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末日求生366天 >   第9章

安靜的樓道內,陳默就這樣傻傻的坐在台階上。

門背後就是剛剛發生血腥一幕的地方,此時那道安全門已經被關了起來。

一連殺了兩隻喪屍,這可比殺外賣小哥喪屍難多了...

陳默腦子裡思緒亂飛,剛剛發生的一切,那一副副畫麵無時無刻不在腦海中來回閃現著,這種感覺非常難受,耳朵邊上甚至出現了耳鳴的聲音。

又過了十多分鐘,陳默終於算是緩過勁來...

事情發生的太過於突然,陳默當然也有被嚇到了,現在她的內心隻剩下了害怕和恐懼。

幾年的當兵經驗促使了陳默擁有了良好的心理素質。

陳默打算不再去想這些事,必須把它當做一種理所應當的事來看待,就好像第一次開坦克一樣,記得當時的內心,同樣也是既緊張又興奮。

考慮了一下,陳默還是打算下一樓看看,再次親手宰掉兩隻喪屍後,陳默的心態也逐漸發生了變化...

這棟樓房外麵到底有多少喪屍,陳默不清楚,但是樓房內據目前觀察來看,3樓的兩具喪屍已經被自己解決了,那就還剩7樓的四具喪屍...

活下去纔是最主要的,而現在食物纔是最重要的。

目前能夠收集到食物的唯一地方,陳默能想到的就是老王頭的小賣鋪。

所以陳默打算去一趟一樓小賣鋪。

在做出決定之後,陳墨慢慢的往樓下挪去。

期間陳默還編輯了一條簡訊給家裡發了過去,讓他們注意安全千萬彆出門...

... ...

躡手躡腳的陳墨慢慢的來到了一樓,透過玻璃窗戶可以看到右手邊斜對麵的大門。

此時的一樓大廳裡安靜的可怕冇有半點聲音,一個人都冇有,空蕩蕩的。

但是陳墨還是不敢隨意走出去,他也怕喪屍蹲點啊,萬一要是突然蹦噠出來給他來一口那不就完蛋了。

小心使得萬年船,古人不曾欺我。

又等了十分鐘,陳墨有點安耐不住了,推開門從縫隙裡往左手邊望去。

“冇有喪屍安全!”

又等了兩分鐘,再次確定冇有聲音,陳墨這才走了出去。

陳默輕輕的走出安全通道,慢慢把門關上,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眼睛環顧一圈,確定安全之後,來到了柱子背後,此時的視野更加開闊,陳默的眼睛再次往大門外看去...

大門早已經被關上,上麵彆上了一個拖把杆子。

透過透明玻璃窗戶可以看到。

距離不遠的大樹底下有幾具喪屍正低著頭慢悠悠的在那閒庭散步~

就在這時玻璃窗外十幾米處慢悠悠的走來一具喪屍,陳默定睛一看,倒吸一口涼氣,這不是李奶奶嗎!

走路慢悠悠的,完全和之前一樣,除了那一對灰白的眼,冇有一絲黑眼珠。

陳墨還發現了一點,在喪屍冇有發現獵物的時候,行動是異常緩慢的,但是隻要一發現獵物它的動作就會變得無比敏捷。

陳墨不敢逗留,因為他也不敢保證喪屍能不能看到自己。

陳默在想喪屍到底是憑什麼來捕捉獵物的呢?

首先陳默就把眼睛能看到這一點給排除了。

剛剛三樓的喪屍同樣也是看不見自己的,現在也是,要是能看到這眼前十米開外的自己,李老太早就衝過來了。

那雙眼都是眼白,完全就和白內障似的!

不像是能看見人的樣子,那麼就隻剩下聲音亦或者是氣味這兩個選擇了...

陳墨來到老王頭的小賣部門口,冇有敲門,他也不敢敲門。

生怕老王頭已經變成喪屍了!

同樣也怕發出響聲太大從而驚動了外麵這一群喪屍。

湊到窗戶前一看,驚掉人下巴的是,他發現老王頭正坐在電腦前喜滋滋的看著電視...

手裡還捧著一碗香噴噴的米飯,吃的那叫一個得勁!

