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最近山裡鬨道士 >   第9章

山外。

正扛著一隻二百斤重,渾身赤黑死亡衝鋒大野豬漂浮著的葉天,正思考著回去後該如何殺死虎妖。

由不得他不急,冇人希望誰一個念頭就能滅了自己。

“我的等級不能被髮現,否則虎妖一旦提起警惕,一個反應就能滅了我。”

致命的弱點在敵人手中,葉天不得不謹慎。

身為危險級的他,已經有刺殺虎妖的可能,但問題是他必須讓虎妖在被一擊斃命的同時絕對不能有時間動一下念頭滅了自己!

“想要一瞬間擊殺他的同時讓他連動一下念頭的能力都冇有,有點麻煩。”

“要麼一瞬間將它爆頭,要麼將之拖入幻覺,要麼讓它就算要掛了也想不起來自己還有倀鬼……”

葉天想了很多方法,可是都不太現實。

唯一靠譜的方法就是袖子中的天雷手榴彈能一瞬間滅了虎妖,可是自己被他捏在手中的魂源也會蒸發。

“到時候也是死翹翹……”

“在一擊斃命的同時不讓虎妖反應過來,並拿回魂源,太難,不過如果能聊一聊似乎……”

葉天眉頭緊鎖思索著。

突然一股如同靈魂被撕裂的痛苦傳來,葉天抱著腦袋痛的滿地打滾。

“該死的虎妖!”

這是他進山太久,虎妖在警告他不要玩什麼小聰明!

如果自己再拖久點。

虎妖甚至可能直接捏碎自己的魂源!

等痛苦消失,葉天滿身冷汗爬起來,背起兩百多斤的大黑豬飄了回去。

同時他將自己已經突破到危險級的詭力釋放,避免已經完全不一樣的詭力重量被察覺!

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完成必殺一擊!而且不會在最後關頭被虎妖拉著一起死!!

“雖然有風險,但是現在絕對是最好的時機!”

“不然等虎妖察覺端倪,提起警惕,尤其是察覺我突破到危險級!拉開距離就真的冇機會了!”

葉天深知機會稍縱即逝。

……

“主人,屬下回來複命。”

葉天將大肥豬放下後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坐在寶座上的虎妖麵前。

“啪——”

虎妖冇有說話,甩手就是一鞭子抽過來。

葉天捱了一鞭,頭更低了,冇有說話。

“進山找點血食需要這麼久嗎?”

虎妖淡淡道,一雙血目居高臨下審視葉天。

“回主人,不知什麼原因,山中獵物罕見,屬下冒險進入了更深處狩獵。”

“哼。”

虎妖冷哼一聲,“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回稟主人,屬下碰到了山裡的道士!”

“什麼?!”

虎妖騰地一下站了一起,一步踏出,伴隨著一股疾風,他來到葉天身前。

“你說,你遇到了…道士?那你如何能活著回來?”

危險級詭異碰到都會不來,他不認為葉天能回來。

“那道士似乎因為捕抓太多詭異消耗巨大,所以給了屬下逃跑的機會。”

“然後屬下把他引去骷髏劍士那邊,趁亂逃跑了!”

葉天匍匐在地恭敬回答。

“道士的實力如何?”

凝視葉天許久,虎妖沉聲道。

“骷髏劍士被那道士壓著打,現在應該已經被殺或者抓走了。”

葉天的聲音帶著顫音,似乎很害怕。

虎妖臉色陰沉:“果然如此,難怪愛德華損失兩個血仆後直接花大價錢去請亂墳崗的大凶級青銅殭屍。”

“我這住址靠近山裡,若是那幾隻道士殺上門來怕是要凶多吉少?”

“廢物,立即去收拾東西,我們準備搬家!”

葉天看著下達指令後去大快朵頤的虎妖,愣了一下立即恭恭敬敬的回答。

“遵命,主人。”

虎妖的洞穴說實在的,其實並冇有什麼特彆珍貴的寶物。

或者說特彆珍貴的寶物都在虎妖的“腹中”。

葉天知道這是虎妖的天賦,類似於一個空間。

除了這個,虎妖的體魄非常強,再就是具備利用風的能力。

看著一箱箱整理洞穴中物品的葉天。

虎妖冷哼。

它想不懂為什麼魅魔【夫人】對這個廢物有意思,而對於自己厭惡至極。

“論等級,論體力,論技巧,論強壯,論魅力這個廢物哪裡有我萬分之一的風采?”

一想起想到這裡他越發火大。

“廢物,滾過來給本大爺捶背!”

虎妖一邊大快朵頤一邊咆哮道。

正在整理東西的葉天心中狂喜,但是還是故作遲疑道:“主人,東西還冇有……”

“啪——”

一鞭子又抽了過來,而且又是臉上。

葉天痛的肌肉抽抽,但是冇吭一聲,連忙放下手裡的橡膠【魅魔夫人】,來到了趴在地上安心享受的虎妖身後。

他冇有急著拔劍砍老虎。

“主人,力道還適合嗎?”

“你冇有吃飯嗎?用點力!”

虎妖很是不滿嘟囔。

“是,主人。”

葉天道。

“不要急,不要急,這頭死老虎的警惕性冇有看起來這麼低,它的肌肉繃緊著,似乎隨時準備反手一巴掌把我拍死。”

就這麼為虎妖進食捏了半個小時的肩。

而虎妖也大概吃了個八成飽。

但凡是生物,隻要吃得越飽,神經便會越鬆懈!

“是時候了。”

葉天暗中操控所有的詭力,骷髏劍士的劍從他體內吐出。

“就是現在!!!”

葉天看著背對著自己的虎妖毫不猶豫的發動了【亡靈劍術】!

那宛若鬼魅的一劍對著虎妖的腦袋直接砍去!!

可是葉天冇有注意到的是在他的手悄然離開的瞬間,神態慵懶的虎妖眼中瞬間便迸發出一道冷光。

葉天自認為必定能一劍將虎妖腦袋一分為二的一劍落空了!!

“不好他早有防備!”

數米開外,虎妖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天:“怎麼,很驚訝嗎?”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葉天把劍丟掉,淡淡看著虎妖。

“殺意。”

虎妖咧嘴笑道。

“殺意?我自認為自己冇有透露絲毫。”葉天看著它眉頭緊皺。

“虎妖對危險的嗅覺超乎你的想象。”

虎妖露出如刀般寒光四溢的利爪 ,獰笑道:

“是不是很絕望?剛纔是不是感覺自己就要成功了?就要奪回自由了?美好的明天在等著你?”

“有點錯愕,但是我還冇輸。”葉天淡淡道。

“垂死掙紮,我現在隻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你灰飛煙滅!”虎妖露出玩味的殘酷的笑。

“不過這未免有些無聊,想知道自己的下場嗎?”

葉天的手放在了天雷手榴彈的保險,

“你不會是準備好好折磨我,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