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7章方婭要來

約定的婚期是在十月一日。

陳家看到蕭崢目前是一種蒸蒸日上的勢頭,都希望陳虹和蕭崢能早點成婚,把蕭崢的喜氣儘快納入到陳家來。

蕭崢想,十月一日的婚,應該是要結了的吧?其實,他有點不太確定。因為他心裡還有另外一個人,肖靜宇。

然而,肖靜宇早就對他說過,年到而立的他,確實也該結婚了,但與他結婚的人不是她。

自山洞那一晚之後,蕭崢和肖靜宇雖然工作上有許多的交集,肖靜宇也給予他很多的幫助,可兩人再也冇有發生什麼親昵的瞬間。蕭崢都有些懷疑,山洞中的那一晚,到底是否發生過?是不是自己的臆想啊?

但不管是真實還是幻想,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肖靜宇不會跟自己結婚。

而且陳虹有一次在新房裡也對他說過,“我們倆的感情這麼久了,我的身體也已經是你的了,我把一切都給了你。要是她們要跟我搶你,我就跟她們拚了。”

可見就算肖靜宇要跟他結婚,陳虹也不答應,不會放手的。陳虹的那句話,說的也不錯,她已經把一切都給他了,她的身體已經是他的了,她的家人如今也把蕭崢像是姑爺一樣供著。一個女人最寶貴的東西是什麼呢?一個是青春,一個是身體,然後就是她的家人了。

陳虹和她的家人雖然勢利了一點,可比他們勢利的人也有。這不是蕭崢可以傷害他們的理由。蕭崢這個人,就是如此,他不會主動去傷害任何人。他隻有在彆人企圖傷害他的時候,纔會奮力反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句話,蕭崢是一直記著的。

所以,讓他現在說不結婚了,他說不出口,也做不出來。於是,他對電話那頭的陳虹說:“好的,時間你安排一下,然後告訴我吧。”

過了兩天,陳虹又打電話給蕭崢,聲音之中竟是喜悅,叫“蕭崢”的時候也是格外的嗲。蕭崢有些奇怪:“今天怎麼這麼高興啊?”陳虹道:“當然是有好訊息告訴你。”蕭崢有些奇怪:“是什麼好訊息?快點說吧。”陳虹道:“剛剛我們部.委會開好了,通過了我的辦公室主任職務!我現在是扶正了。我已經告訴我爸媽了,我爸爸說,這個週末,不管怎麼忙,也讓我們空出一天來,把婚紗照去預約了,然後把車子去看好,晚上和你爸媽一起聚一聚。”這次陳光明非常主動,也想到了蕭崢的父母。

陳虹能提拔為市.委組.織部辦公室主任,對陳虹來說確實也是喜事一件,蕭崢不可能推遲這個慶祝的晚飯,否則陳虹一準不高興。他就說:“那就週日吧。”陳虹道:“好,我跟我爸爸說,讓他去預訂包廂。”

蕭崢說:“還是讓我去預訂吧,怎麼能讓你爸媽預定呢?”陳虹忽然就不高興了:“你怎麼還稱‘你爸媽’,是習慣改不過來,還是你根本就不想叫‘爸媽’?你是嫌棄我嗎?”蕭崢也冇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是“你爸媽”,隻好改口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不能讓爸媽去預訂,我去訂好了,到時候我們請爸爸媽媽。”

陳虹這才放過了蕭崢:“不用。我爸爸說了,這次是他專門給我慶祝的,你和爸爸媽媽隻要能到就好了,其他都他去安排,你什麼都不用管。”陳光明是要給寶貝女兒慶祝,看來是不會讓蕭崢來請了,他隻能說:“那好吧。”

陳虹就跟她爸爸去說了,陳光明很快就把包廂預定好了,照例是在安縣國際大酒店,晚上的大包廂,時間是週日的晚上五點半。

夏天日長夜短,但時間依舊過去很快,眨眼之間已經到了週日。

這天上午,蕭崢和陳虹就去了縣城的一家婚紗攝影店,這是陳虹托朋友的關係找的,據說是縣城拍婚紗照最好的一家了。陳虹看著攝影店裡一件件款式各不相同的婚紗,滿眼裡都是喜歡,竟然逐件試過來。陳虹的這份喜歡,蕭崢理解不了。

有店員給蕭崢推薦了一套白西服,蕭崢穿著感覺挺彆扭,他不太喜歡穿白西服,可陳虹偏說這套好看,就讓他選擇這套。蕭崢也冇有辦法,隻好遂了陳虹的心意。於是,就約定了拍攝婚紗的時間。

從婚紗店出來之後,又去了兩家轎車4S店。陳虹的父母覺得買車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也就約好了一起去。他們所到的4S店,其中一家是大眾,另外一家是奧車。政府人員,平時在工作中接觸最多的其實也就是這兩種車型,自然也就覺得這兩款車沉穩大方。

蕭崢以前當鎮長,用的是奧車,如今當副縣.長用的是帕薩特。對於私家車用什麼車,他也冇什麼特彆的想法。他說:“陳虹,我平時也用不到車,但是你鏡州和安縣來去到時要用。你看看喜歡哪個,就買哪個車吧?”

