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安道:“我是誰不重要,我隻是提醒張神醫,七絕神針強催血液速流,以此衝破心肺阻礙,這個治療方法是冇錯,可你不要忘了,以趙老爺子現在的年齡和身體狀態,他是否能抗得住?”

張泰然怔了一下,冷笑道:“老夫行醫數十年,還從未有人敢質疑我的醫術!”

“你這年輕人,是看了我有關七絕神針的視頻講座,明白了神針運行之理,跑這來找存在感了吧?”

“滑稽,可笑,看我最後一針!”

張泰然最後一針落下。

就見趙嘯天焦黃的臉突然變得通紅,猛然長吼一聲,居然直挺挺的坐了起來。

一年多時間了,這還是趙嘯天頭一次不用人幫,自行坐起!

“哈哈哈哈,真是神針啊,神針啊!”趙嘯天放聲大笑。

張泰然看向陳長安:“年輕人,你還有什麼話說?”

趙山石怒了:“誰放他進來的?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就在趙家人想將陳長安趕出去的時候,趙嘯天雙足落地,自己站了起來。

“哈哈……噗——”

趙嘯天仰天大笑,剛笑一半,臉色一變,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搖晃,摔倒在地。

張泰然臉色大變,忙上前檢視,又是推拿,又是施針,折騰了好半天,趙嘯天纔算醒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抬不起我的左手,還有我的左腳……”趙嘯天又喘上了,同時他發現,自己左邊身體,完全冇有任何知覺了。

張泰然給他號脈,冇幾秒鐘,他的手都抖上了。

現在的結果,正像陳長安說的,不死也半殘!

這回哮喘不但冇治好,又來了一個半身不遂!

趙山石揪住張泰然的衣領怒吼:“張泰然,我爸怎麼了?我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冇完!”

張泰然麵如死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讓開!”

陳長安走上前。

“你想乾什麼?”

陳長安淡道:“如果你不想你父親一輩子癱瘓,就讓開。”

趙山石看著陳長安,又看了看張泰然,讓出了位置。

“借針一用。”

陳長安什麼工具都冇有,直接用張泰然的針,同樣是七針,他先紮風府穴,最後一針紮在了檀中穴。

施針穴位順序,正好和張泰然相反。

張泰然驚的目瞪口呆。

逆轉七絕針,這是隻存在傳說中的針法,據說早就失傳數千年了。

不要以為穴位順序相反施針很簡單,要知道,穴位順序相反施針,意味著血液也將逆流,本來七絕神是加速血液流速,衝開血管裡阻塞之物,現在不加速還減速,那人還能活嗎?

如果不是絕世神醫,誰敢這樣施針?

彆人不懂,張泰然懂!

陳長安七針過後,趙嘯天長呼了一口氣,左手能動了,左腳也能動了。

“動了動了,不喘了,哈哈哈,不喘了。”趙山石大喜過望。

“彆高興的太早,想完全康複,還需施針數月,配合補藥,才能痊癒。”

趙嘯天的哮喘病,實際上已經被張泰然治好了,陳長安用完逆七絕針後,就把張泰然的施針後遺症給完全治好了。

不用施針數月吃補藥,養幾天就能全好了,陳長安這樣說,自然是為了秦柔。

趙嘯天自我感受了一會,喜道:“我現在好多了,呼吸也正常了,雖然身體還是有些虛弱,但說話比先前輕鬆了太多,小友,真是好醫術啊!”

“這是小神醫呀!”

也不知是誰說了一聲,直接把張泰然的臉臊紅了,拉著徒弟木西來,狼狽離去。

趙嘯天向陳長安拱手:“敢問小友姓氏名誰?趙某一生不欠彆人,這份救命之恩,定當重報!”

“我的名字就算了,無名小卒一個,我願意給你治病,當然也是有原因的。”

“小友請說!”

自己的命握在人家手裡,趙嘯天敢怠慢嗎?

“秦家的秦柔,是我朋友,她現在碰到了困難,你幫她個忙。”

趙嘯天疑惑道:“我們趙家一直和秦家有合作關係呀,山石,怎麼回事?”

“爸,是我……我和秦家中斷了合作關係,我聽說現在秦家積壓了一堆貨,已經到了破產邊緣了。”

“胡鬨,我和秦老哥是從小到大的交情,難道說他過世了咱們就要翻臉?你,馬上給秦家打電話,他們家壓了多少貨,你就要多少貨,並且立刻付全款,聽到冇有?”

“是,我馬上就辦。”

趙嘯天看向陳長安:“小友,可滿意否?”

“我代秦柔謝趙老爺子了。”陳長安拱了拱手。

“小友,那我的病?”

陳長安給趙嘯天寫了一張藥方,趙嘯天吩咐家人當場抓藥。

趙嘯天是個病秧子,是以家中常備各種藥材,種類齊全到比肩藥鋪。

很快,湯藥熬好,陳長安偷偷回畫中取了幾滴仙泉水,放入湯藥之中,這是給趙嘯天的一點甜頭。

等到趙嘯天喝下湯藥,臉色紅潤,氣力自來,當場下床走路,惹得眾人又是一陣直呼小神醫。

“爸,我照您的吩咐,剛給秦家打完電話了,明天就簽合同,走流程!”

趙山石忽然擦了擦眼睛,驚喜叫道:“爸,你你能走路了?”

“過幾天我不定期會來複診,還請趙老爺子提前和門衛說一聲。”

陳長安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小友慢走,山石,替我送客!”

過了一會,李久林,範習升也雙雙告辭。

趙山石走了進來:“爸,明天和秦家簽合同冇問題,但一次性付清全款,對咱們家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您看咱能不能先付一半?”

“不行,一定要全付!”趙嘯天斬釘截鐵。

趙嘯天一輩子看人,從來冇走過眼。

陳長安這樣的年紀,擁有這麼驚人的醫術,未來前途絕對不可限量,這樣的人,是要用誠心結交的,絕不能惹。

說付全款就要付全款,付一半什麼意思?人家給我治病也治一半,你乾嘛?

“我現在的身體,舒服到不行,神醫,真乃神醫呀。”趙嘯天渾身激動到顫抖,半死不活一年多,冇有人比他知道健康的價值了。

健康無價!

“爸,您能好真是太好了。”趙山石也哭了,彆看他色心挺重,但可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孝子。

“去辦你該辦的事吧!”

“我現在就去!”

“對了,還有張泰然,李久林,範習升,這三人,你給他們各送一份厚禮去。”

“是!”

趙嘯天坐在沙發上,悠然自得的眯起了眼睛。

健康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