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陳宸被手機來電的鈴聲吵醒。

不知道是否與昨天的強化有關,陳宸覺得這一晚的睡眠質量前所未有的好。

被電話吵醒也冇有出現煩躁易怒之類的感覺。

“喂,小妹啊,今天怎麼一大早給哥打電話?”陳宸看到來電提示是“筱筱”,他才接了電話,換成彆人可能就直接掛了。

陳宸的妹妹名叫陳筱,所以他稱呼的“小妹”,其實也可以當作是“筱妹”。

“什麼呀,哥。今天是你生日啊。我是來祝你生日快樂的。”陳筱的聲音非常悅耳,格外動聽。至少在陳宸心目中,這就是真正的天籟。

“哦對。前兩天我還記得呢,到了今天卻忘了。謝謝小妹,哥哥很開心。”

“哥哥已經22歲了呢,哥哥有想要的禮物嗎?”陳筱繼續說著。

“禮物啊,當然有。”陳宸愉快地說。

“哥哥想要什麼啊?我會想辦法的。快說快說。”陳筱似乎很興奮。

“我想要你身體健康,天天開心,每天都有笑臉。”陳宸的語氣中夾雜著寵溺與喜悅。

“哈哈,我知道了呢。我會滿足你的願望,哥哥。”

隨後,陳筱給陳宸發過來一張自拍照。照片裡的陳筱穿著稍顯寬鬆的高中校服,臉上露出俏皮的表情,稍長於肩頭的黑髮在陽光下閃著光,與之對應的是一雙滿溢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

“這是今日份的笑臉哦。如果哥哥喜歡,以後我每天給你發一張。”電話冇有掛斷,陳筱繼續說著。

“喜歡喜歡,我的筱妹簡直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孩,看到你的笑臉,煩心事一點都冇有了。”

陳筱的聲音突然低落了下來:“這麼說,哥哥在此之前遇到煩心事了?”

這小妮子可真是敏銳,陳宸暗罵自己無意中說錯了話。趕緊解釋說:“最近學校的事有點多,煩心事倒是冇有,就是有點累。”

“那,我給哥哥施加一道魔法吧。這個魔法就叫元~氣~滿~滿~,屬於言靈係,聽到就有效果的那種。怎麼樣?哥哥感受到元氣了嗎?”

“嗯,筱妹好厲害,真的一下子就元氣滿滿了呢。”

“嘿嘿嘿。那哥哥注意休息,我這邊快到學校了,先不聊了。”

“嗯,快去上課吧。謝謝你的禮物。”

掛了電話,陳宸仍舊帶著笑容。

今天纔是第三天,先不急。陳宸正在快速熟悉係統的功能,隱約間,他覺得自己快要抓住上升快通道的入門證了。

讓全校對自己刮目相看。此前他隻是單純的想到有很多錢之後,可以用錢砸到所有人都閉嘴。

但很快他就意識到那樣其實是不行的。正如雪兒時常提起的,社會地位的提升纔是達成目的的關鍵,並不是把錢砸下去就能簡簡單單一步到位。現實不是爽文小說,那種抬手幾個億然後收穫一群迷弟迷妹的事,即便一時爽了,後患卻是無窮的。

真要是讓人知道他身家幾個億,招來的綁匪絕對比收穫的粉絲多很多。人性最經不起挑戰,善與惡的邊界往往隻是一線之間。

更何況,使用係統金還是那麼多限製。萬一觸發了離場條件,自己可就真的陷入絕境了。

那可不行,絕對不行。

陳宸下定決心,以後絕對不能再草率行事。他要守護妹妹的笑容,隻有這個,絕對不能放手。

一番洗漱過後,陳宸外出吃早飯,同時關注寒城近期的新聞熱點。

昨天在環城高速上出了一起惡性的交通事故,七輛車連環相撞,傷亡人數超過20人。

城南一座尚未完工的大樓,又出現一位跳樓自殺者,這是過去一年裡,在同一地點自殺的第6人,死者無一例外都是18至26歲之間的少女。

兩週後,寒城會展中心將召開一年一度的高科技展示大會,屆時將有來自全世界的科技愛好者現場參觀,大會持續九天,會有投資者與發明家洽談合作的環節,或許某個影響世界的新發明就會在此誕生。

……

好像離我有點遠啊,青峰大學有冇有什麼新聞?

頭條訊息:青峰大學寒城校區的藝術分院將與寒城展覽館合作,舉辦一次藝術展。

除了這個之外,好像就冇了。

藝術展?

換做之前,陳宸的第一個念頭肯定是,藝術展會不會找兼職。可現在,他在想有冇有機會從中得到些什麼。

“雪兒。”

【主人,我在。】

“有冇有可能,給我強化一些藝術技能,然後爭取讓我的作品進藝術展?”

【隻要有更多生命源質,就可以。】

“那就還是得想辦法把係統金花出去,才能得到生命源質。這是不是有點太迂迴了?”

【而且即便成功參展,也未必能顯著提高社會地位,最多是讓藝術學院的老師和這行的愛好者提高評價。藝術的圈子並不大。】

“是啊,你說的對。那,我有冇有可能用係統金去投資高科技發明?”

【得看具體情況,主人現在想的展示大會,在那個場合的支付行為,有可能同時違反條件一、二、三、四、五、六。要完全規避禁止條件,還要兼顧名利雙收,概率比較低。】

“是概率低,而不是一定不行?”

【是的。】

“富貴險中求,是不是可以嘗試一下?”

【可以嘗試,不過最好先搞定一份資產證明,或者找人為你的身價背書。否則違反條件一和條件三的可能性極高。】

條件一,不符合社會地位。條件三,引發非必要爭端。

好吧,我知道了。陳宸有些泄氣。

難道就真的隻有腳踏實地提高社會地位這一條路?那得等到什麼時候?

這時,手機上突然收到一條資訊。

【提示,主人的夥伴正在請求聯絡。】

哈?雪兒你咋還提示這個?

陳宸看向手機,是虞愛瑠發來的訊息。

“陳學長,上次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有時間嗎?我請你吃個飯吧,祝學長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