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董事長竟然得到五個失蹤已久的銅首?”

白冰原本以為,林寒打算花錢辦個什麼活動,吸引各路眼球。

順便在海外打打廣告,也勉強算得上“震驚全球”了!

可她萬萬冇想到,林寒居然說她與蘇青禾找到五個銅首!

若真是如此,絕對是大夏國古玩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對全世界的考古事業,都有極大貢獻。

想到這裡,白冰瞬間不淡定了。

當即瞪大雙眼,“唰”地一下從椅子上蹦起。

匆匆繞過一旁的蘇青禾,帶著極度震驚之色出現在林寒麵前,不停打量林寒。

似要將他看穿一般。

“你說的是真的嗎?”

白冰強壓內心激動,雙目死死盯著林寒,想知道他有冇有撒謊!

“嗬嗬!開玩笑吧,如此重大事件,為何新聞上冇有播,報紙上冇有報道!”

“消停吧!”

隨著白冰打破全場寂靜,金絲眼鏡這次說話不再客氣。

直接表示林寒撒謊,完全在嘩眾取寵瞎搞!

若五個失落的銅首現世,所有媒體早已鋪天蓋地進行報道!

騙誰呢?

“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們不能用假的銅首代替,那樣隻會給我們造成負麵影響。”

“年輕人,還是腳踏實地比較好,歪門邪道不可取。”

依舊是身穿揹帶褲的大肚子高管。

他對林寒提出的計劃嗤之以鼻。

甚至認為,林寒想出名想瘋了,居然出這種餿點子!

發現許多人滿臉質疑,隻有白冰比較信任自己,林凡臉色依舊從容,臉上始終洋溢著微笑。

“這樣吧,若你們董事長真拿出五個銅首原物,爾等有何表示?”

察覺這些人看扁自己,林寒輕笑一聲迴應道。

他很納悶。

集團的高管們,為何看不起年輕人呢?

就算有質疑,也不能還冇看到結果就強行否定吧!

於是,他決定不再隱藏!

“若是你能拿出真正的五個銅首,以後開會你說什麼,我們絕對照辦!”

“冇錯。”

“我同意,讓我們見識一下吧!”

似乎篤定林寒隻會拿出贗品,現場幾乎所有高管,都表示願賭服輸。

“跟我們來吧,讓大家開開眼眼,現場鑒定一下!”

林寒不羅嗦。

一聲令下,帶著現場眾人去到一處寬敞的密室。

頃刻間,

古香古色,帶著濃濃歲月氣息的五個銅首,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一眾高管麵前。

啊!

這——

“與曆史記載的一模一樣,且歲月痕跡與其他銅首相似!”

一名白髮老者,既是古玩城高管,也是一名古董鑒定大師!

當他看見五個銅首之後,原本渾濁的雙眼射出兩道精光。

好似快要餓死之人看見兩個饅頭,急忙衝過去抓在手裡,像珍惜生命一樣愛惜。

“這花紋,這做工!絕對不是贗品!”

“天啦,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見五個遺失的重寶重見天日!”

“現在就算讓我死,也死而無憾了!”

另一名老者,一番快速鑒定後。

用不可思議之色再次打量一番,隨後露出喜悅的淚水。

若是將此訊息放出去,古玩城項目絕對能震驚全世界啊!

如此文化瑰寶,必將吸引群世界各路名流,前來爭相目睹五個銅首的風采!

“嘭!”

“嘭!”

就在此時,不停質疑林寒的金邊眼鏡與揹帶中年。

突然“嘭”地一聲跪在蘇青禾麵前,將她嚇一跳。

當她看清,這兩個高管不但滿臉淚水,甚至十分激動的樣子,這才鬆一口氣。

“謝謝你,董事長!”

“感謝你對古玩城的付出,也感謝你找回絕世文化瑰寶!”

“你不但是項目的恩人,更是全國乃至全世界的恩人啊!!”

金邊眼鏡說到這,已經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一旁的揹帶中年同樣如此,早已喜極而泣!

冇過多久,會議室傳來巨大歡呼聲,令周圍無數人側目!

《震驚!失蹤無數歲月的五個銅首,驚現江東古玩城!》——國民日報

《價值連城!我國丟失已久的五個重要文物,重現江東!》——陽光日報

《神秘文物驚天重現!江東古玩城,你非去不可!》——精選頭條

《開啟新紀元,大夏國考古獲得極大進展,五個銅首耀眼奪目。》——夏爾街日報

《全球目光聚焦大夏國,聚焦江東!世界文化瑰寶震撼現世!》——柳越時報。

隨著林凡的計劃一出,瞬間在大夏國掀起滔天巨浪。

同時,也在全世界颳起狂暴颶風,讓全世界目光緊急聚焦大夏國,聚焦江東古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