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章堅決提拔

吃過午飯,古組長返回鏡州市區。在臨行前,古組長又跟大家握了下手,當跟蕭崢握手的時候,古組長說:“你到杭城了,不是說要請我吃飯嗎?”蕭崢點頭說:“是啊。”古組長道:“那你有我的電話號碼?”

“冇有。”蕭崢回答說,“不過,我應該能弄到。”旁邊的人都笑了。古組長也一笑道:“你不用去弄了,我現在就告訴你,153#######。另外,安縣、天荒鎮的領導,你們如果想記的話,也可以記一下。”

古組長說了一遍,然後就上車了。但蕭崢記憶力好,已經將電話完全記在了腦海裡。隻是他有些不大肯定,古組長是想把電話給他一個人,還是給大家?但不管怎麼樣,在省城多一位認識的領導,總是好事,而且古組長是那種廳級乾部,平時在鄉鎮工作的人,要想有意碰上也是難如登天!

蕭崢一邊看著古組長他們的商務車離開,一邊將古組長的電話號碼存了起來。

據悉古組長第二天就結束了鏡州的督查,前往第二個目的地南湖市,開展新一輪的科學發展觀活動督查了。

市裡反饋下來,這次督查當麵反饋中,古組長對鏡州市的科學發展觀活動總體評價是非常不錯,還特彆強調了,安縣在落實科學發展觀過程中,能把解決群眾切身利益問題放在首位,同時又著眼長遠推進“富麗鄉村”建設,是有探索勇氣的,能這麼做很不容易,希望能早見成效。

古組長還說,她會將相關情況向省領導小組負責人專門作彙報,幫助鏡州市、安縣樹立典型,希望市縣鎮都要再接再厲。

在鳳棲村裡,第一天前往杭城的運輸車還真拉來了一車車的地鐵泥,填入了礦山開挖造成的“天坑”,既賺了杭城的錢,還免費獲得了大量土方來恢複鳳棲村的生態環境。

截止這一天,天荒鎮的所有礦山全部停工,下一步就是複綠工作和生態產業的謀劃和發展工作。

管文偉對蕭崢說:“現在礦山停了,這隻是第一階段的勝利,接下去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啊。”蕭崢說:“是啊,村莊規劃和產業規劃還是相當重要的。”管文偉歎道:“冇錯,可無論是村莊規劃,還是產業規劃,都要用到錢。我們鎮上以前都是依賴礦山稅收的,現在這一大財源被砍了,接下去,錢從哪裡來?這是我現在最頭疼的一個問題了!”

蕭崢點點頭說:“是,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能否向縣裡反映一下?讓縣裡先支援我們一下?”管文偉搖頭道:“現在方縣.長掌管著財權,你也知道他最反對我們停礦,反對我們搞‘富麗鄉村建設’,上次還說,如果我們硬是要搞,縣裡是冇有一分錢可以支援我們的。他還要我們在一年內將GDP恢複起來,否則就要摘我的帽子。這個你也應該很清楚。”

蕭崢想起來了:“我記起來了。看來,想要依靠縣裡是不大可能了。那怎麼辦?”其實,經濟工作蕭崢冇怎麼接觸過,關於怎麼來錢,也是冇譜。

管文偉道:“隻有兩條路,一條是引進項目,一條是向銀行舉債。這兩條路,一要資訊,二要關係。我本來也可以出去跑,可現在的問題是,縣裡還讓我暫時主持黨委工作。我又要管黨委,又要管政府,還真是分身乏術。”

管文偉主持鎮黨委的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估計也希望能解決自己的鎮黨委書.記位置了。蕭崢能理解管文偉的心情,當了鎮長,誰不想當黨委書.記啊?可在這個事情上,蕭崢冇有搭腔。

其實,管文偉是希望蕭崢能說些什麼的,比如說,管鎮長,這段時間你辛苦了,我猜縣.委應該考慮提拔你了等等。可蕭崢卻一句安慰的話都冇說。

管文偉忍不住道:“蕭委員,你說縣.委什麼時候會考慮給我解決一下?如果真不解決,那麼另外派一個書.記下來也行啊。現在這樣也不是個辦法,你說是不是?”

蕭崢道:“管鎮長,你主持工作也這麼段時間了,等一天是等,等兩天也是等,不如再耐心等幾天?我相信肖書.記一定不會讓你吃虧。”

管文偉瞧了蕭崢一會兒,腦袋裡似乎在思忖什麼,然後才道:“那我就耐心等著吧。”

一陣秋雨之後,天氣的溫度驟降,辦公室裡空調都不用打了。在縣.委工作的女生們已經由無袖換成了襯衣,甚至肩頭都搭上針織坎肩了。

但是,縣.委組.織部長常國梁還是穿著白色短袖,朝著縣.委書.記辦公室走去。常國梁身體很棒,應該對這入秋的寒意並不是很有感,就算有點涼意,他也會忍著,他很相信父母輩以前對他說過的那句話“春捂秋凍”,纔對身體好。

縣.委書.記的秘書李海燕已經在走廊上迎著他,把他讓進了肖靜宇的辦公室,一玻璃杯的綠茶也已經泡上,正在冒著熱騰騰的蒸汽。夏天,這樣一杯熱茶,可能要十五分鐘才能冷下來,隻能乾等著,可現在的天氣,五分鐘之內就可以喝,這也勉強可以算是天氣涼下來的福利吧。

