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小天……”

“誰……誰在叫我……”

“是媽媽呀……小天……小天……”

“媽媽?媽!”

劉齊天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一群白衣天使圍著,強烈的白光籠罩著周圍。

“媽,我是上天堂了嗎?”

劉齊天問著這個自稱媽的天使,眼睛還在睜眼和閉眼之間迷離。

“傻兒子,這是醫院,什麼天堂不天堂的。”

李莉關心地摸著劉齊天的頭,幫忙整理著額頭前淩亂的髮型。

“李醫生,您兒子恢複得挺好,冇啥大問題,休息一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老王,多謝了,改天請你喝茶。”

李莉直起身,雙手合十對著王醫生道謝。

李莉是市中心醫院的神經科醫生,作為醫院神經科主治醫生,一生榮譽無數,隻是躬身於工作,在家庭方麵存在疏忽,因此早些年就與劉齊天的老爸離婚了。

看見兒子醒過來,李莉臉上的擔憂纔有些許退散,手忙腳亂地照顧起兒子來。

“媽,我怎麼會在醫院呢?”

劉齊天一臉疑惑地望向李莉。

“你暈倒在路上了啊,你不記得了嗎,有好心人給你送來醫院了,今天一早,醫院的同事通知我,我就立馬過來了,你可把我嚇死了。”

“我記得……媽!我看到了好恐怖的東西,有個女人咬了個老頭,不不不,是吃了他……。”

劉齊天蹭的一下坐了起來,麵露驚恐地向李莉描述昨天傍晚發生的事,激動地差點從病床上蹦了起來。

“你在胡說什麼呀,兒子,是不是做噩夢了,好好躺著。”

李莉關心地扶著劉齊天躺下,眼睛卻未聚焦在兒子身上,似乎在思索著什麼,臉上浮現出一絲的不安。

“好了,兒子,你先休息吧,我先回辦公室了,好好在這兒休養一天,明天我就帶你回家。”

李莉把被子給劉齊天蓋好,摸了摸兒子的額頭,思索了一小會兒,便急匆匆地走出了病房。

劉齊天心裡想著昨天傍晚的事,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在病床上休息了一天,劉齊天本來輾轉反側的,誰知到了下午反而睡著了,可能是想太多事了,導致腦袋昏昏沉沉的吧,到了晚上八點多鐘,也未見醫生和護士來通知自己吃飯,他心裡想著,這醫院的服務態度也太差了吧。

“反正閒來無事,自己覓食去,順便看看有冇有公園的新聞啥的,出了這麼大的事,應該有新聞報道吧,不知道有冇有造成恐慌。”

劉齊天一邊想著,一邊穿好鞋子,向著病房門外走去……

“這破醫院到晚上真是安靜得出奇啊,燈這麼暗,真慎得慌。”劉齊天心裡一邊想著,一邊跟著指示牌走向走廊儘頭。

路過護士服務站,站台後麵的護士姐姐衝他笑了一下,本來劉齊天就一米八的大高個,人也長的白白淨淨的,妥妥一個大帥哥,就是這一身病人服穿在身上,有點對自己的形象打折扣。“但是也不妨礙護士小姐姐的喜愛呀,嘻嘻。”劉齊天心想著,也回敬了一個笑臉。

“您是要找什麼嗎,劉先生?”

護士小姐姐關切地問道。

“哦,我隨便走走,無聊,隨便看看。”

“您吃過晚飯了嗎,李醫生交代我,如果您出來病房,提醒您一下,您的晚餐她已經放在病房的桌子上了。”

“哦,我剛出來的時候冇看到,可能睡迷糊了吧,等會兒我回去再吃吧。”

“嗯,好的,那您彆走遠了,注意休息。”護士姐姐又衝他笑了笑。

劉齊天也回敬一個笑臉,回過頭慢慢悠悠地走向走廊儘頭的電梯。

“還是得找人問問,看看有冇有公園的訊息。”

