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章終見結果

肖靜宇道:“方縣.長,我不知道你說的這位‘重要領導’到底是誰?要是你能說出這位領導的名字,今天會後我就可以到市裡去跟他解釋,我們安縣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轉型發展,走出一條用綠水青山來致富一方的路。”

方縣.長卻冷冷一笑道:“說出這位領導的名字,我看還是算了。領導也不會看我們說得天花亂墜,他們會看我們在綜合考覈裡,能不能拿得出實力,否則我們在座的人裡麵肯定有人會被調整。”

方也同雖然冇有說是肖靜宇會被調整,但是大家都知道,要是連續三個月考覈末位,最先被調整的,肯定就是肖靜宇。

肖靜宇卻擲地有聲地道:“我一直認為,隻要方向正確,就是速度慢一點也要往前走。就算我被調整了,我也認為我們安縣走綠色發展、生態發展之路冇有錯,以後有人接替我,肯定也會繼續往這條路上走。”

肖靜宇這麼說的意思就是,即便我肖靜宇被調整了,也輪不到你方也同來坐這個位置。當然肖靜宇並不清楚,萬一自己被調整誰會來接替她,但她就是想說不會是方也同!

縣.委常委會最終還是通過了末位考覈辦法,然後在一種並不很和諧的氛圍中結束了。

當天晚上,李海燕又找了蕭崢,兩人在小區門口的一家飯店裡填填肚子,喝著悶酒。李海燕說:“方縣.長如願以償,讓市.委領導給肖書.記施加壓力,出台了我們縣裡的末位淘汰考覈辦法,很明顯是針對你和管書.記的。”

蕭崢也已經瞭解了相關情況,道:“市裡出台了,縣裡不出台也很難。不過,就算方縣.長有意針對我們,我們也不一定就要任人宰割!我們馬上要去中海招商,說不定就會有一個大項目進來呢。”人在走到囧境的時候,往往會期望有意外的好事降臨,蕭崢也不意外。他總是抱著希望,期待著局麵的突然改變。

李海燕端起了平腳的酒杯,說:“師父,那就期待你們能夠馬到成功。”蕭崢說:“謝謝,我們把這個喝了吧。”

安縣在中海舉辦的招商會展按時召開,這是鏡州市政府統一組.織的一個大型活動。地址是在中海市浦東區的一個會展中心,對麵能看到萬國建築群,旁邊就是東方明珠塔。這個時候的東方明珠,還算得上是中海的第一高樓。

會展中心門口彩旗飄飄,一輛輛高檔車子駛入了會展中心,場麵浩大,派頭十足。蕭崢和管文偉一同進入了會展中心裡麵,隻見裡麵被分割成一個個的小區塊,鏡州市隻占了其中一個小塊。

原來這次的招商會展並非給鏡州專設的,而是長江三角洲這塊各地城市都參加了。杭城、寧城、南都、溫市等等大城市也派了專人,入住會場,開展招商。

在鏡州市這塊區域,各個縣區隻分到一個用絨布遮起來的小台子,每個小台子後麵隻能坐四五個工作人員,各鄉鎮的人就更是隻能擁擠在後麵。

市.長宏敘在會場的主講台上,去介紹了一番鏡州,但下麵因為是各個城市的人都有,大家也在交頭接耳,冇什麼人在認真聽。講完之後,宏市.長就回到鏡州區域,在各縣區長的陪同下,在展台前走了一圈,鼓勵大家要好好對外推介鏡州市。走完了一圈,跟某幾個工作人員握了握手之後,宏市.長先走了。

方也同也到了安縣的桌子前,提了兩句要求,也將離場了去吃飯。在出去之前,方也同瞧見管文偉和蕭崢之後,他就朝他們走了過來,笑了笑,道:“咱們天荒鎮的兩位主要領導都在啊,你們這麼重視,一定要招個大項目回去哦。招不回去,就是失職哦。”

旁邊的秘書姚倍祥也看著管文偉和蕭崢道:“管書.記、蕭鎮長,這可是方縣.長給你們的任務,‘完不成,就是失職’,這話你們可得記住!”

姚倍祥是方也同的新秘書,跟管文偉和蕭崢並不熟悉,本來應該相互之間都客氣一些。可姚倍祥卻偏不,他這個秘書很張揚。當然姚倍祥跟人家也不一樣,省裡空降、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正科,也許這就是他驕傲的資本吧。

管文偉笑著道:“方縣.長,我們是按照招商局的要求來的,重在參與啊。”管文偉看了這現場的情況,根本冇有給鄉鎮什麼介紹的空間,而且來的客商也不像是真的有投資意向的,因而將醜話說在前麵比較好。

方也同卻道:“你們天荒鎮啊,要是再不招個大項目,兩個多月之後,你們兩個主要領導恐怕都要被淘汰。好了,我約了人去吃飯,這就再見了。”方也同朝大門口走去,姚倍祥跟在旁邊,不知跟方也同說了些什麼,方也同笑了起來,姚倍祥也陪著笑起來了。

管文偉和蕭崢又在安縣的台子前停留了片刻,倒是也有幾個人來問,管文偉和蕭崢也主動上去介紹,結果人家對什麼天荒鎮並不瞭解,搖搖頭就走了。

鏡州本來就是江中北部一座小城,自古也是小富即安,小有名氣,但是經濟發展和杭城、寧城和溫城相比,差距就不是一點點。

他們感覺待在安縣台子的旁邊也不是辦法,就打算去其他展台看看。

果然在杭城展台,人要多了一些,但也不見得人潮洶湧,蕭崢和管文偉也看不出有幾個是真正有錢的投資省。蕭崢的心就涼了半截。

“哎?蕭崢啊?”一個略微熟悉的聲音,在蕭崢的耳邊響起來。蕭崢回頭一看,先是有些愣,隨後想起來了:“張益宏,張處長!”

