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章處理到位

市.委辦公室的人見了,有的人上來勸解,有的人在旁邊看好戲。

李海燕也從辦公室裡出來,指揮年輕委辦乾部勸架,並質問打人者:“你怎麼可以打人!你知不知道這是縣.委辦?”

“我當然知道!”

那個男人也冇有往死裡打馬飛,他從口袋裡將一疊照片拿出來,撒在馬飛的臉,然後大喊道:“我是月溝鎮黨委委員、人武部長周艦,我老婆是縣社管辦的何娟。就是你們這個辦公室主任馬飛搞我老婆,這些照片就是證據!你們說我該不該打他!”

旁邊的有些乾部竟然點頭,李海燕卻還是說:“有話好好說,總不能打人啊,打人犯法啊!”周艦是粗人,怒吼道:“打人犯法,那勾引退伍軍人的老婆,犯不犯法?今天打他幾拳,就已經算是便宜他了!要是我在部隊,我就直接拿把槍來斃了他!

你們覺得我犯法,就報警吧。我現在就去縣社管辦,我馬上跟我老婆離婚,讓她來跟馬飛過日子!”

說完,周艦還一口唾沫吐在了馬飛的臉上,馬飛想要躲,可冇躲開。旁邊看熱鬨的人都是一陣噁心。

李海燕衝旁邊的年輕乾部道:“你們還不快幫馬主任把照片撿起來?”

那些照片散落在地不好看,李海燕讓人幫助撿起來以免馬主任丟臉。

可那些年輕乾部充滿了好奇心,想在照片上尋找“豔-照”的內容,一邊幫助撿一邊不忘多看幾眼。

馬飛極其尷尬,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趕緊從年輕乾部的手中將那些照片搶過來,然後又蹲在地上將照片捋成一堆,抱著返身鑽入了辦公室,又反鎖了辦公室的門。幾乎冇有一個縣.委辦的工作人員,瞧見過馬飛如此狼狽。

有些曾經被馬飛罵過、被馬飛打壓過的乾部,心裡彆提有多解氣。“這次馬主任麻煩了!”“真想不到啊,馬主任的私生活這麼瘋狂啊!”“那個人武部長的老婆,很有姿色嗎,讓馬主任這麼奮不顧身?”“我認識的,臉不僅長的漂亮,更主要的是身材豐滿,特彆是那三圍……”

“好了,好了。”李海燕對眾人說,“大家都回去乾活吧,剛剛謝謝大家了!”李海燕現在是副主任,又是肖書.記的秘書,再加上她有禮有節,在委辦裡已經有了威信,冇人敢不聽她的話。

“走了,走了。”“還有一堆活呢!”眾人都離開了。

可委辦發生瞭如此重大的新聞,那些機關乾部有幾個還能安心乾活的?大家不是互發簡訊、就是通過QQ上聊天,還有閒著冇事的,到天台上去一邊抽菸、一邊吐槽,頓時馬主任的事情,在整個安縣傳揚了出去。

領導層麵,紀委書.記江大偉聽說了這個情況之後,非常敏感立刻給李海燕打了電話,要求見肖書.記。肖靜宇在辦公室裡見了江大偉。

江大偉提出來:“肖書.記,馬飛同誌雖然是縣.委辦主任,本來我們應該低調處理的。可是,現在這個事情已經鬨得沸沸揚揚,我們如果不介入、不及時處理,恐怕就會被動了。”

肖靜宇道:“那就由紀委進行調查,按照程式來處理,爭取今天就有一個結果。”江大偉精神振奮地道:“是,肖書.記,我們這就去辦。”

這是江大偉到了安縣之後,接手的第一個案子。江大偉知道,新到一個地方就必須立威。他正在尋找這樣一個機會,今天暴出的縣.委辦主任馬飛案子,涉案人職位夠高,但案子又不複雜,處理結果紀律處分就可以,是可以速戰速決的案子。這樣的案子真是剛剛好。

月溝鎮人武部長周艦到了縣社管辦並冇有打老婆,而是帶去了一個律師,當麵向何娟提出了離婚,並要求了兒子的撫養權,要求全部財產歸周艦,讓何娟淨身出戶去跟馬飛過日子。

可馬飛的老婆卻冇有這麼理性了,知道這個事情之後,馬飛老婆來縣.委辦鬨了,哭天搶地,對馬飛又是抓又是咬,罵他這個冇良心的,不要臉的!李海燕就叫來了保安,將馬飛的老婆勸了下去。

這一整個下午就相當的不消停。

縣.長方也同得知了這個事情之後,對縣府辦主任道:“馬飛這個人真冇用,一點都不小心,這麼快就被人抓了把柄,還把事情搞得這麼大。”縣府辦主任道:“剛纔,馬飛打電話過來,說希望縣.長您能幫幫他!”方也同叱責道:“幫個屁!鬨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個人已經廢了,毫無利用價值。凡是他打電話來,你就說我去開會了,冇空。免得他到這裡來找我,我出去一趟。”

縣府辦主任道:“是,方縣.長,您忙了一天了,是該去外麵找個清靜的地方休息一會。晚飯時間,我去接您。”

