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人的嘶吼,恐怖的利爪,怪物和喪屍在肆意衝擊著捲簾門,欲將大廳內的所有人屠戮殆儘,眾人蜷縮在角落,無人敢上前與之搏鬥。

劉齊天和王胖子被怪物剛纔的衝擊震飛,臉也被玻璃刮傷。眾人將兩人扶起,靠在牆邊,白髮老人走了過來,俯下身檢視兩人傷勢。

“怎麼樣了,讓我看看。”

隻見老人對著兩人的臉端詳起來,用手將臉上的玻璃碎渣捏走,隨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小瓶褐紅色的藥水倒在傷口處。

“碘伏,消毒。”

隨後又拿出一瓶藥膏輕輕塗在傷口處。

“治傷口的,非常好用。”

老人原來是這個公寓的唯一的老中醫,醫術精湛,不說華佗再世,妙手回春,反正大夥兒平時有點病痛,都願意找老人來看看,甚至有長年惡疾的鄰居,也會不時找老人開些藥方。常年帶著一些治療跌打損傷的藥,是老人的習慣,冇想到此時能夠派上用場。

藥膏一敷在臉上,果然有奇效,兩人頓時感覺異常涼爽,疼痛感減弱了不少。

兩人除了一些玻璃劃傷,其他並無大礙,雖然怪物衝擊大門,但門口的雜物起到了緩衝的作用,兩人身體四肢並冇有受嚴重的傷。

“那東西走了。”

趙大叔突然指著大門說道。

“走了?”

大夥兒看向大門,怪物確實不見了,隻有喪屍還扒在捲簾門上,朝著裡麵張牙舞爪。

趙大叔剛休息差不多了,於是站起身, 拿著鐵鍬小心翼翼地走向捲簾門。

怪物就這樣走了?實在不可思議。

還冇等趙大叔走到捲簾門,突然怪物猛地衝向大門,對著捲簾門又衝擊了一次,這一次衝擊將本來站在捲簾門前的喪屍都給撞開了,捲簾門也似乎更加凹陷了進來。

趙大叔被這舉動嚇了一跳,但立即回過神來,舉著鐵鍬又衝了上去,照著怪物地雙爪猛砸。

或許是因為趙大叔的攻擊有些奏效,怪物竟將雙爪縮了回去,氣急敗壞地抓起旁邊的喪屍,重重地扔向捲簾門,又對著幾隻單薄的喪屍發泄著怒氣,雙爪胡亂劈砍,將其撕成了碎片,噁心的臟血濺了一地。

大門前的幾隻喪屍,估計到死也想不通,竟然會被自己人給乾掉,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在街頭遊蕩呢,跑來瞎湊熱鬨,白白搭上自己的第二條命。

發泄了一通之後,這怪物又飛速跑向遠處,然後轉過身,對著捲簾門又發起一次衝擊。這次的衝擊似乎有些奏效,捲簾門的幾顆固定螺絲突然崩壞。

這怪物似乎也知道這樣能起作用,又跑向遠處,準備再來一次衝擊。

捲簾門似乎也到了極限,鋼釘崩壞,整個麵朝裡凹陷了進來。趙大叔一人站在捲簾門前,準備與衝進來的怪物進行最後的決鬥。

怪物正準備發力衝向捲簾門,突然嗖一聲,一把飛刀襲來,直直地紮入怪物的右臂,突如其來的襲擊,打斷了怪物的計劃。

這廝猛地調轉身體,朝著右邊的方向怒吼。

天矇矇亮,街道儘頭,一女子身穿黑色皮衣皮褲,腳踩野戰軍靴,雙手持短刀,手腕佩袖劍,腰間彆著戰術腰帶,精神抖擻,氣宇軒昂。勻稱高挑的身材,乾淨利索的馬尾辮,姣好又不失堅毅的麵容,與一身戰術穿著配合得恰到好處。

飛刀刺中怪物手臂,雖然未對其造成嚴重傷害,但顯然已經將其激怒,鋒利的爪子冒著寒光,將地麵鑿出幾道深痕。伴隨著一聲嘶吼,怪物突然發力,四肢猛鑿地麵,揚起塵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起猛攻,勢如閃電般衝向女子。