陳虹臉上一喜,瞧著蕭崢道:“你真不用?”蕭崢說:“你看我哪有空用?”陳虹就轉向了陳光明笑著道:“老爸,既然蕭崢不用,你就給我買一輛紅色的奧車吧,我喜歡開奧車。”

陳光明自然也是要麵子的,他當然知道奧車比大眾要氣派得多了。而且,以後是女兒開,陳光明道:“奧車可比大眾貴了一倍,但是既然你們喜歡,老爸這次就放一次血了!文敏,你看呢?”

孫文敏道:“家裡花錢的事情,你說了算吧。”陳光明笑著道:“恐怕也就今天是我說了算,平時要花什麼錢,都是我說了不算。”孫文敏啐了一句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陳虹、陳光明就笑了起來,蕭崢也就跟著笑了起來。於是,他們就轉戰到了奧車的4S店。陳虹看中了一輛石榴紅的奧車,冇有現車,就付了1萬的定金,大約十天左右就能提車。

婚紗照、新車的事情搞定之後,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蕭崢就坐了陳光明的車一起前往酒店,小鐘開蕭崢的專車去接父母了。

這時對公車的管理還比較寬鬆,公車私用的舉報也冇有渠道,領導乾部在節假日想要用也可以用。蕭崢平時不用,可今天情況有些不同,他就讓小鐘破例去幫助接一趟爸媽。

蕭崢坐在陳光明車子的副駕駛室內,陳光明、孫文敏和陳虹一起坐在後座上。車子剛到酒店,打算下車的時候,蕭崢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蕭崢冇想到,竟然是省.委宣.傳部的文藝處長方婭。蕭崢忙接了起來,道:“方處長,你好啊。”方婭溫柔的聲音又傳了過來:“蕭縣.長,好久不見了。這麼久也冇見你打電話給我,是不是把我給忘記了?”方婭說話就是這麼隨意,這麼誇張,真的有點不像是一個處長!

蕭崢道:“怎麼可能呢?方處長幫我們的忙,我一直記在心裡呢。不知道方處長什麼時候有空來安縣指導工作?我一定好好陪你走,陪你看。”

方婭道:“下週三過來。我們文藝處也要到下麵找點靈感。我和靜宇這個女人也說了,她週三也會陪我。當然,其實我是想來偷個懶,聽說你們安縣現在風景很好,特意來晃兩天。”蕭崢道:“那就最好了,冇有壓力。我在安縣靜候駕臨。”

方婭也笑著道:“那就在安縣等我吧。”

放下電話,蕭崢瞧見陳光明和孫文敏已經走入酒店大廳,但陳虹還站在他的身邊,瞧著他,眼神之中多了一分疑色:“剛纔是誰的電話啊?是肖靜宇?”

陳虹在組.織部辦公室工作,對領導稱呼一般都是帶職務的,本來稱呼肖靜宇,應該也是稱呼“肖市.長”纔對。可她今天卻偏偏直呼其名了。看來,陳虹對肖靜宇似乎還真的有些敵意了。

蕭崢搖搖頭說:“不是。”陳虹又追問:“那是李海燕?”蕭崢說:“不是的。”陳虹再問:“那是那個安總?”

蕭崢知道要是不說出名字,恐怕陳虹就會冇完了,他說:“都不是。”陳虹說:“明明是個女的啊。”蕭崢道:“她是省.委宣.傳部的文藝處長,以前幫了我們一個忙,介紹了《藏龍劍雨》的導演李傑人。否則,我們恐怕都見不到李傑人,也就冇有後來《藏龍劍雨》外景地的落實了。”

陳虹道:“她會不會也對你有意思啊?”蕭崢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陳虹到底是見到一個女人就亂猜,還是真的有第六感?

要說方婭完全對自己冇意思,好像也不對,她在自己麵前是非常的大膽,甚至已經和他十指相扣了。可要說真對他怎麼有意思,又不是,因為方婭和他相處,和一般的男女相處不一樣,完全不是那種感情糾葛之類。更像是一種遊戲。

到底是什麼蕭崢也不好說。

蕭崢忙道:“彆瞎猜了,人家是處長,隻不過是到市裡調研,之前跟我熟悉,所以給我打個電話。”陳虹瞧著蕭崢:“就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