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特殊晚飯

管文偉說:“你上次不是去找過肖書.記了嗎?她也回覆你了,不是說時機還不成熟嗎?”

蕭崢道:“如果什麼事情,都要等時機的話,恐怕都辦不成。管鎮長,我們安縣至今還冇有哪一個鄉鎮開展‘綠色鄉村建設’,我們鎮上要是先搞,隻要搞出一點名堂,就是政績。”

管文偉道:“兄弟,這個道理大哥自然懂,不管用什麼手段,隻要讓宋書.記同意,大哥一定人、財、物通通支援你。”

蕭崢道:“今天我就去聯絡,看看能不能再見肖書.記一麵?”管文偉歎道:“兄弟,不管這事成不成,大哥都是佩服你的,畢竟你現在要見肖書.記,比我還容易。我這個鎮長其實應該給你當。”蕭崢一愣,道:“大哥,你要再說這個話,我就什麼都不乾了,在辦公室架著腳,抽菸、喝茶也很舒服。”

管文偉馬上道:“我可不是這個意思。兄弟,是我說錯話了,以後不會說這個話了。”蕭崢遞了一支菸給管文偉:“我也知道管鎮長不是那種心胸狹窄的人。抽完這根菸,我就去打電話。”

回到辦公室,蕭崢就給李海燕打電話:“海燕,我又要麻煩你了。”李海燕聽到蕭崢的聲音,忽然想起那天在車上的事情,李海燕不由低頭朝自己的胸口瞧了瞧,然後道:“師父,你跟我這麼客氣乾啥?有事情就說吧。”蕭崢道:“我想再見一次肖書.記,跟她道個歉,順便再彙報一下關於‘綠色鄉村建設’的情況。”

李海燕道:“好,我等會進去彙報。你等我一下。”蕭崢道:“你什麼時候去彙報都行。我手機都是開機的。”

幾分鐘後,李海燕敲門進了縣.委書.記肖靜宇的辦公室。

李海燕進門之後,略停了下,她知道肖靜宇這兩天都不太想見蕭崢,否則那天早上蕭崢求見的時候,肖靜宇就見他了。這兩天,肖靜宇也是隻字未提蕭崢和那天晚上在奧迪車內發生的一切。也許肖靜宇就想忘卻那天晚上所有的尷尬事。

可今天蕭崢打了電話過來,讓李海燕幫忙,她是不可能推脫的,她必須去向肖書.記彙報,而且儘量讓肖書.記能接見蕭崢。

肖靜宇正在辦公室審閱檔案,感知到李海燕遮擋了光線之後,她抬頭,看看李海燕:“小李,有什麼事嗎?”李海燕道:“天荒鎮的蕭崢委員,想要求見。”肖靜宇當即吐出了兩個字:“不見。”李海燕道:“肖書.記,蕭委員說如果你再不見他,他可能會向外人說那天和你在車上發生的事情。”

“什麼?”肖靜宇將手中的筆猛地拍在了桌麵上,站起身來,有些煩躁地道,“他是白眼狼嗎?那天多虧了我,他才能冇事。現在,他竟然還想把那些尷尬事說出去?!”

其實,蕭崢根本就冇這個說法,這純粹是李海燕杜撰出來的。李海燕知道,假如按照正常的請示,肖靜宇估計還不會見蕭崢,隻能用點小聰明賭上一把,說不定肖書.記反而就同意見小蕭崢了。

李海燕馬上解釋道:“肖書.記,我猜蕭委員並冇有惡意。他隻是想當麵跟你道個歉而已。”肖靜宇想了想,道:“道歉可以,但是不準再提那天的事情,一個字都不準提。”

李海燕心頭一喜:“好的,謝謝肖書.記給機會。我這就去通知,讓他過來。”

“等等。”肖靜宇又叫住了李海燕,“你讓他彆到我辦公室來了。他是鄉鎮副職,經常跑我辦公室,不合適。讓他找個地方,請我們吃個晚飯吧。他要道歉,也得拿出點誠意來,破費點也是應該的。”

李海燕一聽,就知道肖靜宇其實已經不生蕭崢的氣了,馬上道:“好的,肖書.記,我這就把您的要求傳達給他!”李海燕噔噔噔跑出去了。肖靜宇轉身,朝門口看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蕭崢自然答應請肖靜宇吃晚飯,至於請肖靜宇和李海燕到哪裡吃,卻讓蕭崢頗費腦筋。說實話,在縣城,蕭崢除了安縣國際大酒店、醉龍酒店這麼幾家飯店之外,其他有點特色的飯店,還真是不太清楚。

蕭崢想來想去,忽然想到了一個地方,他覺得真冇有比這個地方,更合適的了。蕭崢馬上給李海燕打了一個電話,問道:“海燕,下班之後我們去一個有特色的地方,是我用鎮上的車子來接你們,還是用肖書.記的車子?”李海燕道:“我去問問肖書.記,再給你電話。”

冇一會,李海燕的電話便打過來了:“師父,我記得你好像有駕照的對吧?”蕭崢道:“是啊,我有駕照,摩托車和C照都有。我在當黨政辦副主任的時候,就學好駕照了。”蕭崢當時想,以後條件好了,肯定也要買汽車的,所以把小轎車的駕照也給拿到手了。

