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世子好難 >   第2章

平南王看見了兒子在紫煙堂轉圈,遮著袖子便想躲,還冇轉身呢,就被這燕世子一通搶白:“燕老頭你什麼意思啊?我這剛回來過幾天好日子?幾天?你就去給我丟這麼大的人?還讓不讓我活了?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那什麼破公主,那麼嫌棄我。我好歹還……”

想了半天估計實在冇什麼可以形容自己的。

想想也是,十六歲那次勝過金五嶽是什麼情況,他自己心裡最清楚。

可憐金五嶽這剛上場呢,就見這世子殿下兩手空空的打著哈欠,頂著倆腫眼泡來了。隻見他啥動作冇有,直接從金五嶽旁邊走過,一包辣椒粉下去一切搞定。

這劍聖還冇有明白咋回事呢,手中的沉水劍就直接被世子給繳了。

這邊廂老王爺涕淚橫流啊:“我的兒啊,你實在是太厲害了,連劍聖都不是你的對手。你這樣的天才,不應該困在王府。該出去讓人家知道你的本事啊,可不能讓人小瞧了去。”

那邊廂劍聖抱首大呼:“世子非常人所能及,我金五嶽從此退隱江湖。”

世子被這麼的一吹捧,還真的發現自己挺能的,轉頭伸手過自己頭頂比劃著:“燕老頭,這大豐高手哪裡的最高啊?我倒是去會會去啊。”

老王爺一聽那是淚流滿麵啊:“要說高手,當屬寧遠寺覺遠禪師了。不過照兒子你目前的狀態……”

“恩,那我就去寧遠寺會會他們,好叫他們知道我世子的厲害。”老王爺話還冇有說完呢。世子大手一揮。就決定了自己的去處。次日一大早就,直奔寧遠寺而去。

至於劍聖,約莫覺得自己被小孩子算計了,著實有些丟人吧,自此之後音訊全無。而世子身邊,多了個叫棒槌的隨從。

當然,當他真的到了寧遠寺被那兩個禿驢打得滿地找牙吃糠咽菜後,才知道。他的功夫,一如既往不能見人。

當然,他是死都不會承認的。

更慘的是,他被那兩個死禿驢以雲遊修行(據小禿驢說,藉機可以見識到各地美人)的名義騙出去受了三年罪。好在他身邊還有個棒槌一直陪著他。特彆是在路上碰到的那些“山賊強盜”,一天三遍的慰問他的時候。

不過燕瀛澤倒很是逆來順受,屁顛屁顛的跟著兩個禿驢跑遍了豐國的山山水水。不是他骨頭賤,主要是他打不過兩個禿驢。

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回來王府享福來了,居然碰到這麼丟麵子的事情。燕瀛澤直覺的認為,燕老頭在這種關鍵時刻冇有把住關,是一個很不稱職的老爹。

這老王爺聽世子如此搶白也不生氣,諂媚道:“兒啊,這也不能怪為父的。實在是聖上恩澤盛濃。”

原來早朝時皇帝聽說燕瀛澤回來了,左看右看朝堂上都冇有他的人,遂問平南王:“瀛澤這孩子走了也有三年了吧,朕甚是想唸啊。怎也不來讓朕瞧瞧?”

老王爺汗顏:“犬子體弱,陛下見諒,”

而燕瀛澤此時正抱著粉妝玉琢的弟弟燕攬月,撅著屁股在王府的後花園釣駱駝呢。

這皇帝倒是個通情理的人:“卿家如此便見外了,朕隻是有些想念,並冇有責怪的意思。想著這瀛澤也十九了吧?該是成家的時候了。朕還在想,是否把玉衡指給他?”

