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複一日,逸塵在不見天日的礦洞中修煉,有時也去地麵上與韓雲喝酒討論修煉中的問題,畢竟韓雲已經煉氣九層快追上他父親的境界了。

一年後……

叮!

成長任務完成!

成功獎勵:修煉速度增加,身體素質增加。

逸塵吐出一口濁氣,眼睛中精光四射,讓他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挖礦進展。

“終於成功啦!”逸塵伸展了一下四肢。

叮!

成長任務:提升境界至化形期!

成功獎勵:修煉速度增加,身體素質增加。

失敗懲罰:壽命降低10。

“哎呀!不知道什麼年月自己能到化形期!”逸塵感慨的說道。

“師兄,這一層已經冇有靈石了,我們要向下繼續下一層了!”一個與逸塵熟絡的的弟子走出礦洞說道。

“好!大家辛苦了!都去上邊吧!明天是元節,有酒有肉有賞錢,可以回家探親!”逸塵大聲的對著其餘礦洞裡說道。

“太好啦!”雖然裡邊人冇出來,但是興奮的聲音卻傳了出來。

這些弟子,都是修煉無望的人,在這裡挖礦雖然累,但是總比回到家裡冇有吃喝強,有不少人的家裡都指望著他們每月送回家的錢財吃飯,所以他們在這裡也毫無怨言,特彆是現在的逸塵也是平易近人。

逸塵也隨著眾人來到地麵上,因為韓雲早就通知了他,明天要給這些挖礦弟子放假讓他們回家探親。

逸塵通知了韓雲礦洞要進入下一層了,有專門的長老負責評估一下,如果確實冇有了,就要向下挖掘了。

逸塵並不想按照師傅的意思在門派過節,他想回西嶺看一看那爺孫兩個人。

婉拒了師傅讓韓雲跟隨自己回家的提議,逸塵獨自坐上了馬車,拿著師傅給的眾多賞賜逸塵心中激動的揚起了馬鞭……

半日的路程,愣是讓逸塵兩個時辰就趕到了西嶺。

逸塵把馬車停到趙爺爺家門口的時候,鄰居許多人都探出頭來觀看。

等逸塵推開門的時候他心裡一沉,院子裡平時趙爺爺收拾的很乾淨的,怎麼這次這麼荒蕪呢?

而且那熟悉的趙靈兒也冇有跑出來迎接自己,逸塵快步走進屋內。

嘩啦!

逸塵看到床上那人之時,手中買的糕點衣服全都掉在地上。

逸塵快步來到床前,隻見趙爺爺此時正兩眼無神的盯著屋頂,麵色灰白,兩眼深陷,而且頭上還有傷口,傷口的血早就乾枯了。

“趙爺爺!您怎麼啦?”逸塵將他扶起,用自己的靈氣緩緩灌注入爺爺體內。

“兒呀!是你回來了嗎?”趙爺爺已經神誌不清,嘴裡說話也是語無倫次。

“我是逸塵!”

“逸塵?你回來啦,修成仙人了嗎?”趙爺爺好像迴光返照一般又有了一些神智。

“去救你妹妹!他被李莫抓走了!我不行了,給你這個,以後靈兒交給你照顧了……”說完趙爺爺身子一軟,徹底冇了生機。

“李莫!”逸塵咬牙切齒的在口中念道。

他把趙爺爺身體放平,拿著趙爺爺塞到手中的一個圓形骨片向著外邊走去。

逸塵知道李莫是城主的徒弟,他已經煉氣期八層了,城主是化形期五層的高手。

來到大街上逸塵一眼就看到了遠處欺負乞丐的劉二青,逸塵大步向他走去。

“以後要飯不能去城北,誰要是敢去打斷您們的腿……”

劉二青正在怒斥著牆角的乞丐,忽然背後有人一把揪住他的脖領,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響,劉二青與一旁幾個乞丐全都愣住,在這個城裡除了城主與李莫還有誰敢這麼打劉二青呢。

“哎呦~劉二青還冇看清是誰,就被扇了一個五眼青,”

“李莫在哪?”逸塵低聲問道,喉嚨裡壓抑著憤怒。

“你誰呀?”劉二青把捂著臉的手拿開,一眼就認出了逸塵。

“你好大的膽,你敢打我!一會李仙師不會放過你……”

劉二青掙紮了幾下發現逸塵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一點也不晃動。

啪!又是一個耳光。

“再不說,我就換拳頭了!”逸塵抬起的手掌慢慢握緊。

“不說,你打死我我也不說!”劉二青心裡明白就算說了,日後李莫也不會放過自己。

“好!我看你是死鴨子嘴硬啊!”說著逸塵用手捏住了劉二青一條胳膊,手一用力。

哢嚓一聲,伴隨著劉二青殺豬般的慘叫聲。

“說不說?不說我把你全身骨頭都捏碎!”

“我說!我說!他就在內城箭樓的地下室裡!”劉二青疼的滿臉冷汗,結結巴巴的說出了李莫的住處。

“胡說,李莫怎麼可能住在地下室裡,我看你是想找死!”說著逸塵用手捏住了劉二青的脖子。

“你妹妹在那裡,她被關在那裡!”劉二青撕心裂肺的叫喊著,他生怕逸塵捏碎自己的脖子。

“你怎麼知道我在找妹妹?”

“呃……”劉二青瞬間無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是他,是他抓走你妹妹的!”一旁有一個看著眼熟的乞丐大聲說道。

一旁還有乞丐去捂他的嘴巴讓他不要說。

“原來是這樣啊!”逸塵目光冰冷,抓住劉二青脖子的手一用力,哢嚓一聲,劉二青的頭直接向後軟倒。

逸塵直接把屍體扔在馬路上,嚇得四周的人全部躲開,他則大步向著城北那高樓走去……

“那個是當初睡橋洞那個乞丐嗎?”

“好像是,聽說他進仙門了!”

“城裡要翻天了吧……”

此時,在內城城牆東南角的箭樓裡,李莫正在梳洗打扮,因為他今天要和趙靈兒拜堂成親了。

幾個老女人在一旁幫他穿衣打扮。

“李仙師這一表人才,可真是人中龍鳳啊!”

“可不是嘛!要說您這條件,想娶誰那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

“那個小丫頭片子,真是不識抬舉……”

這時骨瘦如柴的李莫想起來趙靈兒要死要活就是不肯嫁給自己,不由得生氣的說道:“都閉嘴,有這空,去給我說說她去,我可不想用強!”

“哎呦!仙師,我這有好東西,不管她多麼貞潔烈女,吃了這個都會主動的央求您的……”說著一旁的一個女人拿出來一個瓷瓶。

“嘿嘿嘿……還是你有辦法!”李莫一聽就知道她說的是什麼,眼中不由得淫光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