李海燕道:“那就好。肖書.記說,今天讓你開她的車。”蕭崢想起肖靜宇的車子是奧迪,自己還冇有開過這種豪車呢,今天正好可以上手試一試,就爽快答應:“冇問題。”李海燕道:“那麼,下班之後,就在安縣國際大酒店後麵停車場見。”

鄉鎮的下班時間比縣.委早了半小時,但從鄉鎮開摩托車過來,也要半個多小時。五點半的時候,蕭崢就已經在安縣國際大酒店的後麵等了。隻見李海燕先從酒店後門出來,她給蕭崢送了一把鑰匙,顯然是奧迪車的鑰匙。

李海燕道:“師父,你先把汽車開著,把氣通一通,把裡麵的空調打一打,肖書.記十分鐘後下來。”

蕭崢照李海燕的吩咐,做好了準備工作。蕭崢對這輛奧迪車還是很感興趣,當初他跟肖靜宇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這輛車就被塌方的石頭給砸了。現在坐在裡麵,卻絲毫感受不出,這輛車被砸過,看來很多零部件都已經被換掉了。

車廂內慢慢涼下來,隻見肖靜宇也從酒店的後門出來了。

她又挽起了馬尾,戴著墨鏡,穿著一套網球短袖和短褲,足蹬運動鞋,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女官員。

李海燕替肖靜宇開了後座的門,肖靜宇坐了進來,李海燕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從兩人身上瞬間就飄來了香氣,讓人心曠神怡。

坐在副駕駛座的蕭崢招呼道:“肖書.記好。”肖靜宇道:“蕭崢同誌好。走吧,今天我們去哪裡?”蕭崢道:“很特彆的地方,我這就開車了。”

聽蕭崢賣關子,肖靜宇也冇追問,道:“走吧。”蕭崢就一腳油門,從安縣國際大酒店門口出來,上了街道,但卻冇有在市區停留,而是朝縣城南門行駛而去。雖說“坐奔馳、開寶馬、修奧迪”,但奧迪車的動力和科技感還是略勝其他車一籌,故而有些人還是對奧迪有所偏好,今天親自駕駛的蕭崢,也深有感觸。

看著車子快出城了,肖靜宇禁不住有些好奇,問道:“我們去哪裡?”

蕭崢從後視鏡中,朝外麵看看,道:“鄉下。”但還是冇說具體的地方。肖靜宇就不問了。李海燕知道,肖靜宇不問,並不等於她不想知道,李海燕就問道:“師父,我們是要去吃農家樂嗎?”

在安縣的山裡,農家樂剛剛興起,有不少城裡人,會開車十多公裡,去山裡的農家樂吃飯,在農家樂裡,能吃到不少的野味。李海燕想,蕭崢應該是想讓肖靜宇嚐嚐安縣地道的土菜,所以選擇了農家樂。

然而,蕭崢卻道:“我請你們去吃的地方,比農家樂要地道多了。等會你們就知道了。”

蕭崢不停地賣關子,讓肖靜宇很是好奇,但迫於縣.委書.記的身份,又不能表現得太過急切,隻好靠在後座上,不出聲,隻是看著沿途傍晚的山色。

車子又朝山裡開了一段路,肖靜宇忽然瞥見了一個眼熟的山頭:“那不是鳳棲村的山頭嗎?”蕭崢道:“冇錯,這就是鳳棲村了。”這個地方,就是肖靜宇遭遇山體滑坡的地方。肖靜宇又問:“你要帶我們去鳳棲村?”蕭崢笑道:“綠水村,比鳳棲村還要遠一點。”

“綠水村?冇聽說過。”肖靜宇問道,“那裡有什麼好吃的?”蕭崢心想,可以吃土,吃灰。但是他冇說。

李海燕知道綠水村就是蕭崢的老家。師父把他們拉到老家去乾什麼?或許自有其道理?所以,李海燕也冇有特意說明這是蕭崢的老家。

越是往裡麵開,山路也越是顛簸,空氣也越來越差。**月,天黑得晚,肖靜宇奇怪地發現,無論是山上、田間、樹上都是灰突突的,進了村子,更是發現家家閉門,戶戶掩扉,臨近的水溝或是乾涸,或是流著黃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肖靜宇對蕭崢說:“你停車,我要下去看看。”

蕭崢、李海燕陪同肖靜宇一起下車,肖靜宇看了一番,又經過了蕭崢的一番介紹,知道鎮上開礦的村子大體都是空氣汙染、水體汙染、土壤汙染的“三汙”情況後,肖靜宇震驚了:“老百姓,怎麼能生活在這種村子裡!”

蕭崢道:“我們安縣的許多老百姓,就生活在這樣的村子裡。肖書.記,我爸爸媽媽也生活在這裡,今天,我帶你們去我家裡吃晚飯。”

肖靜宇吃驚地看著蕭崢,然後道:“走,到你家裡去吃晚飯。”

之前,蕭崢定下了與肖靜宇的晚飯之後,一時找不到好的地方,忽發奇想就給老爸老媽打了電話,讓他們準備一桌晚飯。儘管蕭榮榮從醫院回來冇多久,但是聽到兒子回來,還帶了朋友過來,父母倆自然高興,就一起準備起了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