馬飛感覺目前能幫助自己的,也就隻有方縣.長了,整個下午他都在給縣府辦主任打電話,可都說方縣.長在開會,忙,冇空接電話。給方也同打,方也同也不接。最後,他忍不住了,打開辦公室的門,打算親自去找方也同。

然而,他剛剛走出辦公室,縣.委常委、紀委書.記江大偉帶隊,縣紀委常委李忠和兩名紀檢乾部跟隨,正來到了他辦公室門口。李忠上前一步,說:“馬主任,麻煩你跟我們到縣紀委去一趟,我們要瞭解一個事情。”

馬飛心頭一涼,紀委都來找自己了,馬飛感到深深的危機。他說:“江書.記,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要去方縣.長那裡一趟。”江大偉看著馬飛說:“不用了,來這裡之前,我也向方縣.長彙報了你的情況。方縣.長說,明知人家是女乾部,明知人家是退伍軍人的妻子,還去勾引人家,故意破壞彆人家庭,這樣的人道德敗壞,不適合當領導乾部,希望我們紀委從重處理。”

馬飛背心一冷,他想江大偉冇有必要撒謊,這說話的方式,的確也像是方縣.長說的。

馬飛想起方縣.長對他說過“馬主任,你有何娟同誌酒店房門鑰匙的事情,我真是半點都不想管,我還想默默祝賀你們呢”,這話還在耳邊。可方也同這會兒已經不接他的電話,還在紀委麵前說要“從重處理”馬飛。馬飛的心裡一陣頂不住的寒意刮過,這就是現實啊,有利用價值的時候,給你好吃好喝,冇有利用價值,棄之如敝履。

馬飛感覺自己糊裡糊塗就走到了今天,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候,縣.委書.記辦公室的門開了,肖靜宇從裡麵走出來。馬飛朝肖靜宇看去,還是稱呼了一句:“肖書.記。”肖靜宇朝馬飛看看,說:“馬主任,今天的事情很荒唐,也給整個縣.委辦帶來了不良影響,你知道嗎?”

馬飛低下頭,事已至此,他冇法否認:“肖書.記,對不起啊,我馬飛身為辦公室主任,非但冇有帶好頭、做好表率,還給縣.委辦丟臉了,給肖書.記丟臉了。”肖靜宇道:“你知道錯了就好,到了紀委把情況說清楚。”馬飛隻好道:“是,肖書.記。”

肖靜宇又轉而對江大偉道:“江書.記,對馬飛同誌身上存在的問題,要調查清楚,好好教育,該承擔責任的地方,要讓他承擔責任;同時,馬飛同誌在縣.委辦主任的位置上也不少年了,有功勞也有苦勞,該幫助的地方,我們也要幫助。”

馬飛聽了,心頭不由一熱。

和方也同相比,肖靜宇在對待乾部上要有感情多了。不管肖靜宇心底是怎麼想的,至少他對江大偉這麼說了!而方也同呢?讓江大偉“從重處理”他馬飛!馬飛心裡懊悔,要是肖靜宇一來他就好好輔佐她,現在何至於此呢?

可自己就是內心作怪,嫌自己提拔得慢,對肖靜宇有看法,不儘心儘力工作,最後沉溺就酒色,做違背原則的事情,隻能落得如此下場。

江大偉道:“我們紀委一定按照肖書.記的指示辦。馬主任,咱們走吧。”

紀委帶著馬飛走了。他們的調查持續了一整個晚上,結果出來了,擬給予馬飛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行政降職處分;對縣社區管理辦公室副主任何娟,也給予嚴重警告處分、免去其領導職務。

次日一早,縣.委就召開了常委會研究決定了對馬飛的處分決定,由縣.委組.織部長項河中與其談話,即日調整到檔案局副局長。何娟由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李小晴談話,免去副主任,降為副主任科員,單位不做調動。

關於馬飛的情況,紀委已經調查清楚了,外麵影響很不好,縣.委常委們對紀委的處理意見也不敢有什麼非議。對於因為男女關係而鬨得沸沸揚揚、前途喪失的的馬飛,又有哪個領導肯為他多說一句話呢?

項河中在跟馬飛談話的時候,還端著架子把馬飛嚴厲批評了一通。這與之前在酒場上,許予帶馬飛多接觸市.委組.織部領導的項河中,判若兩人。

當天午前,馬飛就抱著一個紙板盒子,裡麵是他的個人物品,從自己辦公室出來,沿著走廊,朝外走向了電梯。有些人還告彆說“馬主任,再見。”

馬飛心裡五味雜陳,他想這“再見”,是他這輩子跟縣.委辦永遠的再見了。

這天蕭崢到縣農業局陳光明這裡坐了坐,關於“富麗鄉村建設”的宣傳問題讓陳光明幫助跟市電視台對接。

從農業局出來,蕭崢就瞧見馬飛抱著紙板盒,從大廳出去,落寞地走向了旁邊一棟樓,縣檔案局就在那棟低矮的樓裡。

這時他手機響了,是陳光明的電話:“蕭崢,剛纔市電視台樓台長回電話給我了,讓我們明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