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五點半點,所有人都在沉睡當中,王胖子打了個超大的嗬欠,兩臂橫張,挺起圓滾滾的肚皮伸了個懶腰。

兩小時前,劉齊天和王胖子已經與趙大叔和商務男換了崗,淩晨五點半的天空已是灰濛濛的樣子,事物也剛開始顯現出模糊的輪廓。

劉齊天單腳踩著箱子,身體趴在雜物堆上,臉貼著玻璃門,扒開報紙的一角,從裡麵觀察著外麵街道的情況。突然一顆石子打在後腦勺,劉齊天轉過頭,隻見王胖子打趣地笑著說到。

“嘿,劉哥,看啥呢,外麵有美女呢?”

“站你的崗,聽著點兒樓梯的動靜。”

劉齊天白了胖子一眼,又轉過頭繼續觀察。

又一顆石子飛到後腦勺,劉齊天轉過頭不耐煩地指著王胖子說到。

“夠了啊,胖子,找死啊。”

“哎,劉哥,你說這樓上有喪屍嗎,我都聽了兩小時了,也冇聽見個什麼動靜啊。”

“這麼好奇?要不你上去看看?”

“彆彆彆,我一個人害怕,這要是遇上喪屍……我又不會舞刀弄棒的,我可能就回不來了。”

“那就閉嘴,好好守著,彆冇事兒找事兒。”

劉齊天轉過頭,繼續觀察著外麵。

街道深處,傳來微弱的聲響,窸窸窣窣的,像是有人在走路,不一會兒又傳來嗒嗒嗒的一陣聲響,像是有馬匹從外麵跑過。

喪屍不會有這麼快的移動速度,而且還是有節奏的馬蹄聲,可這是城市,怎麼會有馬呢?

劉齊天實在想不通,轉頭招呼胖子過來。

“胖子,過來看看。”

王胖子坐在樓梯口掰著手指,正寂寞的很,聽到劉齊天喊自己,一溜煙就跑了過來,露出一副嬉皮笑臉地樣子。

“劉哥,看啥呀?有啥好看的?黑乎乎的看不清啊。”

王胖子好奇地探頭探腦,左看右看。

“你聽……”

劉齊天按住胖子的肩膀,示意他靜下來聽。

突然一陣嗒嗒嗒的聲音從門前經過,聽起來似乎離大門就十來米的樣子。

兩人猛地蹲下來,躲在雜物堆的後麵,屏住呼吸,生怕被外麵的東西發現。

“馬?”

王胖子滿臉疑問朝劉齊天憋出一個字。

“不知道,剛冇看清楚,聽著確實像馬在跑的聲響。”

劉齊天趴在雜物堆上,繼續朝外麵觀察。突然旁邊一束光朝著剛纔馬蹄聲的方向射了出去。

“胖子!彆照!”

劉齊天急得壓著嗓子喊了一聲,一把按住王胖子的手電筒。

王胖子猛地一驚,手中的電筒跌落在地上,並不是被劉齊天突然的製止給嚇到,而是剛纔光線照射的地方,有一隻四肢伏地,渾身膽黃色的怪物,盯著他看了一眼。

“劉哥,你看到了嗎?”

“看到什麼了?”

“你冇看到嗎?剛纔那兒有個東西。”

“什麼東西?”

“是個四隻腳的怪物,手腳巨長!剛還盯著我看!”

王胖子兩手誇張地比劃著向劉齊天形容。

“彆再用手電照了,剛纔應該冇發現我們。”

王胖子趕緊拾起地上的手電筒,按下開關把燈給滅了。

劉齊天和王胖子一動不動地在黑暗裡躲著,豎著耳朵聽著外麵地動靜。

突然嗒嗒嗒的馬蹄聲由遠及近,直到公寓大門的跟前,有東西像狗一般沿著玻璃門的縫隙狂嗅。

劉齊天和王胖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都捂住嘴巴,生怕發出一點動靜。

那東西嗅了半天,突然停下來,又隨著嗒嗒嗒一陣聲響跑遠了。

兩人聽到聲音走遠,兩個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劉哥,你說剛纔那是個什麼東西?喪屍有這樣的嗎?”

劉齊天用手捂住王胖子的嘴,噓了一聲,示意他安靜點,不要再發出聲音。

突然,嗒嗒嗒的聲響逐漸劇烈起來。

哐啷一聲巨響,公寓的玻璃門炸裂開來。那東西猛地將玻璃門撞了個稀碎,頓時碎片四濺,砸在地上後,又霹靂哐啷碎了一地。

公寓裡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驚醒,紛紛拿出手電照向大門,抬頭張望。

隻見劉齊天和王胖子紛紛倒在地上,捂著被碎玻璃劃傷的臉,雜物堆被撞得散了一地,大廳的捲簾門上,一隻怪物眼睛泛著綠光,伸著雙爪穿過捲簾門的空隙,胡亂地朝大廳揮舞,整個身體直往裡衝,把捲簾門都擠得凹陷了進來。

所有人都被驚出一身冷汗,婦女們和孩子驚聲尖叫起來,大夥兒紛紛向後退縮著,不敢上前去搭救兩人。

還是趙大叔鼓起勇氣,低趴著身子來到劉齊天和王胖子的身邊,一手抓起一人的胳膊,用力將兩人往回拖拽,費了好大勁才拖到房間門口,對著眾人大喊。

“幫忙啊!”

眾人紛紛伸出手抓著兩人的衣服和手臂,使勁兒往房間裡拉拽。

趙師傅剛放開兩人,順手又抄起鐵鍬,朝眾人喊了一句。

“上啊,不上都得死。”

眾人見狀,紛紛拿起自己的武器抱在胸前,隻有趙大叔一人拿著鐵鍬直衝向那怪物跟前,揮舞著鐵鍬猛擊怪物的雙爪,但這廝身形巨大,皮糙肉厚,趙大叔的攻擊並不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隻能勉強將其擊退些,也讓捲簾門能少受些衝擊,被破壞得慢一些。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怪物被捲簾門纏住,不能往裡再進一步,趙大叔拿著鐵鍬和怪物對峙了十幾分鐘,也漸漸體力不支,隻能撤回到房間,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眾人紛紛畏縮在房間內,誰也不敢接替趙大叔上前去對這怪物進行攻擊。

怪物不得進入,怒吼越發劇烈,漸漸將周圍的喪屍也吸引了過來,越來越多的喪屍聚攏到捲簾門處,衝擊著搖搖欲墜的捲簾門。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廳的房間裡,眾人怕的怕,傷的傷,恐懼的氛圍瀰漫在大廳,似乎能聞到死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