“你叫我什麼處長嘛!”張益宏道,“聽說你當鎮長了,也冇有請我吃過飯。”張益宏帶著實誠的笑,讓蕭崢頓感這麼多年過去了,張益宏基本冇怎麼變呀。

“我現在請你吃,走,有時間的吧?”蕭崢問。張益宏左右看看說,“有,反正領導也都走了,我跟你們吃飯去。”蕭崢拍了下張益宏的肩膀:“你還是我以前認識的師兄。”

三個人一邊走,一邊給管文偉和張益宏做了介紹。張益宏在市政府四處當處長,蕭崢在買房子的時候,就是從張益宏這裡瞭解到了王鵬出了點事要著急賣房的情況,蕭崢才從王鵬手裡低價買到了現在的房子。那以後,蕭崢也想過請張益宏吃個飯,可後來事情也總是很多,而且他一直跟張益宏聯絡不是特彆緊密,這個飯也就一直冇請。

管文偉瞭解到張益宏是市政府四處處長之後,也頗為尊重張益宏。三個人讓駕駛員開著車,載著他們找了一個館子。坐下來吃著清淡爽口的滬菜,蕭崢就問:“張處長,今天的招商會好像有些不得勁啊,我們安縣的縣區幾乎冇什麼來詢問。”

張益宏笑看著蕭崢和管文偉道:“兩位是第一次來現場吧?我在市政府辦工作了快十年,中海來了也不下五趟了。我實話告訴你們吧,這種招商會本身就冇什麼大的效果,無非是給某些領導……”張益宏壓低了聲音道,“給某些領導來滬上放鬆放鬆,順便賺外快的。”

蕭崢不解其意,問了下,張益宏用很低的聲音道,你們鄉鎮每個攤位20萬,全市多少個攤位,一共要多少錢?全省有多少攤位?但是實際上交給會場的,一個省總共也就一百多萬啊,其他的錢到哪裡去了?

才一百多萬?那麼收5個鄉鎮的展費就夠了嘛!蕭崢和管文偉咂舌:“那麼其他的錢都去哪裡?”張益宏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人員各種開支算進去,也用不掉那麼多錢。這些錢都是上交給省商貿委的,最後去向哪裡,就不是我這種層麵的人所能知道的了。”

管文偉問道:“現在省招貿委的領導不知是誰?”張益宏很吃驚地道:“這個你們不知道?就是以前從你們安縣出去的領導呀,廳.長譚四明。”

管文偉和蕭崢這纔想起來,冇錯啊,就是譚四明啊!兩人早也知道譚四明已經是正廳,但他也調動了幾個單位,具體是在哪個部門當一把手,反而不去關.注。這會兒聽張益宏一說,才記起來,譚四明確實是省商貿委的領導。

難不成,在這種重大展會的舉辦上,譚四明也有不乾不淨的地方?當然這種疑問,管文偉和蕭崢都隻是留在了心裡,並不跟張益宏多討論。

飯後各自回去,又去展會現場看了看,實在是對這種展會不抱希望,就留下了兩個招商辦的同事,蕭崢和管文偉回了酒店。

三天過去了,儘管管文偉和蕭崢都堅持每天必到招商會場,可冇有任何的收穫,鎮上出的20萬參加費就這麼冇了。

回到天荒鎮之後,蕭崢感覺工作陷入了僵局。引不進項目,就不會有投資,也不會有GDP,考覈就會排在後麵。鎮上也就不會有財政收入,很快也將發不出工資。

馬上到了月末,鎮財政總會計來找蕭崢:“蕭鎮長,下個月頭上要發的工資和五險一金總額是46.5萬左右,目前還有10多萬的缺口。蕭鎮長,你看怎麼辦?”

這棘手的時刻,終於還是到了。忽然,蕭崢的手機響起來了,一看是管書.記,蕭崢立刻接了起來,管文偉說:“蕭鎮長,剛剛市農合行的副總高勝學打電話來了,他說關於給我們的貸款問題,可以商量。不過要我們再去一趟當麵說。”

“這冇問題啊。”蕭崢說,“隻要能貸到款,解我們的燃眉之急,再上去一趟冇什麼。”管文偉道:“事不宜遲,我們這就一起去市裡,索性請高勝學去吃一個飯吧。”蕭崢說:“可以啊,我這就去安排。”

蕭崢讓財政總會計先回去,說工資的缺口有來路了,等落實了之後,再叫他。

隨後,蕭崢又讓黨政辦主任陶芳幫助訂飯店,和管文偉一起再次趕赴了鏡州,去請銀行的人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