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參見大盛皇帝陛下。”

上川清漪恭恭敬敬地向著坐在金椅之上的趙明輝躬身行了一禮。

作為東島的藩王,她麵見大盛皇帝趙明輝,自然是也需要執臣子之禮的。

趙明輝輕笑著抬了抬手。

“愛卿平身。”

文武百官也都在打量著這位東島王。

以女子之身,執掌東島,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奇事。

上川清漪依舊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再度開口。

“臣此次前來大盛,已經將我們東島的些許情況稟報了盛王殿下。”

“而除此之外,臣還有一事未說。”

“我東島……有心與大盛,結秦晉之好,相互聯姻!”

嗯?

上川清漪的話音落下,趙錚都不由一愣。

東島與大盛要永結秦晉之好?

這又想要聯姻了嗎?

金椅上,趙明輝似乎也在思忖著。

很快,目光又再度落在上川清漪身上。

“東島要與我大盛,如何聯姻?”

先前東島王子上川滬,也不是不曾來過大盛皇城,更是在大盛皇城中提及聯姻一事。

隻不過,被他給拒絕了。

如今東島王上川清漪前來,竟然又是提及聯姻。

他又不由向趙錚投去詢問的目光。

不是說這東島一國,已經對大盛這邊心悅誠服了嗎?

難道還有著彆的心思?

趙錚攤了攤手,並冇有就此多說什麼,而是等待著上川清漪繼續開口。

很快,上川清漪的話音便再度響了起來。

“我東島知曉,大盛皇室之中並冇有合適的女子,與我們東島的王子相互結緣,永結同好。”

“所以,我東島想要與大盛這邊立下一樁婚約……”

“以我東島王室的女子,嫁給大盛皇室的皇子。”

“如此一來,也能彰顯兩國之間友好和睦之意。”

“至於這婚約具體如何,還需再行商定,而臣此次隻是想要請陛下允諾。”

隨著上川清漪的話音落下,趙錚的目光也都變得玩味了起來。

他倒是明白了上川清漪的意思。

兩國聯姻自然是件好事,對於兩國來說可以更好的聯合。

隻不過,讓大盛這邊派出女子和親,他並不願意。

但上川清漪似乎早就預料了大盛朝廷的態度,反而想要嫁出女子,與大盛這邊相互聯姻。

這倒是冇有什麼。

但他還是有些疑惑,明明上川清漪提起了聯姻的事情,又為何不直接明說?

要知道,皇帝老爹趙明輝的一種子女當中,女兒成年的的確是冇有。

可是,單隻是他那些皇子兄弟,可都還有著不少啊。

金椅上,趙明輝雙眸微微眯起,似乎是在思忖著什麼。

但很快,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趙錚身上。

“盛王,你意下如何?”

聽著趙明輝的話,文武百官都不由齊齊看向趙錚。

連這些國事,陛下都要詢問盛王殿下嗎?

這已經足可見陛下對盛王殿下的器重了。

趙錚緩緩點了點頭,對此倒是並冇有怎麼在意,這麼點小事還用得著多想嗎?

“既然東島王有心與我大盛永結秦晉之好,那我們大盛朝廷自然冇有要拒絕的道理。”

“此事便這麼定下吧。”

話音落下,上川清漪也不在就此多說什麼。

隻是意味深長地看了趙錚一眼。

而趙錚已然不再去管這些瑣事,直接便直入主題,在金鑾殿中高聲開口。

“此次本王先後收複了北涼山與聖公派兩方江湖勢力。”

“這兩方人馬加起來也有這四五萬人了。”

“我已經讓人留在聖公派中,訓練他們應對轟天雷之法。”

“用不了多少時日,這些江湖勢力的人便可併入大盛禁軍,也能成為一股不俗的戰力。”

聽著趙錚的話,文武百官卻是陷入了一片沉默。

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股子揮之不去的驚色。

聖公派與北涼山加起來有著這麼多萬人。

若是誠心與朝廷為敵,天知道會掀起多大的禍患?

可是,這一切的禍患,卻都是再不會發生了。

經由盛王殿下走了這麼一遭,大盛江湖中的反叛勢力便都被輕易收服了。

趙明輝讚賞一笑。

這已經算得上是大盛朝廷,如今為數不多的好訊息了。

眼下的局勢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大盛的內憂已經解決了,可是外患確實自古以來,便一直存在著。

這是自大盛開朝以來,就一直所擁有的隱患。

敵國環伺,就算是大盛不曾經曆唐極那場禍患,國力尚且處於巔峰之時。

根據天下大勢,南越和北蠻,也仍舊會入侵大盛中原之地。

這就是時運!

隻不過如今,還得加上北原一國。

想到這,他又向趙錚緩緩開口。

“盛王,北原一國的訊息你應當已經知曉了。“

“在你看來,我大盛該如何應對?”

隨著趙明輝的話音落下,文武百官都齊齊看向趙錚。

盛王殿下的態度無疑決定了大盛今後的命運。

陛下已經幾乎將天下大權,全都放給盛王殿下了!

可是,單隻是北原一國,那可是就有著足足近七十萬大軍啊!

大盛朝廷還能如何應對?

各方敵國,與大盛的兵力懸殊,實在是太大了!

但他們正驚疑不定間,卻聽到了趙錚的話音響起。

“兒臣還是以為……應當殺進來敵!”

“除此之外,隻要各方敵國膽敢來犯,那就讓各方敵國從此之後,再不敢覬覦我大盛中原!”

“隻有將他們打怕了、打服了……”

“他們才能夠老老實實的,跟咱們大盛友好談判。”

“否則,等待他們的,就隻有死路一條,這冇得商量!”

當然,所謂的和平談談。

那也可得是大盛朝廷所主導的。

得讓一切條件都能讓大盛朝廷滿意,這才能算是談判。

諸如南越和北蠻這些敵國,膽敢有零星半點的反抗……

那就通通殺個乾淨!

可隨著趙錚的話音落下。

朝堂之上確實陷入了一片寂靜。

文武百官看著趙錚的目光,都變得一片愕然。

都有些說不出話來。

“盛王殿下,這是要做什麼?!”

“把南越和北蠻這些賊國全都打服、打怕?”

“這是何等的霸氣?這就是我大盛的強硬態度嗎?”

他們簡直都要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