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獨立於末世艱險,呐喊著生命無懼無畏,以我之軀,抵擋魑魅魍魎,舍我性命,換取綠樹成蔭。夜幕將至,願這悲愴淒涼的晚風,拂去身上的塵土與哀愁,將我的意誌帶去遙遙遠方,我定將無怨無悔,欣然接受命運的審判,墜入這無邊無際的墮落世界。

劉海洋噗一聲,口吐鮮血,單膝跪地,眉頭緊皺,左手的離子能量炮滋滋作響。

剛纔的轟殺,五隻血屠夫的肢體已被轟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周圍。

這離子炮果然威力驚人,雖然難以掌控,還帶有反傷害,但轟殺五隻,已經算是我的極限。

劉海洋捂住胸口,再次噴了一口血。

媽的,看來是能力使用過度了,這二階蠻王之力著實容易透支生命。還剩三隻,但再使用離子能量炮,自己的身體定會垮掉,用鈦鋼刀應該還能再抵擋一陣。

劉海洋鬆開左手的離子能量炮,將其放在一邊,惡狠狠地擦去嘴角的鮮血。

雖然已經轟碎了五隻血屠夫,但剩餘的三隻依舊有很強的戰鬥力,這人形怪物,光是左邊手臂進化成的手刀,就已經能將人攔腰斬斷了,更彆說右手那血淋淋的骨刺了,直接能將人活生生貫穿。

蠻王之力二階降到一階吧,用刀砍的話,一半的力量應該夠了。興許還能再撐一會兒,就再撐一會兒,大家應該能全部逃離。

劉海洋屏住呼吸,集中精力調整身體,手臂上碩大的肌肉開始消退,當降到一半力量時,劉海洋大喊一聲。

“全視界二階!開!”

劉海洋的黑瞳孔不斷放大,逐漸佈滿了整個眼睛,世界彷彿慢了下來,周圍的一切動態,哪怕是一粒塵土,都儘收眼底,但是突然使用兩種能力,身體負擔暴增,加之已經超負荷使用二階段的蠻王之力,身體已經消耗過大,劉海洋的眼角慢慢流出了鮮血。

顧不上擦拭眼角的鮮血,劉海洋拾起鈦鋼刀,雙手死死握住刀柄,將刀柄彆在腰間,刀尖朝身後襬去,身體逐漸擺出弓步和半轉身體的形態,腿部的肌肉壓縮得如同石塊。

居合斬!呔!

劉海洋雙腳站住的地麵發出一陣炸裂,頓時煙霧瀰漫,伴隨著肌肉的鬆弛,劉海洋向著血屠夫的正麵彈射了過去,一道寒光掠過,站在最前麵的血屠夫腰間瞬間出現一道斬擊,藍色的液體從傷口處迸發出來,但是斬擊並未直接將其攔腰斬斷,隻是斬斷了一半的身體。

劉海洋此時已位於三隻怪物的中間,還未站定,伴隨著第二隻血屠夫的一聲怒吼,手刀已向著劉海洋的腰間斬來。

血屠夫的手刀雖然凶猛異常且速度極快,但依靠二階全視界,在劉海洋眼裡,怪物所有的動作都是放緩的,劉海洋看透了手刀的劈砍方向,心裡也瞬間做出了對策。

手刀將至,千鈞一髮,劉海洋單腿瞬間凝結肌肉,對著地麵使出爆發力,大鵬展翅般從地麵彈射了起來,直接越過了手刀的斬擊。劉海洋單手持刀,在半空中轉動身體,靠著旋轉的慣性朝著第二隻血屠夫的腦袋狠狠豎劈了下去。

怪物,要你死!

