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莉把劉齊天帶到辦公室,示意他坐在辦公桌對麵的凳子上,隨後鎖上房門,這纔開口說話。

“兒子,你怎麼一個人跑去停屍間了?”

李莉彎下腰,兩手抓著劉齊天的胳膊,湊近了看著他的臉龐,關切地問到。

“媽,我想去看看白天送進醫院的老頭,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被咬的老頭,他真的是被咬死的,我剛纔看到他的脖子都被咬掉一半。”

劉齊天瞪大眼睛,焦急地向李莉說道。

“兒子,你剛纔在停屍房看到的和聽到的,無論是死人還是活人,答應我,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好嗎?”

李莉臉上掛滿了擔憂,抓著兒子胳膊的手似乎也更緊了。

“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兒子,媽媽不能告訴你太多,隻是你要記得,千萬不要再和人提起停屍間的那個老頭,還有公園的紅衣女子。”

李莉死死盯著劉齊天的眼睛,似乎要他發個毒誓,打死也不能把這些奇怪的事說出去。

“媽,這兩天發生的事太奇怪了,你可以告訴我一些什麼嗎,不然我心裡一直都不安心。”

劉齊天依舊死死等盯著李莉的眼睛,麵露疑惑,乞求似的說到。

李莉兩手放開劉齊天的胳膊,若有所思的直起身,歎了口氣。

“唉……兒子,有些事不該讓你知道,因為會招來殺身之禍,我不能把你置於這麼危險的境地,但是看這兩天發生的事,我感覺他們應該開始行動了。”

“媽,什麼行動?”

“兒子,為了保護你的安全,接下來我告訴你的事,千萬不要說給彆人聽,你如果遇到了這些事,就躲得遠遠的,千萬不要去接觸他們,知道了嗎?”

劉齊天疑惑地點了點頭。

“今天你看到的那個老頭,確實是被紅衣女子咬死的,與其說是咬死,更不如說是被吃掉,我猜測那個紅衣女子,是被某種病毒感染,病毒的來源應該是來自一個名叫“創世紀”的公司,我曾經幫助政府研究過很多病毒,也曾對這個叫創世紀的公司有過一些瞭解,他們明麵在研究一些延年益壽,恢複人類青春活力的藥劑,背地裡卻在研究病毒,通過售賣病毒武器給全世界的國家,挑起各國的戰爭,大發戰爭財。”

李莉端起桌上的水杯,匆匆喝了一口,接著說道。

“通過瘋狂的斂財,這個公司已發展了很多地下組織,分佈在各個國家的城市,儘管各國政府都喊著要蒐集他們的罪證,但是迫於生化武器的競賽,冇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做出實際的行動,世界舞台上的明爭暗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行為已經司空見慣,更何況還是病毒類的生化武器,不說支援或放任他們研究病毒,隻要能增加軍事力量,哪怕用於見不得人的軍事行動,冇有哪個國家會真正地動手打壓。根據我獲得的最新情報,最近的調查表明,他們已經在研究名叫“亞當”的病毒,並且已經在活人身上進行實驗,我想那個紅衣女子,應該就是亞當病毒的**,我們的城市,也開始成為了他們的實驗場。”

劉齊天被李莉的一番話震驚了,久久冇有回過神來。

創世紀公司,亞當病毒,**實驗,紅衣女子……

此時劉齊天的腦袋如同漿糊一般混亂,六神無主地看著李莉,根本無法接受如此多且離奇的資訊。

“小天,你聽著……小天,你看著我,媽和你說,接下來的幾天,城市裡可能會爆發很多事,你記住,千萬不要捲入進任何事,明天一早就出院,回家後,儲備好糧食和水,待在家裡,冇有事的話就不要出門,我這兩天應該會去參加政府的相關工作,有什麼情況我會及時聯絡你,如果遇到困難,就給媽媽打電話。”

劉齊天仍舊被剛纔的話鎮住了,默默地點點頭,呆呆地看著李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休息了會兒,已經是晚上11點鐘了,李莉把劉齊天帶回到病房,囑咐了幾句,就離開了。

劉齊天躺在床上,腦子裡還在思索著,想著把所有的事都串聯起來。也許是受到太多驚嚇,突然安靜下來,腦子似乎變得沉重起來,不一會兒便沉沉睡去。

醫院停屍間,白色的蓋佈下,突然發出一陣抽搐,藍色的液體滴落在地板上,滴答……滴答……一隻乾枯的手突然從邊緣滑落,指尖慢慢長出尖刺……

走廊儘頭,叮的一聲,電梯口被手電筒的強光照亮,一位護士緩緩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