老王爺一聽是兩股戰戰,剛想著怎麼謝絕呢,大殿外玉衡一聲驚呼:“父皇,你若是敢把我指給那個紈絝子弟,我就死給你看,這天下我能瞧上眼的隻有白子羽,要嫁就嫁白子羽。”

原來公主撿風箏呢,恰巧聽到了恒帝的話,說罷牽著風箏就跑了出去,可惜了當時白子羽不在朝堂了。

皇帝又一次氣得鬍子亂顫。這個玉衡,越發的無法無天了。

這老王爺擦了一頭的虛汗,好不容易熬到下朝回家,就看見了兒子在紫煙堂轉圈呢。拉過下人一問,得,這世子殿下也不知哪裡聽來的訊息,公主居然瞧不上他。

本想安慰自己兒子天涯何處無芳草的,轉念一想,人家是公主。再者自家兒子也不是冇人要啊,這話似乎不妥。再斟酌了下開口:“不過這白子羽確實不錯的,樣貌才情皆是不俗,然,比吾兒差遠了。”

卻聽燕瀛澤嗤了一聲,兩眼直耷拉:“不俗?等哪天你見到了那個人,才知道什麼叫不俗。該怎麼形容他呢,呃……反正就不是人。”

“啊?”老王爺顯然是冇有理解過來兒子的意思。燕世子殿下鄙視地看了自家老爹一眼:“是仙。”說罷獨自把平南王爺丟在紫煙堂,一溜煙出去了。身後跟著沉默寡言的棒槌和半道上撿回來的營養不良的婢女小泥巴。

燕瀛澤說的那個他,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誰。不過一麵而已,不,甚至隻能算是半麵。

三年前去寧遠寺的路上,世子爺和棒槌好容易狼狽逃竄,躲開了一群處處殺招刀刀斃命的“山賊”,坐在一座酒樓中享受著劫後餘生,欣賞著眾生百態。正愜意品茶呢,冷不防眼睛往下一瞟,頓時驚了。

樓下街道遠遠走來一位白衣公子神仙少年,那一刹那,四周眾人自動遮蔽,世子滿眼皆是此人。世子癡了,世間竟有如此謫仙?等他扒開人群跑到樓下,那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自此世子每每垂足頓胸,長籲短歎,暗悔冇有機會識得如此豐神俊逸的佳人,若是在京城將他帶去春鳳樓……嘖嘖嘖!每償提筆把那人的風姿畫下來,然不知道從何下筆。人海茫茫,卻又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見。真乃人生一大憾事也。

且說燕瀛澤被氣了個倒仰之後,出王府直奔城西而去。隻見他錦衣華服俊美無匹,一路上的尖叫聲就冇有斷過。秦樓楚館中的鴇母花魁激動得熱淚盈眶:“這燒錢的小爺終於回來了。我們的日子可有盼頭了。”

然而燕瀛澤這次居然冇有進到那溫香軟玉的春風樓裡,也冇有去揩那些嬌滴滴的小娘子的油,居然頭也不回朝西走了,弄得老鴇和頭牌好不傷心。

眾人大奇:“莫非這世子殿下改了性子了?”再看看燕瀛澤身邊瘦骨嶙峋的小泥巴,大悟:“哦,換口味了。”

這燕瀛澤一路東搖西蕩的,邊走邊買東西,等到身後的棒槌與小泥巴手中都拎不下了,他才晃晃悠悠來到了城西的竹竿巷。

竹竿巷裡麵住的都是無依無靠的老人和孩子,而且大多數是從戎人家的家屬。世子這錦衣華服的,在這個巷子裡可是太惹眼了。可是出奇的大家都冇有圍堵或者是指點,而是會心地微笑。

世子一邊走一邊打招呼:“李婆婆,洗菜呢?張大爺,收攤了?謝三叔,我回來了。”

“小燕回來了。這幾年過得好吧?”

“小燕啊,這幾年你去哪了啊?”

燕瀛澤聽著這些熟悉而關心的話語,突然覺得心裡熨帖得緊。縱然這三年受了那麼些許的苦,貌似也不太那麼糟心了。

把帶給大家的禮物都發了,燕瀛澤走到最後的一間房裡。裡麵有個孩子,約莫十一二歲的樣子,正在埋頭苦讀。他輕手輕腳走進去,拍了這孩子的頭一下。

孩子左右一看冇有人,繼續苦讀。冷不防又捱了一下,孩子惶恐,抬頭一看,愣了,轉過頭抱著世子大哭起來:“燕大哥你可回來了,小貓兒想死你了,想死你了。”

燕瀛澤愛憐的拍拍他的頭,棒槌沉默,小泥巴濕了眼眶。

從竹竿巷出來後,燕瀛澤對棒槌道,“棒槌,你和小泥巴先回去吧,本世子自己去逛逛。”

棒槌深知他的脾氣,隻是將沉水劍丟給了他,帶著小泥巴回府了。

漫無目的地走,燕瀛澤走到了西山的聽濤崖。寒冬臘月,萬物肅殺,隻有這片鬆林依舊青翠。

燕瀛澤靠在一塊凸起的石頭上閉目細聽,風過處,鬆濤洶湧,還有……還有絲絲縷縷的琴聲?

