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之前路過青林村將丁影他們五人救下來的蜀山朝陽峰弟子。

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救回來的一個少年,居然會在十年之後大肆屠殺自己的師兄弟。

甚至還揚言要毀滅蜀山,將整個鎖妖塔的妖魔都放出來。

這種情緒讓他快瘋了,恨不得一劍殺了丁影再自殺。

“哈哈,師兄我可是很感謝你啊,要不是你救我上山,我還不知道這山上有多麼的美好。“

”蜀山的弟子,究竟有多麼的可惡?”

全身變得血紅的丁影對這個弟子的憤怒視而不見。

而是狂笑著從袖中甩出了一把充滿了錦繡花紋的長劍丟在他們麵前。

“居然為了煉製一柄法寶將我整個村子的人都用來練他的這把劍。”

“就隻是為了增添這把長劍的威力提高他的層次,就用我整個村的幾百人拿來血練這柄長劍,一柄法器層次的長劍。”

丁影指著諸人和前來的長老笑道。

“把我們剩下的五個人帶到了山上,美其名曰是給村留後,實際上就是為了給自己掙一個好名聲。“

”殺人全村,留下幾個不知情的孩童替自己揚名,蜀山還真的是堂堂正正的正道魁首啊,不愧是流傳了上千年的大門派。”

丁影眼中突然流出了血淚,舉著血刀瘋狂吼道。

“我辛辛苦苦修煉了十載,不分晝夜,為的就是尋找出這個殺害我們全村老少的仇人。“

”對於教導養育了我們十年之久的蜀山,原本我的內心是充滿了尊敬和感激之情的。“

”卻冇想到卻讓我在山上發現了這把長劍,沾滿了我親人血的長劍。“

”要不是我暗自查探的話我還不知道就是你們乾的。”

“今天,我要滅了你們這群好人。”

丁影越說下去體內的邪氣就越大,身後圍繞著的血霧也越來越強,已經開始朝著鎖妖塔包圍過去。

血霧開始侵蝕鎖妖塔上的符咒以及法陣,發出滋啦的響聲。

眾多的蜀山弟子還有長老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

連忙衝上去,想要阻止丁影的行為,他們怎麼也冇想到丁影體內的邪氣居然能腐蝕鎖妖塔上的符咒。

隻可惜,他們的實力和被絕世妖魔附體的丁影相比壓根就不夠看。

這些長老和弟子紛紛的被丁影打飛出去。

見到丁影體內的氣勢越來越強,修為一路暴漲到合體境,不禁悲哀的想到。

“難道今天蜀山就要陷入一場無法脫身絕境當中了嗎?

“外有綠袍老祖,內有被絕世妖魔附身的丁影,蜀山曆經十幾代人打造的鎖妖塔就要被摧毀了嗎?”

“塔底的那些妖魔一旦出來,就算他們的青微掌門出現也冇辦法阻止了。”

眾多的長老弟子悲哀的看著這一幕,甚至有的人已經想著和丁影同歸於儘了。

他們絕不能見到丁影做出這種危害天下和蜀山百年基業的舉動。

蜀山上下都在想著如何對付丁影和綠袍的時候。

一個身穿白袍的長老躲在通天峰的暗處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臉上充滿了邪魅的笑容。

要是有弟子看到的話,就會發現這人不是通天峰的執劍長老公孫長老嗎?

執劍長老看著鎖妖塔發生的一切充滿快意的說道。

“青微,我的計劃終於完成了,我要讓你們親眼看著你們守護的蜀山毀於一旦。”

“魂石之體果然如典籍中記載的一樣,能夠破壞鎖妖塔上的符咒,還真是天意啊!”

“哈哈……”

鎖妖塔自蜀山祖師太初真人建造以來經過每一代蜀山門人的努力早就被建造的堅不可摧。

連接蜀山內的七座山峰地脈,塔身上上麵密密麻麻的,全是每一代修為絕頂的蜀山掌門和太上長老留下來的鎮妖符咒和禁製。

其中不乏修為達到入道地仙境界的絕頂高手。

尤其是據記載來看,鎖妖塔甚至還被傳說當中的神界中人加固過。

這就讓鎮妖塔越發的難以打破了,不管是從外部還是從內部冇辦法直接攻破。

想要直接摧毀鎖妖塔除非能夠拔起通天峰才行。

不然就隻能慢慢消磨上麵的符咒。

而且塔內還充滿了化妖水和各種陣法,每天在消耗塔內的妖魔身上的魔氣和修為轉化為運轉鎖妖塔陣法的能量。

不然蜀山門人吃飽了撐得慌把這麼多修為絕頂的邪修妖魔丟在當中,不是給自家弟子找麻煩嗎?

這也使得想要打破鎖妖塔是一件看起來壓根就無法做到的事情。

外麵有蜀山門人鎮守,內有諸多消滅妖魔的陣法禁製。

隻有蜀山弟子才能夠進入鎖妖塔,而且往往隻能待一會兒。

時間長了的話還會被徹底關死在其中。

隻有擁有掌門的法器和鎖妖塔鑰匙,才能夠長時間地呆在鎖妖塔之內。

公孫長老想到這些,對於自己這些年來的忍耐和佈局就越發滿意。

當然世事無絕對,像丁影這種天生奇才,一出世體內攜帶傳說當中魔神蚩尤精血化成的魂石。

有魂石護體自然可以自由行走在諸多險地中不會受到損傷。

而且對於陣法禁製這些具有強烈的腐蝕能力,能夠輕易破壞掉各種難纏的大陣。

當然,做到這一點得要有一個前提,必須得先啟用他體內的魂石,還得修為達到一定境界才行。

不然普通人掉坑裡就算不被禁製所傷也直接摔死了。

最關鍵的,這種人一旦激發了體內魂石的力量在修煉魔功一道之上堪稱絕世天才。

不知道有多少老魔頭想要奪舍這種軀體,搶奪魂石。

看著丁影體內的血色影子,公孫長老顯露出了自己手臂上的一道黑色紋路,正是先天魔宗的徽記。

而他就是綠袍老祖口中的山中人,為了達成某種目的在二十年前勾結了綠袍老祖。

那個丁影體內的血影,就是他控製丁影放出來的。

對於這個老魔頭來講,丁影那更是讓他附體重生的最好材料。

鎮壓在鎖妖塔內一千年,每天受儘各種法陣和化妖水痛苦,幽泉肯定和蜀山不共戴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