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族老沉吟片刻後還是搖了搖頭。

大族老提出疑問,“若此女身後有親朋好友為其報仇,打探到是我等將其扭送官府,那可就不妙了。我等有看家護院之人,可其餘父老鄉親卻是無人保護啊。”

趙閣繼續道,“這也是我即將要說的。”

“若此女是良善之人,那我等更該救人。我等隻需組織一個兩百人左右的鎮民護衛隊,就由在下忝為隊正。”

“四位可各派一名家中小輩作副隊正,每個護衛隊副隊正下轄五十人,平日護衛隊分為兩班,一班分為數個小組,每日巡視各村。”

“另一班巡視鎮裡,每日由五十人當值巡邏,五人一組,每月兩班人馬調防一次。護衛隊所需武器及日常花銷由我等五家共出,每家兩成,日常事務由我五家同管。”

“待咱們的護衛隊訓練出來後,想必再加上我等幾家的家中護衛,必能護佑鎮裡眾父老鄉親的性命及財產。待此女轉醒,傷勢好轉之後便護送其回家。”

趙閣早就想組建護衛隊了,現在可是古代,鎮子裡雖然安全,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賊相林不凡派人真尋找至此處做斬草除根之事,有這兩百來人,也算是一個安全保障。

四名族老一聽要組建什麼護衛隊,當下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細想片刻,相互交換眼神。

大族老十分鄭重的對趙閣說道,“趙老弟,不是我等愛惜些許錢糧,也不是不信任趙老弟,隻是護衛隊此事事關重大,若是待以後隊正大權旁落,被彆有用心之人掌權,我等倒冇什麼害怕的,隻怕其他父老鄉親要遭殃啊。”

趙閣沉吟片刻,很快便說道,“此事要想解決倒也不難。”

“我等五家可組成一個族會,凡有大事,便召開族會共同商討解決,然後再推舉一名會長,除會長外,其餘四家各有一票讚成票,一票反對票,會長有兩票讚成票,但擁有一票否決權。”

“隻要該會長做好事,能力出眾,可以得到其他四家的認同,那便不會有大事發生。”

“此舉便可大大降低護衛隊的領導權利旁落的弊端。”

四位族老再次相顧一視,會客廳又一次陷入了寧靜。

大族老最先開口,便說到“護衛隊一事事關重大,此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為今之計也隻好如此。”

“此事既然是趙老弟所言,那我等也放心趙老弟的為人,此事便依了趙老弟,此事還需老弟多多費心,若是有什麼錢糧人手上需要我等四人的,請老弟放心通知我等。”

當下此事議定,四名族老便各自回家去了。

待第二天時,趙閣已是讓府中仆人將重傷女子接回自家讓女仆好生照料。

同時趙閣寫下了護衛隊招人啟事,安排了趙有才找人照此模板多抄寫幾份,張貼在全鎮四方入口處和四位族老門口,並通知四位族老安排人手一起招人。

本來趙閣還以為此事有多難,不料所有青壯年看見榜單上麵的每月待遇紋銀半兩,便都開始踴躍報名。

要知道此時普通百姓每年花銷一兩半便可使其一家不捱餓。因此所有人都很積極的開始報名,最終收錄了一千人。

趙閣打算將此一千人考覈淘汰八百人,擇優錄用。若有考覈優異卻被淘汰者便招收為預備隊,預備隊自己打算偷偷搞。屆時自己的秘密小隊便可壯大,到時也就離自己的複仇目標更近一步。

第三天,一大早趙閣便將所有人召集到了郊外空地,此地外圍有些許雜草生長,視野開闊,適合構建護衛隊營地。也可作為訓練場所。

趙閣在倉促下搭好的台子上站著,身後跟著四名副隊正。趙閣看著台下勉強站著隊列的1000人。

大聲的開口喊道,“諸位兄弟是我等招收的護衛隊備選隊員,今日諸位若是通過考覈,便可成為護衛隊成員,可以有自己的武器自己的鎧甲,到時候就可以拿著武器鎧甲保護我們的父老鄉親。”

“但是!若是被我發現有人拿著武器去欺負鄉親父老,那我就會讓他後悔!”

“閒話我也就不再多說,你們每個人胸前已經貼了一個號碼,這就是你們的代號。現在考覈開始,大家先跟著我做些動作。”

眾人都十分疑惑,但為了以後每月半兩紋銀,卻也不敢多說什麼,隻得照著趙閣做起這些看似奇怪的熱身運動。

待趙閣領著1000人做完熱身運動後,便開始了第一項考覈。

“現在大家開始第一項考覈,大家繞著這塊空地最外圍打好的木樁開始跑步,以五人為一列,趕快排隊,隊排好後便聽我口令開始跑步。”

很快,1000人的5乘200的隊伍排好,隨著趙閣的一聲令下,開始緩緩跑步。就這樣過了大約兩刻,也就是30分鐘,已經有人開始掉隊了。

於是趙閣大喊,“若是有人堅持不下來了,可以走在場地中央,結束後會給你們發五十文錢辛苦錢。但是!一旦現在放棄,便永不錄用。放棄的人現在開始慢走一刻鐘,不得立即休息。”

話音剛落,幾個身體稍微贏弱的人已經是走在了場地中央,也有幾個想要放棄的,但是聽到永不錄用,還是咬著牙堅持了下來。

趙閣看著情形點點頭,很是滿意,便讓身後大族老派來的副隊正嚴旭將場中央幾人編號記下了。“232,256,364,877放棄考覈,永不錄用。”

又過了兩刻鐘,趙閣喊道,“若是現在有人堅持不下來了,可以走在場地中央,結束後會給你們發100文幸苦錢。但是若有下次機會參加考覈,難度加倍!放棄的人現在開始慢走一刻鐘,不得立即休息。”

這次放棄的人比上次多,足足有三十人,趙閣依舊讓嚴旭記下。

時間慢慢的過去,場上跑步的人腳步已經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但是他們依舊在咬牙堅持。這群人已經跑了一個時辰了。

趙閣喊道,“若是現在有人堅持不下來了,可以走在場地中央,結束後會給你們發500文辛苦錢。若有下次機會參加考覈,難度加倍!放棄的人現在開始慢走一刻鐘,不得立即休息。”

此話一出,已經是有500餘人放棄,記下這些人後,趙閣看向場上繼續慢跑的人。

就這樣又跑了一刻鐘,趙閣喊道,“現在所有人可以停下了,堅持下來的人現在開始慢走一刻鐘,不得立即休息。”

然後安排了嚴旭等人安排考覈通過的人的吃住,給放棄的人發放幸苦費,下午繼續下一項考覈。自己便回府上吃午飯,順便看望那名受傷女子。

趙閣走到那女子房門,想到現在是古代,自己進入女性房間有所不妥,便在門口停下來腳步,找來丫鬟,問道,“房間裡的那名姑娘醒來冇有?”

聽到丫鬟說還冇有之後,便囑咐丫鬟若是女子醒來,務必第一時間通知自己。便離開了。

趙閣和丫鬟卻未發現,此女早已悄然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