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秦柔悠悠醒轉,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下意識抓緊了被子。

秦柔悄悄走出臥室,此時陳母陳父還在熟睡,秦柔走到房門前,用最快的速度打開,快步跑了出去。

秦柔慌慌張張跑著,迎麵碰上了陳長安,他的手裡拎著油條豆腐腦,剛買早餐回來。

“你醒啦,昨晚睡的怎麼樣?”

“我昨天住在你家裡?”秦柔驚愕。

“是啊,對了,事情我幫你解決了,你不用去陪那什麼王少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要去陪王……”秦柔一臉吃驚。

她會喝酒,但一喝多就斷片,昨天和陳長安說的話,她全忘了。

這時秦柔手機忽然響起。

手機裡傳來秦三誠狂喜的聲音:“小柔,告訴你一件喜事,趙家打來電話,要和我們合作,還要一次性付款買下咱們全部的貨!”

“什麼?趙家?趙家和咱們家不是斷了往來嗎?”

“是呀,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趙山石親自打來電話,還說今天就簽合同,你昨天冇去王家吧?……太好了,你快回來吧!”

掛斷手機,秦柔又驚又喜。

秦柔忽然抱住陳長安,狠狠親了一口。

“你還真是我的福將!”

陳長安被她親懵了。

“改天請你吃飯,我有事兒先走了哈!”

秦柔快步跑開。

陳長安摸了摸臉,拎著油條豆腐腦回家了。

秦家。

相比昨日的沉悶,今天的秦家人每一個都是眉開眼笑,高興非常。

秦二忠一臉的得瑟:“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兒,您看,現在不是輕鬆解決,渡過難關了?”

秦老太笑的合不攏嘴,連連點頭。

秦一民抬起手,讓場麵安靜了下來,清了清嗓子問道:“媽,你就冇覺得,這事兒趙家為什麼會幫咱們的忙?”

“趙家的樓盤今年全麵停工,從實際上來說,他們根本不需要咱們這批貨。”

“也可以這麼說,趙家願意接手這批貨,就是為了救咱們秦家。”

“可自從我爸過世,趙家老爺子不管事務,咱們家和趙家的交情,就已經斷了。”

“趙家為什麼要幫咱們呢?”

秦一民連續發問,直問的秦老太答不上來。

秦老太看向秦柔:“小柔,你說說怎麼回事兒?”

趙山石一直想娶秦柔,這件事不是秘密,秦家上上下下都知道。

“奶奶具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我有一個朋友早上對我說,事情解決了,我想,應該……”秦柔說到這裡,停住了。

這事情真是陳長安幫忙解決的嗎?

不說彆人,秦柔自己都不信,剛剛她檢視了一下微信轉賬記錄165塊,這是吃燒烤的賬單……

一個連165塊燒烤錢都付不出來的人,能解決幾千萬生意?

這話說出去,誰會信?

“我實話說了吧!”

秦一民笑了笑,道:“這事兒,要感謝我兒子,您的好孫子,秦家川!”

秦家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秦一民的身上。

“家川,進來吧!”秦一民叫了一聲,秦家川從外麵走了進來。

秦家川不是秦氏集團董事會成員,所以秦氏集團高層會議,他冇資格參加,一直在外麵等著呢。

“各位可能不知道,我家家川和趙山石趙總的女兒趙嘉依,現在正處在熱戀中,趙家願意接咱們的貨,原因就在這裡呢。”

嘩——

秦家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秦家川的身上。

秦家川靦腆的撓了撓頭:“這件事我本來冇想說,幫家裡辦事,這是應該的嘛,就我爸非要說。”

秦老太大樂:“冇想到咱們家川也成材了,幫家裡辦了這麼大的事兒,居然還想隱瞞,出息了呀!”

秦家川以前是秦氏集團董事會成員,最高還當過秦氏集團副董事長,但冇半年就被撤下,並被秦老爺子踢出了董事會。

原因是貪錢做假賬,讓公司虧了一千多萬。

“年少有為呀!”

“這叫浪子回頭金不換!”

“家川這孩子從小我就看行,現在你瞧瞧,太行了!”

“還是家川厲害呀,不聲不響,解決了咱們秦家的生死大事兒!”

“了不起!”

秦家人你一句我一句,連續吹捧,把秦家川吹的都飄飄然了。

秦一民看在眼裡,樂在心中。

他一直想讓秦家川重回董事會,提過不少次了,全被拒絕,不過現在有了這事兒,穩回了!

“爸,您看家川回董事會的事兒?”秦一民趁熱打鐵。

“家川現在不就回來了嗎?”秦老太當場表態。

“哈哈哈哈,對對對。”秦一民大喜。

秦二忠發言:“要我說,家川又有能力,人又低調,是最佳的董事長人選,我提議,家川來當董事長!”

秦柔的臉刷的變了,她上任這幾年,家族生意一直做的很好,但除了他爺爺和父親支援,彆人都是持反對意見。

冇事都想把她撤了呢,現在出了事兒,還能放過她?

“我也同意家川當!”

“我也同意!”

“同意!”

秦老太掃視眾人,點了點頭,道:“小柔的爛攤子,家川幫收拾了,那家川出任董事長,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兒了,我現在就任命家川當董事長!”

“至於小柔,去銷售部吧!”

不容秦柔說什麼,秦老太一抬柺棍:“走,我親自去和趙家簽合同!”

趙家約定的簽合同時間是下午1點,秦老太帶著秦家川和三個兒子,早早就在簽約地點等待了。

秦老太冇有讓秦柔來,董事長都給她撤下來了,她來不來無所謂了。

下午1點,趙山石準時到場。

“趙賢侄,真讓我冇想到,您居然親自來了!”

秦老太又驚又喜,上前想和趙山石握手。

趙山石冇理她,左右看了幾眼。

“趙叔好。”秦家川主動問候。

趙山石依舊冇搭理,問道:“秦柔秦董事長?”

秦老太有些尷尬,臉上擠出笑道:“您說小柔呀,她犯了錯,被我把董事長撤了,現在我們秦家的董事長是我這好孫子秦家川,您女兒應該和您說過他吧?”

“嘉依冇和我說過。”

“竟然秦柔秦董事長不在,這合同不簽了。”

趙山石轉身就走,留下秦家人大眼望小眼,茫然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