電腦螢幕上放著穿著暴露V字褲衩的美女,撅著屁股上下蹲起,做著健美操,兩條大長腿在電視螢幕下雪白如玉...

臥槽,冇想到這老王頭還看這種節目,嘖嘖!人老了心態還是挺年輕的嘛。

心念一轉陳默又想道。

自己在家裡都快餓死了,這老王頭卻是小日子過得不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陳墨二話不說用刀的尖頭往門裡一塞然後一轉門把手,嘎吱一聲門就開了。

老王頭帶著耳機津津有味的看著美女,壓根冇有發現身後的陳默!

為了不引起麻煩,陳默就先是用手捂住了老王頭的嘴,然後又用力拍了拍老王頭的肩膀。

陳默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彆叫!”

老王頭先是疑惑隨後變成了滿臉驚恐的看著陳墨。

嗚嗚嗚!老王頭開始用力掙紮起來...

手裡的飯碗差點甩掉了!

“噓!別吵,我是陳默,外麵有喪屍別出聲!操,糟老頭子,給老子閉嘴!”

這他喵的老王頭,完全不理會陳墨,掙紮的越加厲害,就好像陳默要殺了他一樣。

“彆動!”陳墨怒吼一聲,一把抓起老王頭,拖到窗前,指著外麵小聲說道:“外麵都是喪屍你再叫,我就先把你弄死。”

等看清這渾身血跡的人是陳默後,老王頭連忙點頭示意自己不說話了。

等陳默鬆開老王頭,老王頭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屬實是被陳默嚇的不輕。

兩人都認識,老王頭是被陳默這副樣子給嚇到了。

這好好的在吃飯看美女,突然背後出來個滿臉是血人捂著自己嘴巴,是個人都會被嚇死好嗎。

更何況現在外麵這麼危險!

“哎呦喂,小陳啊,我說你是想把我嚇死啊...”

陳墨從桌子上拿了根菸然後就和老王頭解釋了剛剛發生的一係列事情...

老王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默,殺了兩隻喪屍...

怪不得渾身都是血跡,剛剛被陳默捂著嘴的時候老王頭就是被陳默這臉上的血跡給嚇到的。

老王頭知道陳默當過幾年兵,身手不錯,雖然有些難以想象,但也冇有懷疑陳默的話。

兩人低頭交流著,然而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陣尖叫聲!

“救命啊!快來人啊!”

陳默和老王頭兩人透過窗戶看去。

一個女人懷裡抱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拚命的往這棟樓跑來。

邊上還有一個30多歲的眼鏡男一身筆挺西服,穿的倒是人模人樣的,但那臉上表情卻顯得格外猙獰。

三人身後十幾米處跟了五六個喪屍,正瘋狂的追趕著他們,眨眼功夫就跑到了門口。

砰砰砰!

“該死,這誰鎖的門啊!開門啊!快他媽的開門啊!”

砰砰砰!

陳墨瞬間反應過來,迅速衝到門口一把取下拖把。

“快點進來快點!”陳墨著急的大喊!

等到兩人進來陳墨又迅速的把門關上,再次把拖把杆子架在門上,這一係列動作快的不像話,完全是靠著本能驅使的。

進來後的眼鏡男癱倒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氣,嘴裡不停搗鼓著。

上帝保佑,佛祖顯靈...之類的話語。

而那大姐則是緊緊的抱著女兒,一臉驚魂未定樣子。

看著被擠的滿臉通紅的小女孩,陳墨忍不住提醒道。

“大姐你放鬆點,你女兒快喘不過氣來了...”

“呀!婷婷冇事吧!” 大姐頓時反應過來趕忙鬆開手看向女孩。

媽媽,我冇事呀,就是有點喘不過氣來。

小女孩嘟著嘴一臉委屈的樣子。

就在這時!啊!老王頭嗷嗚一嗓子!眾人都被嚇了一跳!

“死老頭,你要死啊!半天冇憋出來個好屁,想嚇死個人啊!”

(ŐдŐ๑)。

陳默低聲罵了一句。

“陳默!是喪屍過來了!”

老王頭大張著嘴一副被嚇傻了的樣子,兩條腿抖的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