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事有反常

馬豪眨了下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再一瞧,仍舊是“蕭崢”“天荒鎮黨委委員、副鎮長”,毫無疑問就是昨天跟自己打賭的那個人!

昨天晚上自己還瞧不起蕭崢呢,一眨眼,這傢夥竟要從副科,變成正科了。馬豪再看了上麵的“呂力”,纔是從正股級變成副科,年齡上還比蕭崢大了幾歲,呂力可是縣.長的秘書,結果還冇蕭崢爬得快!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但不管怎麼樣,馬豪打算在接下來的圈選中,一定給蕭崢打一個×。雖然這個傢夥已經提上來了,但隻要常委打X的人多,超過了一半,照樣可以把蕭崢給否了。

“上麵就是這批乾部的基本情況,我向各位常委彙報到這裡。謝謝!”李小晴結束了彙報,從彙報席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來。

縣.委常委、組.織部長常國梁道:“本次的乾部調整,是按照安縣當前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需要,根據華京、省市.委加強年輕乾部隊伍建設的要求,經過慎重考慮、反覆醞釀做出的考慮,現提交常委會討論。”

隨後,縣.委書.記肖靜宇開口了:“剛剛,縣.委組.織部已經把這批乾部的基本情況作了簡單明瞭的彙報,現在請各位常委發表一下意見。”

按照規矩,都是排名最後的常委先彙報。

馬豪在常委中,就是排名最末。他對蕭崢本來就有意見,趁機就道:“對其他乾部,我冇有什麼意見。但是,對天荒鎮的蕭崢,提拔副科纔不到一年,為什麼這次又這麼快提拔正科?他能力真的這麼強?”

馬豪本來以為他這麼一說,就會得到其他人的讚同,冇想到今天的眾人,卻坐在位置上跟木雕似的,一動不動!根本冇有一個人來附和他的說法。

肖靜宇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說:“看來,剛纔組.織部李部長彙報的時候,馬局長冇有好好聽啊。這樣,讓我們常部長再向馬局長解釋一遍。”

馬豪昨天晚上酒喝了不少,今天還有些酒暈,所以組.織部李小晴彙報的時候,他並不在意,確實冇有聽全。

“好的。”常國梁道,“蕭崢的提拔,我再說明一下,簡單來說,主要是為加大年輕乾部的培養力度。

市.委組.織部對我們近年來對年輕乾部的培養是不滿意的,現在團市.委等年輕領導乾部重要崗位,我們縣出去的乾部太少。市裡給了我們任務,要加快培養。重點要培養年齡在30歲以下、兩個副科級領導崗位、並在鄉鎮基層超過5年的乾部。

我們組.織部排出來,就隻有蕭崢是符合條件的!這說明我們的年輕領導乾部還是培養得有些欠缺,下一步我們要加大力度。當前,先把符合條件的蕭崢培養起來,讓他到更重要的崗位上去曆練。

此外,古組長、宏市.長對我們縣的‘富麗鄉村建設’寄予厚望,希望我們能把‘富麗鄉村建設’繼續推進下去,爭取早出成果。蕭崢同誌,從‘富麗鄉村建設’這個概念提出來,就一直在縣.委的領導下,積極踐行,目前也取得了階段性成果,讓他在天荒鎮鎮長崗位上繼續工作,是為了保持‘富麗鄉村建設’工作的延續性,同時也為了激勵乾部,發揮更大的主觀能動性。

馬局長,還有剛纔冇有聽清楚的領導,我就補充說明到這裡。謝謝。”

常國梁這麼一說,馬豪心裡罵道,這個崗位條件的設置,也真是絕了,簡直就是為蕭崢量身定製!

當然,這種話,在心裡想想是冇有問題的,可在縣.委常委會上,冇法說。所以,馬豪儘管心裡不滿,他也不再吱聲了。

肖靜宇又問:“其他還有哪位領導,有意見嗎?有意見請發表。”

其他縣.委常委都坐在那裡,眼睛目視前方,冇有發表意見。肖靜宇又問:“冇有意見了嗎?那我們就進入下一步程式了。”

縣.長方也同這時候忽然開口:“常部長,我有一個事情想問一下。等會的票決,是擬提任副科先票決?還是一起票決?”

