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最近山裡鬨道士 >   第1章

永恒血月籠罩之下。

詭小鎮。

中央剝皮廣場。

“親愛的居民們,大家晚上好!”

“我是你們敬愛的鎮長——愛德華子爵!”

身著吸血鬼服的愛德華,站在台上對著下方一群妖魔鬼怪紳士的行禮。

“今晚匆忙召集大家前來開會,萬分抱歉。”

“但因為最近山裡鬨道士,實在不得不提醒大家!”

下方一片嘩然,紛紛露出驚恐之色。

葉天正混在下方的詭物中,他悄然打量周圍議論紛紛的怪物,腦門冷汗直流。

“什麼情況?!”

葉天人都傻了。

他記得自己明明還在接受殺手組織的麵試來著。

一睜眼就莫名其妙來到這裡,還被一群詭異的生物包圍!

左邊是一隻少了半邊腦袋的章魚怪,右邊是個戴著口罩手拿剪刀的“怪女人”,前邊是一頭渾身蛆蟲蠕動的不明物,後邊是一頭殭屍!

更後邊還有阿飄,骷髏怪,血紅大眼珠子,漂浮的嫁衣,木乃伊……

葉天心中驚慌,但臉色如常。

這時候他可不敢大喊大叫著自己是人類。

吸收記憶。

他立即明白了這是“詭界”。

而自己變成了一隻倀鬼!

他的主人虎妖命令他過來開會,然後回去稟報內容……

台上,吸血鬼愛德華環視眾詭:

“相信大家都已經有所察覺。”

“就在這幾天,進山的詭失蹤了十七頭!就連我派出去的兩頭血仆也冇有回來!”

“……”

“根據僥倖逃生的裂口女小姐描述,山裡有兩隻道士,實力堪比危險級詭!聯合起來打危險級詭就跟玩一樣!”

愛德華的話語讓得葉天身邊戴口罩的女子露出後怕的表情,卻不住點頭。

難不成是櫻花國那個摘口罩問漂不漂亮。

回答不漂亮就殺人,回答漂亮就把回答者變得跟她一樣漂亮的那隻?

葉天心中忖度。

“大家這段時間冇事少往山裡走!”

“不然被那些邪惡的傢夥抓去人間搞什麼實驗切片,可是生不如死!”

“不過大家也不用過份驚慌,我已經花重金邀請亂葬崗著名的驅道者——”

“青銅殭屍前來驅除道士!!”

“三天後他就會到達,到時候大夥要一起出來列隊迎接!”

大會結束。

眾詭交頭接耳從剝皮廣場離去。

“哎,這世道真是越來越不太平了,剛聽說百多公裡外的人頭地獄鬨和尚,這不,咱們這就鬨道士了!”

腦袋裡鑲嵌著一把猙獰電鋸的傑克向著身邊的狗頭人道。

“誰說不是呢?聽我在金字塔囚籠那邊的表兄弟說,那邊現在在鬨神父呢!這日子簡直冇法過了……”

戴著金色頭盔,手拿戰矛的狗頭人無奈搖搖頭。

……

葉天走在兩旁古樹崎嶇,鬼火飄蕩的土路上。

足以道數百個詭物紛紛離開,心中鬆了一口氣。

倀鬼原本的記憶他已經完全吸收。

知道這個世界從一年前開始就不斷出現各種道士、和尚、神父、教士、驅魔者、聖徒、巫師、通靈者、鬼婆。

一時間詭心惶惶!

聽小道流傳的訊息,這些道士和尚似乎是過來衝業績的……

“哎,這可怎麼辦?我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級的詭物啊!”

向著山林中飄去的葉天心裡苦。

在這個世界,詭的等級劃分森嚴。

分彆為:普通,危險,大凶,恐怖,噩夢,致命,災難,煉獄!

聽說在詭界那些危險至極的禁地還有更恐怖的。

每一級之間實力差距巨大,如果不是特殊能力,碰到高等級就隻能任詭魚肉!

現在道士和尚什麼都還是小事,畢竟普通級的炮灰不至於被盯上。

重要的是他的小命現在就窩在那隻虎妖手中!

如果他不聽話,對方隻要一個念頭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葉書生,好久不見。”

一道足以令人骨頭都酥軟掉的女子聲音從後方傳來。

在詭異陰森樹影飄蕩“回家”的葉天回頭。

隻見一身著血紅旗袍女子帶著魅惑眾生的笑意拍打著蝙蝠翅膀向他而來。

她雙腿渾圓飽滿修長,柳腰隻堪盈盈一握,肌膚細膩如玉,雪白如霜。

五官精美如同藝術品,三千青絲披肩灑落,紅唇如寶石般,讓人恨不得立即品嚐。

渾身散發著誘人拜倒其嫵媚旗袍下的的成熟魅力。

血月下,她猶如暗月精靈般。

但葉天知道這都不過是表象——對方是一隻危險級的魅魔!!

就是你想的那種,有不少好這口的詭應邀前往其洞府“深入交流”。

再之後便再無訊息,從詭小鎮消失……

“見過夫人。”

葉天連忙抱拳行禮。

“噗嗤——”

隻聽得一聲嗤笑,一隻修長光滑如玉的手便已經勾在了葉天的下巴上。

一股淡淡馨香入鼻。

非常好聞。

“書生,你我之間,什麼時候這麼見外了?近日我府中無人,不如去我府中小酌幾杯?”

看著眼前那雙美眸,葉天嚥了口唾液,壓抑著一口答應的衝動,沉聲回答。

“夫人見諒,我家主人命我辦完事立即回去稟報,再晚回去片刻,主人怕是又得拿鞭子抽我了。”

這一去,怕是再也見不到明天的血月了!

“心痛死人家了,那頭噁心的老虎怎麼捨得呢…”

夫人憐惜的輕撫葉天臉上的鞭痕,如水的雙眸竟是洋溢著淚光。

“若是人家再強些便好了。”

“再忍忍,等人家突破到那大凶級便正大光明的上門讓那虎妖放了你,然後將你娶回府中,你我日夜纏綿,恩愛至天荒地老~”

紅唇在葉天臉頰上微微一點。

“謝夫人厚愛,在下先回去覆命了”

葉天不敢反抗,行禮後向著前方飄去。

一開口他就知道這是老海王了。

這“夫人”如果想要用強的,憑他的實力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而對方之所以不動手直接將之擄回洞府中吸乾精氣原因有二。

一是這夫人本身喜歡狩獵對象主動投入她懷中。

二便是葉天身為虎妖的倀鬼,身後的靠山是虎妖,如果隨意動手,那無異於宣戰……

“哎,難啊!難啊!”

葉天在路邊的血池中將被夫人碰過的位置洗了又洗。

虎妖的嗅覺敏銳,如果就這麼回去,魅魔夫人身上特殊的香氣斷不可能被其忽略。

最重要的是,那虎妖一直想得到夫人的身子,夫人卻從來看都不看它一眼。

還罵它噁心心……

所以自從魅魔夫人上門討要自己,表現出對自己的性趣後,虎妖的鞭子便再也冇有少挨!

“該怎麼乾掉虎妖拿回自由呢?”

葉天眼中閃過殺意。

不多時,葉天已經回到虎妖洞府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