女子絲毫不慌張,待怪物至跟前,一個側滾翻,靈活地躲開了怪物的飛撲。這怪物蠻力刹車,四爪在地上劃出幾道長長的深痕,利用抓地力旋轉了半周,調轉了身形。

隨後怪物後腳猛然抓地,起身一個狠撲,右爪打出一個疾風般的橫掃,女子向後下腰,一個後空翻躲過致命傷害。

怪物左爪瞬間又打出一斜劈,女子一個側身躲過,雙手均反手持刀,朝怪物手臂發出兩道斬擊,隨後幾個後空翻,與其拉開距離。

怪物右手臂本就被飛刀紮中,現在又多了兩條血痕,傷口處迸發出大量鮮血,灑落在地麵上。經此傷害,怪物右手臂疼得蜷縮起來,無法再發力,半個身體隻能靠左臂支撐著。

雖然手臂遭受重創,但這廝仍不死心,怒吼一聲,單手刨地,一瘸一拐地朝女子發起衝鋒,雖然跑起來並不流暢,但這怪物的速度依然很快。女子見狀,也朝著同方向奔跑起來,手掌一撐,隻身飛過前方的大石塊,怪物則猛地將石塊撞開,繼續發起追擊。

怪物的速度越來越快,女子眼見就要跑到牆邊,卻絲毫冇有減速的跡象,怪物的利爪已至身後,女子正好達到牆跟前。隻見她用力一蹬牆麵,接著連踏兩腳,直直朝牆上方衝去,飛至半空,單腳用力一蹬,在半空中翻了個三百六十度的跟鬥。怪物則由於衝得太猛,嘭地一聲撞在牆上。

女子在空中劃過一個圓弧,輕盈地落在怪物身後。此時怪物因撞擊正處於頭暈目眩地狀態,雙爪撓著腦袋,身軀跌跌撞撞。女子見狀,立即衝向怪物,兩腳踩在怪物背上,一個飛躍騎在其頸部,怪物重壓下拚命搖晃身軀,雙爪胡亂揮舞,想將女子震倒或抓住。女子穩住身體,兩手大張,舉起雙刀,從兩側猛擊怪物頭部,雙刀插入,鮮血迸發,怪物一陣哀嚎,轟一聲倒在地上,冇了聲息。

女子緩緩站起身,將雙刀從怪物腦袋兩側抽出,甩了甩刀上的血,又在怪物身上抹了幾下,便將刀收入腰帶兩側的皮質刀鞘中,隨後朝公寓大門走去。

街道兩側又出現幾隻喪失,張牙舞爪地朝著女子奔來,女子一如既往朝著前方走來,突然兩手朝左右兩邊同時撇出兩隻飛刀,直至喪失眉間,喪失應聲倒地,身後一隻喪失突然發動偷襲,女子拔出短刀轉身一揮,順勢收刀,插入刀鞘,繼續朝大門走來,身後的怪物愣在原地,接著朝後倒下,腦袋一分為二砸在地上。

大門前,眾人早已聚集在一起,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場不可思議的戰鬥,不,是單方麵屠殺。

女子來到門口,掏出一張照片,徑直走到劉齊天的麵前,仰起頭仔細打量,隨後麵無表情地看著懵逼狀態中的劉齊天,從口中擠出兩個字。

“開門”

眾人如夢初醒,連忙抬起捲簾門,將雜物挪開,給女子讓出一條道。女子不緊不慢地走進大廳,眾人將捲簾門放下,紛紛圍了上來。

“美女,你是誰?剛纔......”

王胖子首先開口問道,話還未問完,就被女子打斷了。

“各位,我叫王梓,是救援隊的一員,受李莉醫生的委托,來密雲市救援劉齊天。”

王梓指著劉齊天,朝著眾人說道。

“等等,你說我媽委托你來的,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

“衛星定位和電話通訊查詢,很輕易就能找到你的位置,加之剛纔奇行種對你們的襲擊,我判斷你就在這座公寓。”

“奇行種?是說剛纔那隻怪物嗎?”

“是的,一種新型喪屍,四肢伏地,具有極高的速度和鋒利的爪牙,同時擁有一定的思維能力。”

“王姑娘,謝謝你,剛纔真是多虧你了,不然我們這麼多人,怕是活不下來了。”

趙大叔對著王梓感謝道。

“不用多謝,我是救援隊的,救援大家就是我的應儘的責任,大家之後可以隨我一起撤離。”

“怎麼撤離?你是說從街道上撤離嗎?我可不敢跑出去,剛纔那個叫什麼奇行種的,我可跑不過它,我不走,要走你們走。”

王胖子畏懼地說著,不禁打了個寒顫。

“當然還有其他方式,我們可以從空中撤離。”

“空中?”

“是的,軍方會空投補給箱,裡麵有信號槍,政府會近期會不斷派遣直升機進入密雲市,到時候隻需朝天空打響信號槍,即可獲得救援。”

“這能行?那啥時候會空投補給箱啊?”

“應該很快就會有了,最近軍方在趕製補給箱,裡麵除了信號槍,還有水和食物,我們要做的,就是稍安勿躁,繼續在原地等待,同時關注空投的位置。”

王梓鄭重其事地朝眾人說道。

眾人因為王梓的到來,都感覺到了救援的希望,再加上王梓超強的戰鬥力,似乎現在的情況並冇有當初那麼危急了,一切似乎開始變得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