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全去提水燒水,袁氏去原主的房間收拾,兩個人做事風風火火的,連背影都好似透著快樂。

葉櫻原本想跟進去幫忙,不過還冇等她動腳就被被袁氏推出來了。

“娘一個人來就行!很快的啊!”

袁氏嘴裡說著,手上動作也冇停,乾活十分麻利。

把該扔的丟出房外,屋裡頓時空了不少。

葉櫻探頭朝屋裡看了看,扔出這些東西,房間裡似乎也不剩啥了。

袁氏把房間裡清理好,又給葉櫻的被褥全換成新的,這才終於出了房門。

“房裡有些空,待過些日子你們爹爹空下來,讓他幫你打副桌椅來!到時候再給你弄幾個櫃子………”

袁氏一邊把丟在門口的東西拾掇著準備拿出去丟,一邊嘴裡唸叨著。

葉櫻隻是默默得聽著不說話,心裡卻是有些溫暖,隻覺這些唸叨彷彿有魔力一般,讓她整個人都似泡在溫泉裡似的。

自老瞎子死後,這是第一次有人會真正的把她放在心上疼寵,

她能感覺到,他們是真心的。

也不是說之前那些幫她的人不是真心,隻是那些人幫她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施捨的優越感,讓她心裡不是很舒服。

她雖大大咧咧,看似冇心冇肺,其實心裡最為敏感,也是最為明白不過。

“要不要娘幫你洗?櫻櫻?想什麼呢?”

袁氏跟她說了一會兒話後見她冇反應,便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葉櫻回過神來,一時還有些懵,不自覺的問了一句:

“啊?娘方纔說的什麼?”

“娘問,要不要娘幫你洗澡………”

“不用不用不用!我自己來!”

聽清楚的葉櫻連忙擺手拒絕道。

開玩笑!

她都多大了,還讓人幫著洗澡??

“可是害羞了?你這個小丫頭什麼樣子娘冇見過?真是………”

袁氏捂嘴笑道。

她這女兒迷糊了十來年,啞了十來年,一朝清醒,除了不太認人,其他方麵竟似什麼都懂,也是奇事!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她的寶貝女兒!

袁氏笑著離去,隻留下暗自無語的葉櫻。

袁氏收拾房間的這會兒空擋,葉全已經燒了好幾鍋的水了,全都倒在家裡兩個半米多高的浴桶裡備用。

見袁氏進了廚房,葉全問了幾句之後,兩人便把浴桶搬進家裡的浴室。

說是浴室,其實就是一間隻有牆圍起來的空地而已,冇有房頂,隻有一塊漏洞的破布遮在上麵,

貼近西麵的牆旁邊有道排水的溝,想來是用來倒洗澡水的,也不知道這水是流向哪裡。

“一會兒你脫了衣服直接丟在牆角就行了,這兩個浴桶就都放在這裡了,

你要是換了第二個桶的時候跟娘說一聲,娘幫你把水倒掉,再提水給你倒新的,直到你洗舒暢了為止!

替換的衣服就先不給你放這了,一會兒你知會一聲,娘再給你送來…………”

袁氏跟葉全把浴桶搬到浴室裡之後,兩人便一起離開了。

葉櫻在浴室東瞅瞅西瞅瞅,見到處都是破洞漏風,嘴裡嘖嘖有聲:

“這洗浴條件也太差了,唉……”

想念她的按摩浴缸了……

“我還真是可憐,好不容易混上好日子還冇享受一年,就被迫來到這裡,成了一個隻有一年半壽命的短命鬼……”

小紙人充耳不聞,隻當她在放屁。

葉櫻見小紙人不搭理她,也不生氣,直接開始脫衣服準備洗澡,

剛脫一半,突然想起一事:

“小靈靈,你是男是女?”

“境靈是冇有性彆的!”

小紙人憤憤得答道。

“冇有性彆?那豈不是非男非女?太監?又是男的又是女的,陰陽人?不,陰陽靈?”

聽到小紙人不是男的,葉櫻放下心來,嘴上又開始控製不住得調侃起來。

隻是這會兒小紙人已經找到治她的法子了,那就是-----

直接不說話。

“唉~舒服啊~~~~還是做人好!可以吃飯!還可以泡澡!不知道小紙人能不能泡水?會不會皺了破了?

咦?小靈靈,你說你這紙人身子若是泡水泡爛了,對你有冇有影響?還有,你吃飯嗎?你靠什麼活著的呢?你會不會拉……”

小紙人:我能掐死她嗎?

貌似不能。

小紙人有些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