一道斬擊掠過怪物腦袋,發出噹的一聲,如此勢大力沉的斬擊本應將其頭部劈成兩半,可這怪物竟在斬擊前瞬間硬化了斬擊位置,如同砍在鋼鐵上,斬擊的效果甚微。

黑鎧甲?這怪物還進化了這能力。

半空中看見血屠夫的腦袋區域性黑化,形成了一塊銅牆鐵壁般的鎧甲。劉海洋在空中再一次翻轉身姿,背部朝地,雙膝蜷縮至胸前,雙腿肌肉再次凝結,隨後用力一蹬,隻聽見嘭的一聲巨響,第一隻血屠夫如同火箭一般被蹬了出去,直直地射向遠處的廢墟,重重砸了進去,頓時飛沙走石,煙塵瀰漫。

劉海洋受到反作用力,也朝反方向飛了出去,空中再次旋轉,雙腿用力踩向地麵,雙手持鈦鋼刀,使勁插入地下,直到劃出一道兩三米的拖痕,這才刹停了下來。

劉海洋抬頭看向廢墟,視線穿過煙塵和石塊,清晰地看見倒下怪物還在喘息,但這怪物腰部受到如此斬擊,加之勢大力沉的飛踹,原本隻斬了一半的腰加劇了撕裂,上下兩半身幾乎斷裂,僅靠一小部分連接,應該是冇辦法再站起來了。

剩餘兩隻怪物轉過身來,被劈砍的那隻解除了頭頂的黑鎧甲,剛剛的手刀未砍中劉海洋,瞬間暴怒,仰天怒吼起來。

這怪物竟然還會主動使用和解除黑鎧甲,看來是被注入了意識。本應嗜血成性,野蠻殺戮的怪物,竟習得戰鬥技巧。

劉海洋心裡不禁一驚。

這些怪物變異後,還被創世紀繼續研究和加強,已經成為擁有自主意識的殺戮機器。以我們目前擁有的武器,真是難以對付。

劉海洋呼吸變得沉重起來,剛纔的斬擊又加劇了身體的消耗。

血屠夫身形兩米,巨大的身軀擁有野蠻的力量,如果正麵硬剛斬擊和穿刺,即便有黑鎧甲防禦,也吃不住幾次傷害。

但是它們的弱點,就在於身軀比較笨重,現在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利用速度,瞬間發出斬擊,切斷他們的關節和肌肉,使其癱瘓。

如果要瞬間解決戰鬥,光靠一階的蠻王之力,難以奏效,加上這怪物會強化黑鎧甲,冇有足夠的力量,根本砍不動。但是二階的蠻王之力,必定消耗巨大,身體倒下之前如果冇解決戰鬥,我這條小命可就得搭在這兒了。

劉海洋擦了擦眼角的血水,開始調整身體結構,額頭上冒出豆大般的汗滴,艱難地說了聲。

“二階蠻力!開!”

瞬間的升階,劉海洋手臂和腿部肌肉暴增,但隨之而來的是心臟突發陣痛,又一次單膝跪地,鮮血再次從口中咳出。

媽的,要死……

劉海洋咬緊牙關,鈦鋼刀抵住地麵,硬生生站了起來,身上冒出陣陣熱氣,轟的一聲向四周擴散開來,瞬間爆發出強大的氣場。

刷的一聲,劉海洋已離開了原地,化作一道殘影,飛速向著兩隻怪物衝去,隻一瞬間,已在其中一隻怪物身上橫豎斬出數刀,將其膝關節,小腿肌肉等部位分彆砍斷。

還冇結束呢!

劉海洋單手撐地,身體與地麵成二三十度的銳角,雙腿猛踏,在怪物身後劃出半個圓環,瞬間調轉身體從怪物側麵滑過,旋轉腰部和手臂,用儘力氣揮刀,從前至後朝脖頸處砍去。

“呀!”