常國梁看向肖靜宇,竟發現肖靜宇也還是以前的白色短袖襯衣,常國梁心想,果然是領導大了,能量也比普通的女人要強得多。

肖靜宇對常國梁說:“常部長,你先喝口茶,我們再說事。”肖靜宇的客氣讓常國梁再次感覺到,今天肖靜宇找自己肯定有事。常國梁就按照肖靜宇所說,先喝了一口茶,道“這茶不錯……肖書.記,您就佈置任務吧。”

肖靜宇一笑道:“我也不是要給你佈置任務。上次宏市.長來安縣督查,對天荒鎮的工作表示滿意,還囑咐道,一定要把班子和隊伍抓好,工作才能上去。天荒鎮目前黨委書.記崗位空缺,你覺得讓管文偉來乾,可不可行?你是組.織部長,察人識人應該比我在行。”

“哪裡,哪裡?!”常國梁忙謙虛道,“書.記管人,我這個組.織部長隻是負責具體操作。”肖靜宇道:“常部長還是太謙虛了!”常國梁道:“我認為,管文偉可以勝任。這次省.委督查組對安縣的工作比較滿意,天荒鎮也是做出貢獻的,這是正兒八經的工作實績,這說明管文偉是可以擔當這個重任的。”

肖靜宇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那麼,管文偉一旦提拔,鎮長的位置就空缺了,由誰來擔任比較合適呢?”常國梁看著肖靜宇,道:“我認為,由蕭崢同誌擔任比較合適。”

肖靜宇怔了下,看向常國梁。肖靜宇是想用蕭崢,可蕭崢畢竟提拔不到半年時間,直接提為鎮長,應該會有人說話。這也正是肖靜宇頗為顧慮的地方。可在肖靜宇的心裡,確實想要提拔蕭崢,因而她就問常國梁,想先聽聽他這個組.織部長怎麼說。

冇想到,常國梁一出口就提出用蕭崢。他到底是怎麼想的?肖靜宇問道:“為什麼由蕭崢同誌擔任比較好?”

她需要一個理由。

常國梁道:“這兩天書.記都特彆忙,我還來不及向書.記彙報。前兩天,市.委組.織部召開了一個年輕乾部培養的專題會議,傳達了華京、省關於加強年輕乾部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此外對各縣區年輕乾部的培養使用進行了分析。

在對我們安縣進行分析時指出,這兩年我們在培養年輕乾部的力度上不夠大,特彆是向市裡輸送年輕領導乾部上,數量和質量都有些下降,比如在團縣.委書.記、副書.記的人選上,以前有幾年都是從我們安縣提拔上去的,可這兩年都是興縣和清縣的乾部,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所以,我今天正好趁此機會,向肖書.記建議一定要加大對年輕乾部的培養,像蕭崢這樣的年輕乾部,我們要加快培養,壓擔使用。”

常國梁從乾部隊伍建設的角度,來詮釋提拔蕭崢的合理性,不失為一個好理由,不過肖靜宇再次細緻地問道:“像蕭崢這樣的年輕乾部,我們縣裡應該還有吧?為什麼一定要提拔擔任副職還不到半年的蕭崢,而不提拔其他擔任副職時間比蕭崢長的乾部呢?”

常國梁笑笑道:“肖書.記,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但是,來之前,我翻看了我們縣年輕乾部名冊,在30歲以前的副科級領導乾部有21人,同時滿足有兩個副職領導崗位的有10人……”

肖靜宇問道:“蕭崢算是有兩個副職領導崗位?”常國梁一本正經地道:“那當然是啊,他是黨委委員,又是副鎮長,這就是兩個領導崗位啊。”

肖靜宇笑了:“這個,你們組.織部專業,我還冇完全搞明白。”常國梁道:“肖書.記,這些細節您不用太清楚,我在行就行了,否則我這個組.織部長冇飯吃了。”肖靜宇笑道:“組.織部長怎麼可以冇飯吃呢?但就算這樣,不是還有10個年輕乾部符合要求嗎?”

常國梁道:“但如果再設置一個條件,必須在鄉鎮基層工作5年以上,那就隻有一個人符合條件了。這個人就是蕭崢。”

肖靜宇不由有些佩服常國梁了,要提拔一個人,要是擔心其他常委有話說,原來隻有通過組.織部將任職條件層層加碼限製一下,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肖靜宇聽說過“量身定製”的說法,今天才親自見識了一番!等常國梁說完,肖靜宇道:“好,就按常部長的意見辦。”

“肖書.記您放心,天荒鎮的黨委書.記、鎮長職務,我們一定會安排好。”常國梁道,“此外,我們縣裡還有些崗位,是不是也在這次做相應的調整?”

肖靜宇道:“可以,隻要你這裡準備好了名單,給我看就行了。”常國梁又道,“方縣.長那邊的秘書呂力,擔任中層也有幾年了,要不要這次也一併解決?”

肖靜宇想了想道:“一併解決吧。你也去跟方縣.長說一聲,就說這也是我主動提出來的。”常國梁道:“好。”

乾部使用就像分蛋糕,你不能把整個蛋糕都拿來。吃不下的。結果,不是浪費就是撐死,隻要拿到了自己最想要的那塊,其他的就讓彆人去分,否則容易起衝突打起來,把整個蛋糕給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