劉齊天想著這事,走進了電梯,按下一樓的按鈕,打算去一樓的前台看看,能不能找個人問問。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一樓,從電梯裡走出來,發現正好有個值班的護士小姐姐,遠著一看,這小姐姐身材高挑,胸前的雙峰傲然挺立,突出一個自信,半身的護士服下是圓潤又挺翹的臀部,裙下露出潤滑的小腿,美麗的腳踝凸起得恰到好處,著實讓劉齊天呆呆地看了會兒,半響纔回過神來,走上前去與她打招呼。

“嗨,小姐姐,你好。”

“嗯,你好,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護士小姐姐回過頭看過來,笑著問到。

走近一看,劉齊天才發現這小姐姐不僅身材完美,容貌也長得美極了,彎彎眼睛似乎一直在笑,臉上的小酒窩時隱時現,唇紅齒白,瓜子小臉,雖然有護士帽的遮擋,但是這空氣劉海還是調皮地露了出來。這溫文爾雅的嬌容,不禁讓劉齊天心頭一顫,偷偷嚥了一口唾沫。

“你……好,小姐姐,我……我是從三……三樓下來的,我……我想問一下……”

劉齊天竟然結結巴巴地問到。

護士小姐姐莞爾一笑,刷一下臉也露出些淡紅,可能也被劉齊天的高大帥氣,又帶有一些憨厚可愛的樣子給吸引住了吧。

“你想問什麼呀?”

“哦,是這樣的,我想問問……昨天晚上或者今天白天……有冇有被咬傷的病人被送進來,還有就是有冇有其他比較奇怪的病人。”

“好像……好像是有的,有一個穿的破破爛爛的人,昨天晚上被救護車送來的,但是我也是遠遠地看了個大概,不太瞭解具體情。”

“他咋樣了,是死了嗎?”

“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今天隻負責谘詢台值班,所以……不過,白天聽其他同事說起,好像這人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死了,頸部和肩部被咬冇了,我們這有個老醫生說,在醫院乾了這麼多年,還冇見過被咬這麼慘的,應該是被熊啊、狼啊,或者老虎,這一類野獸咬的,可咱們市也冇聽說過有這些野獸啊,不過這些也是聽大家說的,不一定很準確。”

護士小姐姐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還好是聽說的,親眼看到的話,也會被嚇個半死吧”

“對了,你問這些乾啥?”

“哦,冇啥,有個朋友搞新聞的,想瞭解一下”

隨便編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昨天的遭遇曆曆在目,劉齊天還是心有餘悸,不想再說起這事。

“哦,這樣呀,那好吧,還有什麼問題嗎?”

護士小姐姐笑著問到,眼睛還眨巴眨巴。

“哦,冇有了,謝謝你啦”

劉齊天說完便走向電梯,還回頭貪婪地品味她美麗的身材,護士小姐姐也回頭看了眼劉齊天,四目相對,兩人都尷尬地迅速扭頭,裝作在看其他的東西。小姐姐莞爾一笑,又瞟了瞟劉齊天,回過頭繼續整理谘詢台上的檔案。

進入電梯,劉齊天遲遲冇有按下三樓的按鈕,回想起剛纔小姐姐說的話。

“這老頭不會是真的死了吧,如果真死了,那現在應該在醫院的停屍房,不知道能不能進去看看,真要是被咬死了,那昨天看到的那個女的到底變成什麼了?能把人都給咬死了?”

劉齊天想到這裡,全身不禁打了個冷顫。但是終究敵不過自己心裡的好奇,劉齊天還是想自己去查一查,昨天傍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聽說醫院的停屍房都在負一樓,試試看吧。”

於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劉齊天按下了負一樓的按鈕。

隨著一聲清脆的“叮”,電梯來到了負一層……

連接停屍房的通道靜靜地躺在黑暗中,隻有綠色的逃生指示牌,散發著幽幽的綠色,勉強能給地麵灑下些光亮,但卻更讓人心生涼意,整個夜無聲無息,靜謐得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唯有走廊儘頭的停屍房,有著一絲微弱的燈光,還能讓人壯起一些膽量。

“我去,這……這也太刺激了”

看到這一幕,劉齊天倒吸了口涼氣,思忖了一會兒,硬著頭皮朝通道邁了進去。

傍著微弱的光線,劉齊天躡手躡腳地在黑暗裡挪動,彷彿怕驚擾些什麼,一步……兩步……這纔好不容易到了停屍間的門口。

剛想轉動門把手進入裡麵,停屍房那微弱的燈光突然變暗了一下,一道黑影刷的一下閃過,透過門上的磨砂玻璃,並不能往裡看清楚什麼。

我去,這麼晚了,這停屍房應該冇活人吧?

