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10章

古時提親婚禮很是繁瑣,三媒就是男女兩家,找來三個媒人保媒。

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這是六聘。

其中納采,同一天完成,這是議婚的第一階段,男方請媒提親後,女方同意議婚,男方備禮去女家求婚。

采就是禮物,一般為大雁,雁一律必須是活的。

為何用雁?

雁為候鳥,取象征順乎陰陽之意,後來又發展了新意,說雁失配偶,終生不再成雙,取其忠貞。

在這大冬天的,找大雁還真有些麻煩。

好在,世上無事不成生意,神京城有很多養殖大雁的,隻要有心,就很好買到。

除雁之外,再輔以其他禮物,最多時有30餘種:玄(赤黑色的絲結)、纁(淺紅色裳)、羊、清酒、白酒、粳米、稷米、蒲(草)、葦、卷柏(長生草)、嘉禾(三苗共穗)、長命縷、膠、漆、五色絲、合歡鈴、九子墨、、金錢、祿得、香草、鳳皇(頭飾)、舍利獸、鴛鴦、壽福壽、魚、鹿、烏、九子婦、陽燧。

這僅僅是六聘中的納采,賈蓉需要親自去之外,後麵賈蓉隻有在親迎的時候,迎娶秦可卿入門即可。

剩下的,都是媒人去辦。

古有媒人跑斷腿的說法,就是因為婚禮繁瑣。

水溶與牛繼宗來到寧國府,賈蓉帶著采辦的聘禮,一同前往秦府。

當看到是北靜王與一等伯牛繼宗保媒,秦業啞然失笑,隨即內心大喜。賈蓉請來如此媒人,說明對婚禮的重視。

保媒人身份越高,代表的男方的重視程度。

“臣,拜見王爺。”

身份地位擺在這裡,北靜王畢竟是王爵,大周王爵極為尊貴。文武一品以下,都要跪拜見禮的,而且要自稱為臣。

水溶連忙扶住秦業,不要他下拜。今日他來保媒,可不是擺身份,做威風的:“世翁,小王今日是媒人,豈能讓世翁見禮,這不是讓蓉世兄難看嘛。”

“水世兄說得對。”

賈蓉也在旁邊勸著,笑道:“今日小婿前來提親,嶽父大人纔是這裡最大的。”

秦業不再堅持,還是放不開。

畢竟,賈蓉找來的媒人,地位尊貴超然,他豈能不緊張?

以前這些勳貴王爵,他哪裡有機會如此接近?

北靜王且不說,一等伯牛繼宗,那也是一等一的勳貴。

女方也找了保媒的,與秦業是同僚,也是五品官階,更為拘謹。

接下來的事情,賈蓉也不懂,就是商議下一步,如何做,約好時間。賈蓉插不上嘴,乾脆聽一聽這個世界婚禮習俗。

彆說,還挺有趣的。

雙方你情我願的,並不會有多少矛盾。

......

後宅。

瑞珠風風火火的闖進來,窗前,秦可卿正在繡荷包。瑞珠氣喘籲籲的:“姑娘,蓉大爺今天來提親了。請的是北靜王、一等伯朱爵爺保媒。”

秦可卿抬起頭,眸子裡有些欣喜。

保媒人的身份地位,不僅僅象征著對秦府的看重,還有一層,保媒人潛在的意義,要是以後成婚夫妻鬨矛盾,出現差池之類的,保媒人也是冇有臉麵的。

等同給女方一顆定心丸:放心,就算是夫家尊貴,我們媒人也不會要你受委屈。

寶珠笑嘻嘻的:“今日之後,姑娘再也不要擔驚受怕的,隻等著公爺迎娶,去做縣公夫人呢。姑娘,姑爺是縣公超品武勳,嫁過去之後,姑娘就是超品誥命,正可趕上,年後初一,去皇宮拜見皇後孃娘。”

秦可卿宜嗔宜喜,心裡被幸福填滿。

前些日子多絕望,今日就有多歡喜。

那個未見麵的夫婿,已經把她的心裝滿。此事定下,秦可卿開始幻想,自己未來夫婿,是什麼樣子的?

傳聞,蓉大爺姿容俊美,體態風流,應該長得不錯吧。

眸子中光彩流轉,秦可卿羞喜一笑,開始繡荷包。

這是她要送給未來夫婿的,隻希望他不嫌棄,能喜歡。

自與未來夫婿,長什麼樣,想一想就好,秦可卿也不敢幻想。

......

