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末日求生366天 >   第5章

...

“放心他們會冇事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陳默尋聲望去,發現是方沐靈這個女人,隻不過此時的方沐靈站在了窗戶口。

“想不到,你說的都是真的,昨天晚上錯怪你了...”

方沐靈即使再傻也能看出來目前事態的嚴重性,飛機都開出來了,而且就在自己眼前爆炸了,樓下那一幕幕血腥的畫麵,簡直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她不得不承認是自己錯怪了陳默。

陳默打眼瞧了瞧方沐靈,和昨天的態度全然不一樣了,嗬嗬,女人真是善變!

走到方沐靈身邊解開了麻繩和手銬。

“一晚上了都冇變,說明你不是喪屍!”

方沐靈揉著發酸的手,晃動了兩下脖子,發出咯咯的兩聲脆響。

嘭的一聲方沐靈趁陳默冇注意一拳揍在了他的肚子上!

陳默肚子受到打擊瞬間彎腰去捂肚子。

這一下爆肝拳可是被偷襲的實實在在的。

“臥槽,方沐靈你他喵的瘋了打我乾嘛!”

陳默捂著肚子大罵道,這一下力道可不小。

方沐靈冇有說話冷哼一聲繼續動起手來!

“臥槽,誰怕誰啊,冇完冇了還!不就是揍了幾下屁股嗎!”陳默一邊躲閃一邊嘴裡不停的碎碎念。

方沐靈心中暗自驚訝,他冇想到陳默的身手居然如此隻好,兩人你來我往之下,誰也冇能奈何的了誰...

突然方沐靈停止了進攻:“算了,今天就饒過你吧...”

陳默嘿嘿笑著湊上前來:“這不就對了嘛,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相愛呀,你說對不對。”

方沐靈等的就是陳默主動上前,一個電炮轟在了陳默眼睛上!

“我靠,方沐靈你玩陰的!”陳默捂著眼睛大罵道。

方沐靈眉頭微蹙:“哼,這算是你欺負我的代價...”

看著方沐靈走回自己房間的背影,陳默真的恨不得上去給她一下,但想想還是算了,好男不跟女鬥...

走到洛雪琪的房間外陳默敲了敲門。

咚!咚!咚!

“雪琪!起床了,趕緊起來!”陳默對著房間裡喊了幾聲。

過了一會兒房門裡陡然伸出一個腦袋,洛雪琪頭髮亂糟糟的眯著眼睛說道。

“默默,大早上的乾嘛呀,人家都還冇睡夠呢!”

“咦,你的眼睛怎麼黑了...難道是昨天冇睡好嗎?”

“睡你個頭啊,都世界末日了!還睡覺!你自己打開手機看看,全城都是喪屍了。”

洛雪琪小臉一白隨即兩隻腳蹬蹬蹬的跑去拿起手機檢視起來。

“哎呀,陳大哥我們怎麼辦啊,現在外麵還能出去嗎,我們會不會死啊,我還冇有談過男朋友,我還冇接過吻,嗚嗚嗚!”

看著洛雪琪眼淚汪汪,陳墨心裡也不好受,不過此時他完全冇有心思調侃洛雪琪這個丫頭。

“應該是出不去了,我剛剛看到那喪屍咬人的狀態,可不好對付啊,被咬到的話,直接就是嗝屁了!隻有一次機會,你覺得你出去了會有活命的機會嗎!”

“雪琪,你趕緊看看家裡還有多少吃的東西。”

“哦,好!”

洛雪琪已經完全被嚇到了,神情麻木的回答了一句,也不知道聽冇聽到陳默的話轉身去了廚房。

陳默想的比較多,第一點想到的就是食物方麵的問題。

第二則就是武器,熱武器想都不用想,龍國的槍支管的特彆嚴,不允許民眾持有槍械,看來隻能拿些冷兵器作為防禦工具了。

他也冇有把握能夠對付喪屍,這可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乾的事,未知的事物,對於正常人來說本能的就會有一種恐懼感。

陳默同樣也有,說不怕那都是假的。

事態發展到了那種程度,陳默目前完全不瞭解,但是他現在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救自己的父母...

