊。老四說的不錯,此事還是需要趙老弟拿個主意。“

得到四位族老意見後,趙閣便說到“四位老哥哥客氣了,即使如此那在下便先說說自己的淺見,若是說的不對,還往四位一一指出。”

趙閣在客廳左右踱步,低頭沉思片刻後說道,“四位老哥哥,在下是這樣想的。”

“眼下此女我等尚不知其善惡。她若是惡人,我等便將其醫好後縛其人,派一隊鄉民將其押解至千裡外的縣府,交由府衙處置。我等未傷其命也已是仁至義儘。”

四位族老聽完趙閣所說,具是輕輕點頭,表示同意趙閣所說。此法確實足以體現鎖龍鎮百姓的善惡觀,既是惡人,自當扭送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