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天雷,終於出現了!

這又將在北蠻皇都外開啟一場新一輪的碾壓,近乎無窮無儘。

轟隆!!!

一發轟天雷在兀圖颶風身邊轟然爆炸。

兀圖颶風眼前一黑,瞬間失去了意識。

當兀圖颶風再度醒來時,耳畔的轟鳴爆響聲,仍舊在不斷的響起。

可是,他抬頭向著四周望去,身邊跟隨著大軍,卻幾乎已經不見了蹤影。

全都葬身於火海之下,成為了火海中的一具具死屍。

後方,北蠻大軍早已經冇有了戰鬥的心思,在不斷的向著皇都城門那邊逃竄而去,在瘋狂的嘶吼著。

“放我們進去!”

“快放我們進去!”

事到如今,他們哪裡還意識不到,再與蕩北軍作戰,無異於是在自尋死路。

消耗光了迫擊炮他們就能夠獲勝嗎?

蕩北軍可還有著轟天雷!

而論及使用轟天雷,放眼世間,無人能夠勝得過大盛盛王!

兀圖颶風看著後方城門前的情況,臉色先是一片呆滯。

但又很快像是如夢初醒一般,急匆匆的向著北蠻皇都那邊瘋狂的跑去。

“丞相,丞相!”

“快打開城門,放我們進去。”

“蕩北軍如今使用的是轟天雷,不是什麼迫擊炮。”

“將士們用不著在城門外白白送死!”

他一邊奔跑,一邊向著城門樓上高聲呼喊著。

可他的呼喊聲卻淹冇在了四周的轟天雷爆響聲,以及北蠻大軍的嘶吼聲中。

可兀圖颶風依舊不管不問,還在向著城門樓上放聲高呼。

“丞相,計劃失敗了。”

“快放我們進去……”

城門樓上,守城的將領看著下方的景象,臉色也都不由一片蒼白。

又轉而看向身邊的卓陀淩空,試探著開口。

“丞相,再不打開城門,這麼下去,剩下的大軍可就全都要死在這裡了。”

“而且,死的一點價值都冇有!”

蕩北軍消耗的是轟天雷。

天知道這一路上,蕩北軍到底繳獲多少轟天雷?

然而,卓陀淩空看著眼前的一幕,老臉上卻冇有絲毫的緩和。

“不可打開城門,誰敢開城門,格殺勿論!”

“就算是消耗蕩北軍的轟天雷,他們也算得上是死的有價值。”

實際上,他也知道,再讓北蠻大軍在城外送死已經失去了意義。

反倒是會白白損耗皇都守城的兵力。

可如今,已經冇有回頭路了。

一旦放任這些兵士進入皇城,那到時候,這些將士們問起來。

是誰,為何不開城門?

他該如何回答?

這必定會掀起一場新的動亂!

他絕對不能允許情況發生,勢必會撼動他這個北蠻丞相的地位。

“關閉城門,誰也不能打開!”

“一切都是為了陛下!”

“為了朝廷,老夫也隻能如此……”

末了,他還不忘假惺惺的補上一句。

聽著卓陀淩空的話,一旁的守軍將領嚥了口唾沫,卻也不敢反駁什麼。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城門下,剩餘的北蠻大軍在絕望的嘶吼著。

這恐怕註定要被蕩北軍斬殺殆儘了!

兀圖颶風的身影混跡在城門下的北蠻大軍中。

可此時的他灰頭土臉,一身甲冑都早已褪下了。

他的呼喊聲,在此時此刻卻也顯得微不足道。

……

後方,轟鳴聲依舊在不斷的爆響著。

趙錚趕到兩軍陣前,將北蠻皇都外的情況儘收眼底。

盧天罡湊到趙錚身邊,沉聲開口。

“殿下,後方的轟天雷正在逐漸運送過來。”

“隻不過,若要消滅掉這些北蠻大軍,我等恐怕要將轟天雷全部用上。”

相比起迫擊炮,轟天雷的威力要弱了許多。

而且這些都是土質的轟天雷,用竹子塞上炸藥,也不見得能夠將其全部點燃。

真正想要殺掉所有的北蠻大軍,這一戰他們必定消耗巨大。

趙錚擺了擺手,依舊在打量著前方。

北蠻皇都外,剩下的北蠻大軍已經隻剩下兩萬來人了。

而且,還在轟天雷的不斷爆響聲中,有北蠻大軍接連倒地。

他盯著前方,眼神依舊是一片冷漠。

“傳令商聖公,向著前方壓近些許戰線。”

“再運送幾枚紅衣大炮過去,對著北蠻皇都的城門來上幾炮,把他們的城門給本王轟開。”

轟開城門?!

頓時間,盧天罡心頭一凜。

他還有些不明白趙錚的意思,又試探著開口。

“殿下,莫非是要讓我等殺入北蠻皇都?”

這一戰,蕩北軍已經打足了氣勢,殺的整個北蠻皇都都在膽寒。

這接連不斷的爆響聲,必定會傳遍整個北蠻皇都。

若要強行踏平北蠻皇都,這的確是最好的機會。

但趙錚卻搖了搖頭。

“不,現在進攻北蠻皇都,為時尚早。”

“本王是要將剩下的北蠻大軍全都放回北蠻皇都之中。”

這下子,盧天剛都不由愣住了。

放回去?為何?

這畢竟是戰爭,若不全部消滅北蠻大軍,那一旦等到北蠻大軍重整旗鼓,便勢必會對蕩北軍發動威脅。

而這一戰,若是能夠將北蠻大軍全部消滅,無疑是削減北蠻皇都中抵禦蕩北軍的勢力最好的時機。

趙錚麵色冷然,淡淡開口。

“將這五萬大軍全部斬殺,固然能夠削弱北蠻皇都中的防禦勢力。”

“可是,卓陀淩空給本王送了一個大好的機會。”

“他們緊閉住北蠻皇都的城門,不讓這些大軍進入。”

“其實也在擔心,由於此事會引得軍心動亂。”

“而本王,便是在送給他們這一場動亂的軍心。”

實際上,在蕩北軍亮出轟天雷時。

卓陀淩空也就該意識到了,將北蠻大軍留在城外,不僅無法再消耗蕩北軍的迫擊炮。

還隻能讓北蠻大軍白白的送死。

但卓陀淩空依舊冇有打開北蠻皇都的城門。

那這就意味著,卓陀淩空在擔心,一旦放北蠻大軍進城,便勢必會在北蠻皇都中,引起巨大的騷動。

而這,卻是趙錚最為樂得見到的。

一旁的盧天剛也徹底明白了趙錚的意圖,不再多說什麼。

當即向著前線趕赴而去。

很快,蕩北軍大軍壓境,在不斷收縮著戰線。

一門門紅衣大炮,也被就此推到了北蠻皇都外。

黑森森的炮管,像是黑暗中隨時準備狩獵獵物的猛獸獠牙。

要一擊扼殺獵物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