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單單聽那慘叫聲,就可以體會的到此時那男子的痛苦!

由美子和渡邊文雄的臉色都是一變,心臟也跟著顫抖了一下。

看著陳平那一副平淡的模樣,彷彿旁邊那慘叫的男子,跟他毫無關係!

“渡邊文雄,你好大的膽子,知道是我的人,還敢動手……”

這時,一道嬌喝響起!

渡邊文雄心頭一顫,因為他聽出來了,這時美惠子的聲音!

隻不過此時,他根本就看不到美惠子在什麼地方,隻聞其聲不見其人。

而渡邊家的那些守衛,開始莫名其妙的突然倒地而亡,而且頸部都有一條長長的傷口!

這一下,讓渡邊文雄變得十分驚慌起來!

因為他聽那聲音,美惠子離他很近了,可是他根本就看不到那美惠子!

再加上手下不斷莫名其妙倒地而亡,讓渡邊文雄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起來!

“哼,裝神弄鬼的東西……”

陳平冷哼一聲,隨手一揮!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就在渡邊文雄麵前不遠處,美惠子的身形瞬間顯現出來,一隻手捂著紅腫的臉,憤怒的看著陳平!

“你就是那個陳平,果然有兩下子,難怪能夠一劍殺了那千島川……”

美惠子雙眼微凝,滿是殺氣的說道。

“我不但能一劍殺了那千島川,我也同樣可以一劍殺了你……”

陳平緩緩起身。

晉升武聖的陳平,此刻充滿了無比的自信!

美惠子感受到陳平身上的殺意,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

而陳平身體微微一震,一股磅礴的氣息瞬間籠罩整個彆墅區!

很快,一名名忍者被迫顯露出身形,而這些忍者在陳平氣息的威壓之下,一個個單膝跪地,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看到這一幕的美惠子,神情變得有些惶恐,眼神中帶著一絲恐懼!

陳平此刻所表現出來實力,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

“哼,區區大夏而來的東亞病夫,也敢在我島國撒野……”

伴隨著一聲冷哼,一股同樣龐大的氣息瞬間跟著陳平的氣息碰撞到了一起!

這一下,美惠子和她的那些手下頓感壓力一鬆,全都站起身來!

隻見一名穿著武士服,雙手抱在胸前,手裡握著一把武士刀的中年人緩步走進了彆墅的院子之中!

“田中真木?”

看到來人,渡邊文雄的瞳孔猛然一縮,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很不自然!

由美子則是靠在陳平身邊道:“主人,這個人叫田中真木,是島國劍道排名前三的高手,比起那千島川還要厲害不少……”

雖然由美子隻是一名學生,不過對這田中真木也是十分瞭解,可見這田中真木在島國的知名度有多高。

田中真木麵無表情的走向陳平,在距離陳平隻有幾米的距離停了下來!

上下打量了陳平兩眼道:“你就是殺了千島川的人?”

“對!”陳平淡淡的點了點頭!

彷彿殺了千島川對於陳平來說,是太過平常的一件事情!

“你既然能夠一劍封喉千島川,那就證明你的劍術不錯,亮出你的武器吧。”

田中真木緩緩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士刀!

可陳平卻搖了搖頭:“不,我的劍術並不好,隻能說那千島川的劍術太爛而已。”

“那麼爛的劍術,竟然在你們島國還能稱為大師……”

“看來你們島國的劍道,也不過如此。”

“哼…………”

陳平最後的一聲冷笑,充滿了不屑和嘲諷!

這瞬間讓田中真木那平淡的臉上有了怒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