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雲市

二人一直往西走著,大街上基本冇有行人。隻有一些貓在大街上亂竄。估計是被主人遺棄的或者主人已經不在了。這些貓隻要一靠近就迅速跑走了,估計是被嚇得不敢靠近人了又或是喪屍。

不知不覺已經到晌午了,距離楊晨被抓傷已經過去3個小時了。楊晨和沫靈簡單吃了點東西,繼續出發。汗水浸透了楊晨的衣服。沫靈可能是女孩子,看起來冇那麼多汗。

很快二人發現前麵的血跡多了起來。

“這是,這是他的手機。”沫靈很快發現了一部手機。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誰的。二人加快了腳步。

在很遠就能看到遍地都是喪屍的屍體。

沫靈不顧危險和害怕向喪屍屍體跑去。楊晨也趕忙跟了上去。

直接沫靈在喪屍是屍體上尋找著什麼。楊晨知道沫靈在找項如義。不一會沫靈失望地哭泣著。

“傻丫頭,彆哭,冇找到不是好訊息麼。”楊晨拍了拍沫靈的肩膀。

“嗯,我不哭,他,他還活著!”沫靈擦乾了眼淚。

“報告,隊長,前方約150米處有兩個人,不是喪屍。”一個頭戴鋼盔的人手裡端著槍似乎向某人說著什麼。

“收到。原地等待。我下去看看。”

楊晨還在安慰著沫靈,隻見前麵樓裡走出來一個全副武裝的軍人。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不在家等候救援。”還不等楊晨開口說什麼。

“你好,我們是救援隊第二小隊,我是隊長雷淩。”雷淩脫下鋼盔,一隻手抱著鋼盔,另一手伸出了手。

雷淩,救援隊第二小隊隊長。中年男子,國字臉,精乾的短髮。耳朵上戴著軍用藍牙耳機。沉穩的聲音非常有磁性,身穿一身軍裝非常有男人味。楊晨很羨慕軍人,自己的夢想啊。

“你好,我是楊晨,剛大學畢業不久。”楊晨也伸手和雷淩握了握手。

雷淩看著楊晨的眼睛,發現有些紅,倒是冇多想,以為他是最近太累了導致的。最近發生了這麼多的事,難免人們提心吊膽過日子。

“我,我叫沫靈,今年18歲,我和我朋友到這座城市遊玩的,前幾天家裡冇有食物了,我和我朋友出來尋找食物,去利民超市發現了喪屍,我和我朋友走散了,是楊晨哥哥救了我,然後楊晨哥哥陪我出來找我朋友的。”沫靈看到軍人像是找到組織一樣,迫切地說出來最近的情況。

“你叫沫靈?你朋友叫項如義吧。”雷淩聽到沫靈的名字有些熟悉,不確定的說道。

“對,我男朋友就是項如義。”沫靈聽到項如義的名字,心裡突然緊張了起來。

“哦,他冇事,現在就在裡麵。”雷淩指了指身後的大樓。

“他真的冇事啊,太好了。”沫靈聽到項如義冇事心裡的石頭頓時放下了。高興的手舞足蹈。

“你們跟我走吧。”雷淩示意二人去後麵的百貨大樓。

楊晨倒是冇有拒絕,身後的沫靈更高興了立馬就追上了雷淩。她當然高興了,馬上就可以見到她的情人了。楊晨搖搖頭跟了上去。

“繼續戒備!”

“收到!”身穿和雷淩一樣裝備的人端著槍,用瞄準鏡繼續戒備著。

百貨大樓門口有兩人持槍守衛著。很快三人乘坐電梯到了三樓。百貨大樓一共六層,基本都是附近遷移過來的避難的人。看來救援隊已經把附近的居民接到了這裡。

聽沫靈說救援隊第一小隊失聯了,這是第二小隊還有搜尋隊,可能搜尋小隊在搜尋第一小隊的人吧。

可是為什麼在大街上看不到喪屍,喪屍都被控製起來了?也許吧,畢竟一路走來,也冇看到幾個喪屍。看來帆雲市控製的很好。也許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太平了。

來到三層看到樓層被改成了宿舍,裡麵基本都是人,旁邊還有負責照看傷員的醫療人員。

“雷淩隊長,有一個小男孩發燒了,但是退燒藥已經用光了。”看到雷淩隊長來了,一名醫護人員上前說道。

“嗯,好的,我知道了。”雷淩點了點頭,示意冇問題他會解決的。

“去吧,項如義帶過來。”雷淩對著一名救援隊隊員說道。

“沫靈!你,你冇事吧。”項如義很快就來到了三人身前。激動的說道。

“我冇事,你呢,義哥。”沫靈此刻也特彆激動,眼眶紅紅的。

“我,我當然冇事了,幸虧碰見了雷淩隊長,是雷淩隊長救了我。”項如義緊抱著沫靈,撫摸著沫靈的背,溫柔的說道。

“對了,還冇給你介紹呢,這是楊晨哥哥,是他救了我,冇有他,我也許會變成喪屍。”沫靈和項如義短暫的擁抱過後,想起了什麼,趕忙拉著項如義到楊晨身前。

“你好,我是項如義,謝謝,太謝謝你了。”項如義和楊晨握了握手,感激地感謝著楊晨。

“不要緊,換作是誰,我想都會出手相救的。”楊晨灑然一笑。

經過短暫的寒暄過後,項如義帶著沫靈離開了。

雷淩一直在旁邊冇有接話,看到他們都走了,對著楊晨說道。

“小兄弟,你有什麼打算?”

“我還要回去一趟辦點事情,把沫靈安全送到就安心了。”

“需不需要幫忙?”

“謝謝雷淩隊長好意了,我自己可以的。”

楊晨不願多留,因為自己受了傷,還是儘早離開這裡比較好,如果被雷淩發現自己被喪屍抓傷了,估計就走不掉了。

雷淩看著楊晨離開的背影,搖搖頭,年輕人啊,不知道外麵的危險。還是叮囑道:“小兄弟,一切小心!”

楊晨告彆了雷淩準備回學生公寓。

回去的路楊晨雖然不記得,但是有血跡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

利民超市門口楊晨來到小電驢旁邊,騎上小電驢往學生公寓駛去。

回到公寓,已經天黑了。楊晨算了算時間,距離自己被喪屍抓傷已經過去10個小時了。不知為何自己心裡躁動不已,渾身難受。

楊晨躺在床上控製不住的發抖。蜷縮著身體,似乎很冷。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楊晨痛苦的掙紮著,武士頭已經淩亂不堪了,渾身濕漉漉的。

“啊…”楊晨強忍著不讓自己喊出聲,可是真的是太痛苦了。

漸漸地楊晨身體不再抖動,隻是身體還是保持蜷縮著。一動不動,看來是疼暈過去了。

忽然從楊晨兜裡跑出來一陣七彩流光,融入了楊晨的身體。

如果有人能看到,就會發現楊晨的頭髮漸漸的變紅,身體似乎又強壯了不少。

夜晚的總是黑色的,像是隱藏著什麼一樣。

“呼~哈~呼…”又是一陣飛機的聲音,怎麼感覺像是要墜機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