方也同這麼問是有原因的,如果是副科先票決,那麼他秘書呂力的提拔就可以先定下來,到時候他對管文偉和蕭崢投反對票,肖靜宇也拿他冇有辦法。

然而,常國梁卻回答道:“等會,先票決擬任正科的,再票決擬任副科的。我們還是把最重要的放在前麵吧。”常國梁也早防了方也同的這一手。

方也同說:“其實,重頭戲,放在後麵好。”方也同還想鑽這個空子。常國梁道:“方縣.長,這種具體操作,還是讓我們組.織部來吧,我們有一套程式的,跟著程式走最快。”

肖靜宇開口說:“方縣.長,乾部任用的程式,我們就不要插手了,還是由組.織部定。”肖靜宇這麼一說,方也同也冇有辦法了。不再說話。

肖靜宇就道:“這次的調整,是最近半年來動作最大的調整,組.織部在考察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把能力強,敢於作為、勇於挑戰的乾部,放到更重要的崗位上,也是我們常委會的責任。前段時間,省.委督查組古組長、市政府宏市.長都來我們安縣督查工作,看了天荒鎮的工作都很滿意。宏市.長還特意提出來,要把各鄉鎮特彆是天荒鎮的乾部配強配好。

乾事創業最終還是靠人。希望各位常委,講政治、顧大局,一起把這次的乾部選拔工作做好。”

接著,就是組.織部發票表決,然後計票,宣佈結果。管文偉得了10票,蕭崢也是10票,冇有投他們的人,就是馬豪。

方也同不得不投蕭崢,因為他如果不投,接下去他的秘書呂力的投票,恐怕要出問題。

第二輪關於副職的投票中,呂力得了9票。看來,在常委中,還是有人對呂力不滿意,可總算票數過半,通過了。

常委會票決結束,管文偉提拔擔任天荒鎮黨委書.記,蕭崢提拔擔任天荒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關於鎮長的程式,交給鄉鎮人大去選舉。

最後,肖靜宇道:“組.織部今天下午,就把這撥乾部的談話給談掉,到各單位宣佈乾部的日程也請抓緊確定下來,事業不等人,我們的工作要抓緊起來。”常委組.織部長常國梁道:“是,肖書.記,會後我馬上就去部署。”

常委會上的決定,管文偉和蕭崢都還不知道。

管文偉是在食堂用餐的,這兩天的工作有條不紊,午飯後也得以小憩片刻。管文偉正要在沙發上躺下的時候,手機響起來了。管文偉一看,是縣.委組.織部的李小晴部長。各單位主要領導,對其他部門恐怕不怎麼待見,但對組.織部的電話還是歡迎的。

管文偉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接起電話:“李部長好啊。”

李小晴的聲音帶著點喜色:“管鎮長,恭喜了。現在要稱你管書.記了。”管文偉一愣,要是彆人給他這個訊息,他恐怕就要以為對方是開他的玩笑呢!可這是李小晴副部長的電話,李小晴就是管乾部的,其他人可以跟他開這種玩笑,唯獨李小晴不可以。

所以說,這肯定是真實訊息,管文偉聲音頓時充滿喜悅:“太謝謝李部長了。”

李小晴道:“不用謝我,這是縣.委對你的認可。縣.委常委會是在午飯前剛剛開好的。下午兩點,來部裡談個話,到常部長的辦公室。”

管文偉大聲地說:“好。”李小晴又道:“管書.記,還有一個事情,就是你們鎮黨委委員、副鎮長蕭崢,這次提拔擔任鎮長,以後就跟你搭班子了。”管文偉又是一喜:“這太好了,我個人也覺得,蕭崢擔任鎮長最合適,我們搭檔起來,肯定親密無間,感謝縣.委組.織部給我們做這樣的安排啊!”

李小晴笑著道:“你滿意就好。我等下也會給他打電話,通知他下午來談話。”管文偉道:“辛苦李部長了!過兩天,我和蕭崢一起請您吃飯。”李小晴笑著道:“到時候再約,今天先來把話談了。”管文偉道:“對對。那就下午見了。”

管文偉將手機往桌上一放,右手握著空拳在空中用力的一擲。前兩天,自己還在盼著縣.委的提拔,有點著急,冇想到現在這麼快真就落實了!

管文偉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跑到了蕭崢的辦公室,看到蕭崢剛剛放下和李小晴的電話,管文偉見旁邊無人,竟然跟蕭崢狠狠擁抱了下,道:“兄弟,幸好聽你的,冇有著急去問肖書.記是否解決我的書.記崗位。真冇想到,書.記這麼快就把我們的職務解決了!現在好了,在天荒鎮,我們倆可以並肩作戰,大乾一場了!”

蕭崢也笑了笑,倒是顯得頗為平靜。他知道,這個鎮長肯定不好乾,要找錢、還要找項目,壓力不會小。

而且,他今天還有一個事情要找肖靜宇。可人家剛剛提拔了自己,他又要找肖靜宇幫忙,怎麼開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