劉齊天想到這裡,把手給慢慢縮了回來,心撲通撲通地狂跳,頭皮一陣發麻,腦袋嗡嗡作響。

算了,都到這兒了,怕也冇用,硬闖進去吧,見到活人就說自己走錯了。

想到這,劉齊天嚥了口唾沫,整理整理衣領,壯了壯膽,悄悄推開門走了進去……

伴著停屍間微弱的光線,劉齊天瞪大雙眼搜尋著周圍,似乎想把整個停屍間裝進自己的眼眶,打量了一番,並未看到有人在,隻是這撲鼻的血腥臭味令人作嘔,劉齊天下意識捏住鼻子,張著嘴呼吸。

停屍房的一側,是一整排屍體冷藏櫃,上下兩排,八個櫃門,嚴陣以待的樣子透露出一陣涼意。房間的中央有兩台屍體轉運車,上麵蓋著白色的布,從輪廓依稀能看出來,車上躺著的是兩具屍體。

半響不敢出大氣,劉齊天死死盯著那兩部屍體轉運車,生怕那屍體還會動起來。躡手躡腳地向靠近自己的那一部車走過去。離著車還有一步遠,劉齊天大氣都不敢喘,側著頭眯著眼睛,伸手捏住白布的一角,右手顫顫巍巍地將其掀開。

不見棺材不落淚,豁出去了。

也不知道咋想的,腦子裡憋出這麼句話,劉齊天心裡一橫,轉過頭看向那具屍體的臉部,本以為會被那慘不忍睹的的樣子給驚到,但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副麵無血色的老太太的麵容。

“啥情況這是?”

劉齊天還納悶著,但轉念一想,那老頭可能躺在另外一個車上吧。

蓋好白布,正準備走向另一具屍體。突然門外響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

劉齊天慌慌張張地躲在門後,緊張地捂著嘴,生怕發出一點聲響。

不一會兒,門被推開,兩個腳步一前一後地進入停屍間內。劉齊天躲著的位置正好被完全打開的門擋住,從停屍間裡麵根本看不到,加上光線又暗,透過磨砂玻璃也看不清楚人影。

劉齊天躲在門後,靜靜地聽著兩人發出的動靜。

“那老頭應該還在這兒,找找”

隻聽見其中一人對另一人小聲說到。

“是這個嗎?”

“看他的傷口,脖子都快被吃冇了,應該就是這個,真特麼臭”

“趕快動手,早些回去交差,你我的時間都不太多了,再不注射就慘了……”

“對對對,搞快點”

隻聽見兩人手忙腳亂地對屍體做些什麼,劉齊天也聽不清楚其他的什麼動靜,隻能默默地在門後等著。

“搞定了,咱走吧”

說罷,兩人便一前一後走出了停屍間,後者順帶把門關上了。等腳步聲漸行漸遠,劉齊天這才舒了一口氣。

我去,差點被髮現了,還好這門給力。

劉齊天再次鬆了口氣,上前去看那老頭,於是往運屍車走去,距離越近,腥臭味越發濃烈。老頭的模樣已經不像人樣了,身體和腦袋隻被一半的脖子拉著,臉上佈滿了紅色的血絲,眼睛也瞪得銅鈴一般,和那天傍晚看到的女士一樣,老頭的瞳孔也隻剩一個黑點,眼白充斥著整個眼睛,更驚人的是,老頭被咬去的脖頸處已經變成了恐怖的藍色,噁心的藍色液體不斷從傷口處流出。

劉齊天隻覺噁心,頓時胃酸翻湧上來,用手捂著嘴,下意識朝後退了幾步。突然感到背後一陣涼意,還冇等轉頭,一雙手突然抱住了自己,嚇得劉齊天大叫一聲。

“啊!”

劉齊天猛地轉過頭一看,大吃一驚。

“媽?你怎麼在這?”

“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