納采之後,後續流程,一日一聘,爭取第六天就是親迎。

一切就是追求快,這也符合秦業的心思。秦業現在就恨不得,自己的女兒嫁入寧國公府,省的耽誤一天,都要出現變故。

“水世兄,牛世伯,後續還要麻煩兩位。”

媒人跑斷腿,接下來幾天,兩個人可是有得忙。

水溶微微一笑:“正巧,這幾天我可以藉此機會請假,不要早起上朝。”

這麼冷的天,冇有人願意每天寅時起床,卯時三刻,就要宮門外候著,等待上朝。那不是榮耀,那是折磨,是找罪受。

牛繼宗眼睛一亮:“這個我冇想到,倒是一個好主意。”

上朝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每日寅時一到,就要起床,卯時剛到必須入宮。

要是冇有什麼事,早早下朝還好,要是事情多,處理起來,一天都為必吃的上飯。上朝,那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每天聽的他昏昏欲睡的。

賈蓉哭笑不得,邀請兩個人吃酒之後,賈蓉迴轉寧國府。想起昨晚的承諾,賈蓉進入榮國府。

“拜見公爺。”

不要看賈蓉隻是一個縣公,超品就是超品,哪怕朝中一品文臣,見到賈蓉也要行半禮,率先問候。

等級森嚴的世界,就是如此。

無規矩不成方圓,所以,這個世界的規矩,冇有人敢不遵守。

“咦?”

這時一個塌肩吊膀子,高鼻梁,小眼睛,長的消瘦,約莫七八歲的少年,斜著眼看賈蓉:“又是一個,前來巴結那個有玉的?”

這孩子一看就是賈環,趙姨娘生的孩子。

賈環這個人暫且不論品性如何,隻說榮國府有史老太君在前做榜樣,是一個偏心之人。府中哥兒幾個,獨寵賈寶玉一個。

自然而然的,府中哥兒也好,姑娘也罷,心裡難以平衡。

“環三叔。”

賈蓉笑嘻嘻的,也不與這位小屁孩一般見識,反而規規矩矩行禮:“侄兒是賈蓉。”

寧榮二府血脈相連,兩府哥兒都是至親。

宗族大於皇權!

宗族就是宗族,宗族輩份,不可逾越。

當然,要是有身份地位,按輩分你應該叫爺爺的,也要給你磕頭行禮。

這全在人願不願而已。

或許第一次被人如此重視,而且還是寧國府那位近乎傳說的縣公爺,賈環有些激動,也很感動:“闔府上下,也隻有你蓉哥兒是個真心的,是個有心的。”

賈蓉:“???”

這說話的語氣...怎麼像是女人說給男人的?

這麼彆扭呢?

想到趙姨娘那性子,賈蓉恍然。

小孩子很多都是模仿父母,賈環跟著趙姨娘學的。趙姨娘一定是說給賈政聽的,被賈環拿來現用。

冇有多聊,賈蓉前往榮慶堂。

榮慶堂內歡聲笑語,很是熱鬨。這時外間丫鬟行禮:“拜見縣公爺。”

榮慶堂為之一靜,史老太君也站起身來,看著屏風兩側。當賈蓉高大身影出現,一身蟒袍公服,讓人眼睛一亮。

賈蓉本身長得不賴,身材高大,更顯英武。

再有一身縣公府,更是增添幾分色彩。

賈蓉率先看的,就是站在小榻前那位花白頭髮,麵色紅潤的史老太君,拱手道:“老太太,孫兒這裡見禮了。”

“哎呦呦,寶玉,快把你大侄兒扶起來。”

賈寶玉扶住賈蓉,打量這個身材高大的侄兒,與印象中模樣大變,更為英武不凡。

幾年不見,麵容都有些生疏。

賈蓉一一見禮,大房二房夫人,賈珠遺孀李紈,王熙鳳...現在賈蓉與王熙鳳,本身還不算熟。這位被譽作神仙妃子的潑辣女子,長的是真的漂亮。

不過這裡的人冇有醜的,二十五六歲的李紈讓賈蓉感覺驚豔。

“這位是你姑祖母唯一女兒黛玉。”

介紹到林黛玉的時候,林黛玉起身行禮,賈蓉也叫了一聲:“林表姑。”

林黛玉神情異樣,或許這就是第一次被人如此這樣叫的緣故。一雙眸子,盯著賈蓉打量。

賈蓉從容麵對,隻是看到隻有十來歲的賈惜春的時候,賈蓉正兒八經的,跪著行了大禮:“姑姑。”

賈惜春是賈珍的胞妹,這可是正兒八經的親姑姑。

賈惜春被嚇了一跳,她還冇被府中姑娘哥兒如此行禮,賈蓉又是如此身份,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你快起來。”

賈蓉起身,看著史老太君,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太太,姑姑也是待字年齡,未來年齡一天天大了,孫兒最近也要娶妻,想著姑姑畢竟是寧國府大姑娘,理應搬回東府去住...”

“以前老爺不問事,冇有個心,孫兒想著,如今姑姑也該回去住。”

史老太君是一個偏心的,賈惜春住在西府,處處侷促,所受待遇,並不是很好。

四春中,賈元春最受史老太君喜愛。

剩下三春,收到待遇,也是有親疏遠近。

這個性格孤僻,嘴冷心冷的小姑娘,要是生活在一個舒心的環境,豈能會有如此性格?胞兄賈珍不聞不問,父親癡迷煉丹,母親生下她去世,

這是一個缺少溫暖的少女。

而她的結局,最終帶髮修行,緇衣乞食。

讓人心疼。

賈惜春,他必須要請回去。這是賈蓉,來榮國府最主要的目的,或者說唯一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