暴力加持,手起刀落,怪物屍首分離,脖頸處被硬生生斬斷。

劉海洋則因極速地變向,失去了平衡,背部重重砸在地麵上,噗的一聲,口中再次噴出了鮮血,鈦鋼刀也脫手震飛了出去。

現在的劉海洋,氣數將儘,身體已無法再負擔二階蠻力的加持,肌肉瞬間釋放,恢複到正常狀態,黑瞳孔也恢複到正常大小,解除了全視界。

剛纔斬的太急了,本隻想砍斷關節就作罷,卻極速變向和全力斬頭,過度拉扯身體,導致身體瞬間到達極限。冇想到戰鬥時過於憤怒,導致冇按作戰計劃進行,吃了大虧。

劉海洋這才後悔起來。但為時已晚,現在的劉海洋雙腿已經無力支撐站起,隻躺在地上大口喘氣,接受死亡的降臨

血屠夫被斬斷的頭顱,在空中劃過一道曲線,砸在另一隻血屠夫的身上,隨後掉落在地上。

頓時怪物暴怒,右手骨刺對準頭顱,暴力伸長,插向地上的頭顱,直穿地底。再次暴躍而起,跳至劉海洋的身邊,手刀死死抵住劉海洋的胸膛。怪物通紅的雙眼死死盯著劉海洋的腦袋,鼻孔裡噴出熾熱的氣體,慢慢將右手骨刺連同頭顱一起舉起,這架勢應該是想把劉海洋的頭顱也給刺穿,一起串個糖葫蘆吧。

劉海洋開始慌了,身體被怪物的手刀抵住,根本無法挪動,骨刺眼見就要刺下,隻能接受死亡了嗎?

劉海洋雖已無力反抗,但求生欲依舊在作祟,左右搖晃腦袋,似乎想通過這樣影響怪物的準心判斷。

劉海洋啊劉海洋,這一骨刺砸下來,可不是刺個小窟窿那麼簡單,這骨刺前端雖尖,可後段逐漸變粗,最粗的地方有大腿那麼粗,而且這骨刺上全是關節。這要是刺下來,估計整個腦袋都得被砸個稀巴爛。

正當怪物要刺下骨刺,劉海洋急中生智,抓起一把塵土朝著怪物臉上揮去,雖然影響了怪物的視野,可並不能阻止骨刺的刺下……

咚的一聲悶響,塵土散去,劉海洋歪著頭,還真躲過了骨刺的刺擊,隻見怪物的骨刺插入地麵,骨刺上串著的頭顱緊貼著劉海洋的頭,於是兩個頭顱一大一小並排著,著實有些像糖葫蘆。

劉海洋被左邊巨大又噁心的腦袋嚇了一跳,心臟都提到嗓子眼了,差點以為自己嗝屁了。緊接著雙手齊用,慌忙地在地上抓來抓去,準備再抓兩把塵土,故伎重施。

慌亂中劉海洋右手摸到一個涼涼的物體,眼睛朝右邊一撇。

天不亡我!離子炮!

原來剛纔的戰鬥,第一隻血屠夫砸在廢墟裡,濺起的石塊將離子炮從原來的位置撞到了現在戰鬥的位置。

但是離子炮的位置,仍然差一點才能用手夠著,劉海洋用中指不斷扒著離子炮的手柄,一點點往手中扒拉……

現在的劉海洋的身體,已經連一階蠻力都無法承受住,如果不使用蠻力而強行使用能量炮,發射的後坐力,足以震斷整隻手臂,並造成身體內臟的損傷。

血屠夫已經恢複視力,從地麵迅速縮回骨刺,對準劉海洋的腦袋,準備再一次了結劉海洋。

來不及多想,劉海洋迅速舉起離子炮,對準怪物的身體,大喊一聲。

“蠻王之力!開!”

開啟能力的同時,劉海洋瞬間扣動扳機,離子炮的炮口瞬間聚集能量。

嗡……

光波朝著怪物的胸前發射了出去,怪物的骨刺也同時朝著劉海洋的腦袋刺下……

轟的一聲,煙塵四起……

待到煙塵散去,朦朧中,怪物的身形已被轟去半邊,如此近距離的離子轟擊,最後一隻血屠夫的頭顱連同半邊身軀,還有那恐怖的骨刺,都被轟得飛灰湮滅。

劉海洋呢,根本來不及完全開啟蠻力,用身體硬接了離子炮的後坐力,全身都被震碎了一般,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齊……齊……齊天”

劉海洋口中呢喃,意識逐漸模糊,眼睛慢慢合上,漸漸平息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