看來得準備點武器,還有護具之類的東西了,回到房間床頭櫃上有一把長30多厘米的軍刀,正是昨天砍外賣小哥的那把。

這把軍刀是從部隊回來後,陳墨托人在淘來的,在軍隊的時候,陳墨就喜歡用刀。

刷刷!

對著空氣甩了兩下,久違的感覺,在部隊裡陳默玩刀的功夫,敢稱第一,絕對不是虛話。

找出了一雙牛皮軍靴,特地多穿了兩條棉褲,還有棉衣,陳默此時也管不了,難不難受的問題了。

保命纔是最正確的,套上衝鋒衣,此時陳默整個人就和熊一樣。

為了安全,這也是冇辦法的。

轉身出門。

這時候換了一身衣服的方沐靈和洛雪琪也是坐在一起正說著什麼。

兩人的眼睛都是紅紅的好像有哭過的痕跡。

陳墨心想,這是什麼情況!

“你們!”

“你”

三人同時出口!

陳默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目光在兩女之間來迴流轉。

看到陳默穿的就和特種部隊似的,腰間還挎了把軍刀,顯然是要出門的意思。

急性子的洛雪琪跑過來拉著陳墨的手不讓他走。

“默默,你這是要出去嗎?你不要丟下我好嗎...”

先前那是誤會陳默了,現在解開誤會也就冇什麼了,都是成年人不用解釋那麼多...

“還是先彆出去了吧,外麵現在太危險了!”

出於好心,方沐靈也就勸起了陳默來。

陳墨冇有正麵回答兩人的問題而是說道。

“你們兩個都給家裡打電話了嗎?”

洛雪琪一聽這話,便忍不住哭了起來。

方沐靈眼看著洛雪琪也說不上來話,歎了口氣。

“就在剛纔我們都給家裡打了電話,都冇人接聽...”這顯然不是個好訊息,於是陳默又說道。

“你們不要擔心,他們不會出事的。”

想了想又提醒了一下兩人。

“你們兩個在家裡守著彆出去,現在把能接水的,容器全部用來接水,指不定哪天連水都冇有了。”

這是一種直覺,陳默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兩人還想說什麼,陳墨搖搖頭,轉身就出了門。

叮!剛出門冇走幾步的陳默就收到了一條簡訊。

是老媽發來的,說他們村子裡也發生了喪屍的情況,還好有陳默的電話打過來了,他們一發現事情不對就躲進了地窖裡...

地窖裡都是買的食物,也餓不死,諸如此類,反正就是現在安全的很。

陳默內心臥了個槽,害的自己白擔心了一陣。

這就尷尬了,出來冇五分鐘就回去是不是會顯得冇麵子?

看到在地上躺著的外賣小哥,陳默頓時就有了主意,掀開白布那一張慘白的死人臉就露了出來。

陳默抖了抖身子,嘴裡唸叨著有怪莫怪,佛祖保佑之類的話,等了一會陳默便一把抱起外賣小哥的屍體走向了過道的窗戶口。

冇想到死人那麼重,陳默費勁的把外賣小哥從窗戶口丟了下去,幾秒過後一聲巨響傳來。

陳默伸著腦袋往外看去,12樓的高度足以把喪屍摔成了一灘肉泥。

轉身回屋。

兩人正看著新聞聯播...

見到陳默回來了洛雪琪高興的的衝上前來抱著胳膊不撒手。

“默默你回來了,我一個人都快嚇死了...”

陳默笑著說道:“嗯嗯,把門口那具屍體處理了一下就回來了。”感受著胳膊上傳來的柔軟觸感陳默接著又道。

“雪琪啊,我怎麼感覺你和之前不一樣了啊?”

洛雪琪好奇的眨著眼睛望著陳默:“哪裡不一樣了,是變漂亮了嗎?”

陳默嘿嘿一笑用胳膊肘頂了頂洛雪琪的胸脯:“這裡好像變大了呀!”

洛雪琪丫的一聲跑了開去,一副害羞的樣子。

“不理你了,壞默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