這琴聲飄飄渺渺若有若無,從山頂傳來。如不細聽,還以為是風從天邊刮來。隻聽琴聲嗚咽如泣如訴,讓人心情隨著琴聲蕩入了穀底。轉而又漸漸從嗚咽轉為陰沉,琴音沉沉,如狂風暴雨前的天色般讓人窒息。又似破曉前的黑暗般讓人恍然。如此反覆幾次,忽然琴聲一改嗚咽陰沉,曲調陡轉殺氣四起,似金戈鐵馬烽火狼煙,如怒海滔滔覆地傾天。

良久,風停,琴聲寂,隻餘鬆枝微顫。

燕瀛澤被琴聲所震撼,循著琴音走上了崖頂。

天漸黃昏,冬日的太陽也失了本色,如一枚蛋黃般墜在埡口。他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幅景象——一抹淡薄的身影正對著夕陽撫琴,那一瞬,燕瀛澤心裡突然想起一句極其淒美但是應景的話:殘陽照孤影,碧血染銅樽。

或許是感到身後有人,那人轉過身來,一身白衣薄唇緊抿,淡然的眉眼輕輕掃向燕瀛澤,風過處,衣袂張揚如翼,一個如神祗般遙遠而寂寞的男子立在他的眼前。

燕瀛澤突然發不出聲來了,緊接著就是一陣狂喜。是的,什麼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個人,就是燕瀛澤眾裡尋他千百度的那個白衣佳人,神仙少年。

那人目光清幽,望向燕瀛澤。

“那個……我……”燕瀛澤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以往的巧舌如簧到現在竟然派不上用場了。他搔了搔頭,艱難的開口了,雖然有些詞不達意:“我見過你,我找了你很久……”

“我,我是燕瀛澤……”

“哦,世子殿下,久仰。”

那人微笑,既不親熱也不疏離。燕瀛澤聽了這句話,倒是有些後悔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了。

這句久仰,一定不是什麼好名聲了。

“公子,我已經練足三個時辰了,該走了麼?”鬆林深處傳來呼喊,接著走出一名十五六歲揹著劍的少年。

那人聽得喊聲道,“失陪。”轉身飄然下山。身後一隻海東青盎然展翅,一飛沖天。

燕瀛澤呆立片刻,突然想起來自己居然又一次忘了問他是誰,於是慌忙跑下山。

這一路,是再也冇有見到那人的影子。

不見了白衣人倒算了,可是麵前一溜黑衣人,更不是燕瀛澤想看見的,此刻他無比後悔,出門為何不帶上棒槌。

燕瀛澤歎息一聲,沉水劍出鞘,一片刀光劍影血肉橫飛。他一邊打一邊心道這九五之尊的老頭子一天操心那麼多事,怎麼還能有精力記得見天操練他呢。

好不容易料理完,燕瀛澤一身狼狽回城,這次倒是誰也冇認出,他就是那燒錢的世子爺了。

他一路惆悵回到家中,蹲在門檻上發愁,該怎麼樣才能再見到那個人呢?冷不防懷裡撞進了一糰粉妝玉琢。

“哥哥,哥哥”。攬月咿呀學語,口裡叫著不成調的哥哥,口水擦了他一身。

“弟弟,弟弟”。燕瀛澤學著攬月的語氣抱起他轉了無數圈。逗得總角小童笑聲連連。宋氏在旁會心微笑。

平南王踏進家門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出,平日裡高貴不可一世的世子殿下,正在給幼子當肉墊,陪著稚齡小童玩得不亦樂乎。王妃在旁笑得溫柔。

那一瞬,平南王的心,也跟著柔軟起來了。他現在不是戰功赫赫的王爺,隻是平凡人家的一位老父,而已。

王妃走過去溫柔的牽起老王爺的手,默默的走向了內堂。

餘世子與攬月嬉鬨,一室晴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