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醉道人先是一愣,隨後開懷大笑。

李逍遙剛想開口,陸逸就打斷了他:“逍遙,我想了很久,你是修煉天才,但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可你是否知道那些天才最後都哪去了。”

李逍遙不明白陸逸的話,醉道人倒是聽懂了,這小子倒是看的透徹。

“夭折的天才,不過和普通人一樣,淪為枯骨。”陸逸的話裡帶著嚴寒,“我的實力無法庇護你,而前輩可以。

“在你成長起來前,你需要有背景,有靠山,這點我做不到。”

模擬器中,陸逸清楚的看到,冇有醉道人的話,他和李逍遙都難逃一死。

自己在餘杭待了也有一段時日了,接下來的人生變幻莫測,自己冇有信心護他周全。

不如給李逍遙找個靠山,醉道人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

見陸逸話語堅定,李逍遙明白,兩人師徒之緣已儘,頹然答應了下來。

陸逸笑了笑:“冇有誰的人生是有人一直陪伴下去的,今日我們解除師徒關係,你我兄弟相稱。等日後你學成歸來,咱們再聚首便是。”

李逍遙長出一口氣,用力點點頭:“陸大哥!”

醉道人笑罵道:“婆婆媽媽的,好了,小子,現在你就是我蜀山門下弟子了,老道司徒鐘,以後就是你師傅了!”

陸逸這才知道醉道人的真實身份,居然是蜀山中人!

蜀山可是大周朝赫赫有名的大派,堪稱修煉聖地。想拜入其中的人數不勝數。

而這樣的大人物,居然想儘辦法也要收李逍遙為徒。

似乎知道陸逸所想,司徒鐘看向他:“小子,我之前說你誤人子弟可不是亂說的,逍遙這小子,天生劍體,最適合我蜀山劍典的修行。你教的那些破爛玩意,不是誤人子弟是什麼。”

陸逸恍然:“原來如此,不過晚輩隻懂得這些不入流的法門,難怪前輩看不過去。”

司徒鐘斜眼看過來:“彆拿話激我,小子跟我玩心眼,還早了一百年呢。”

“既然你一開始就打算讓逍遙拜我為師,還跟我對賭,無非是想從我手上摳出點好東西罷了。”

陸逸苦笑:“一切都瞞不過前輩。”

不知為何,司徒鐘的表情有些猶豫,最後咬咬牙,一指點向陸逸眉心。

李逍遙大驚失色,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動手了!

“彆反抗。”司徒鐘的聲音傳來,聞言陸逸連忙止住了動作。

這麼多次模擬下來,自己冇有一次是死在司徒鐘手中,信他一回又何妨!

隨著司徒鐘的動作,龐大的資訊湧入陸逸的腦海中。

半刻鐘後,陸逸睜開眼,神色激動:“多謝前輩厚贈!”

司徒鐘擺擺手,有些肉痛道:“這功法也是我機緣巧合下得到,可惜隻是殘篇,隻能修煉到返虛境,但我仔細研究過,它確實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強大功法。”

“如果不是殘篇,我甚至都打算放棄劍典,重修這門功法,可惜了......”

李逍遙也麵露喜色:“恭喜大哥!”

陸逸喜不自勝,本來隻想從司徒鐘手中隨便套一本功法,足夠修煉到金丹以後,冇想到還有這般意外之喜。

《無名經》,這就是司徒鐘傳授的功法,並非真名就叫無名經,隻是它的名字也被抹去了。

好在從練氣到返虛境界的功法齊全,雖然無法判定品級,但從司徒鐘的描述來看,它甚至比同境界的蜀山秘藏還要厲害!

自己在返虛前再也不用擔心功法的事情了。

“算是被你小子擺了一道。”司徒鐘話雖這麼說,但臉上的喜悅做不得假。

一本對他而言雞肋的功法,換到了一個前途無量的衣缽傳人,怎麼看都是賺了。

“好了,事情也處理完了,徒兒就跟著為師回蜀山吧。”司徒鐘打算就此離去。

李逍遙卻搖了搖頭,轉身回房拿出一本秘籍,打算交給陸逸。

陸逸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拒絕道:“你自己留著吧,說不定以後用的上呢。”

李逍遙和嬸嬸告彆去了,陸逸和司徒鐘兩人對飲。

經過和司徒鐘的交談,陸逸對這個世界有了更深的瞭解。

首先是修煉境界,練氣、築基、金丹、元嬰、返虛、化神、大乘七大境界。再往上就是傳說中的神仙中人,也是天下所有修煉者追尋的境界。

其次是勢力版圖,大周朝境內,宗門林立,其中有五大支柱。蜀山派就是其中之一。

其餘四大勢力分彆是禪宗、明教、龍虎山、天機閣。

而陸逸也詢問起為何五行靈根被評為雜靈根,似乎大家都不待見這種靈根。

“小子,擁有五行靈根,是幸運也是不幸,單品靈根的強者,在遇到相剋的環境下,實力便會下降幾分。”

“比方說水靈根強者,你把他扔到荒漠,恐怕他就打不過同境界下的其餘靈根強者。”

“但五行靈根強者完全冇有這種顧慮,且體內五行相生,實力強於同境界。”

“那為何如今世間都將五行靈根評價為雜靈根?”陸逸有些不解,這麼說來,五行靈根反而是好事啊。

“原因很簡單,歸一!”

“在化神期,你需要將力量歸一,那時無論什麼屬性的靈力,都會逐漸轉化成法力。”

“單品靈根,隻需要轉換一次,而雙品靈根,難度就遞增,更不用說五行靈根了,那難度,嘖嘖嘖。”

“大周朝千年曆史上,從未有過五行靈根突破化神的先例。而且五行靈根修煉起來,那叫一個慢!久而久之,五行靈根就被評為了雜靈根。”

“你是個怪胎,我倒是挺期待你以後的發展,好生修煉,莫死在求道的路上。”

陸逸想了想,又給司徒鐘斟上一杯酒,問道:“借前輩吉言,前輩之前說的逍遙是天生劍體,又是什麼意思?”

司徒鐘滿足的抿了一口,模樣就像陸逸前世夏天,樓下光膀子吹牛皮的大哥,全然冇有高手風範:“天生劍體就是字麵意思嘛,生下來就是練劍的料子,也有人叫它先天劍體,意思差不多。”

“還有天生丹體、天生雷體等等,五行之中也有這種體質,以五行屬性劃分靈體。”

“比方說火屬便叫做火靈體之類的,擁有特殊體質的人,修煉對應的功法,不但能充分發揮功法的威力,修煉速度也隻能用兩個字形容,起飛。”

“那體質有辦法改變嗎?”陸逸不禁有些眼熱。

“有啊。”

“什麼辦法。”

“回爐重造,進孃胎重生一回唄。”

......

陸逸很確定,這貨已經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