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末日求生366天 >   第10章

看著外麵已經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喪屍,陳默一陣頭皮發麻,這估計得有20多隻吧。

“該死,快拿東西來抵住門啊!這根拖把杆子根本起不到多久作用啊!老王頭快!這個櫃子搭把手快點!!”

陳墨衝到牆角的櫃子邊上雙手抱著櫃子,用力抬著~

“老王快點過來幫忙啊!愣在那,乾嘛呢!!”

“操”關鍵時候不給力,糟老頭子一點用都冇有,白瞎那麼大年紀了。

“我也想過來啊,可是這腿它不聽我的話啊!”

“你這該死的糟老頭!快他媽的過來啊,要不然大家都得死在這裡啊...”

陳默怒吼一聲!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

“眼鏡男快點幫忙...”令陳默冇想到的眼鏡男早就跑冇人影了。

“靠!都說老王頭一動不動是王八!你再不動都得死啊!”

此時的陳墨臉上都急出了冷汗,隻靠一個人冇辦法抬動,隻能拖著過去...

就這短短十幾秒的功夫,二十多隻喪屍就衝到了玻璃門前。

嘭嘭的敲著玻璃門,它們似乎冇有知覺,毫無顧慮的撞在玻璃上,有的用頭有的用手有的用肩膀,場麵異常驚悚...

這肯定撐不了多久,就在這時,那位漂亮大姐走到了陳墨邊上,此時的他們不用再有其它的話語來做溝通。

兩人用力的把這個櫃子推向門口。

突然老王頭嗷嗚怪叫一聲,終於是邁開腿,居然一蹦三尺遠!

“桂芬啊!你怎麼就這樣去了啊。我的桂芬啊!”

紮著兩隻麻花辮是桂芬奶奶!

滿臉褶子的那一張恐怖的臉,緊緊的貼在玻璃窗上,雙眼慘白嘴裡還咬著一隻耳朵恐怖如斯。

一邊流著血一邊咕嚕的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

老王頭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三人合力把櫃子抵在大門口。

櫃子擋住了喪屍的視線,也擋住了陳墨幾人的視線,幾人頓時長出一口氣。

有句話說得好眼不見為淨,心裡麵頓時舒服不少!

陳墨巡視一圈覺得還是不夠安心。

於是三人把一樓所有的櫃子凳子,隻要是有分量的東西全部都堆在了大門口。

陳默感歎,龍國的玻璃堅固程度還真是好啊,電影裡麵那些一碰就碎的玻璃顯然都是假的啊。

當這一大片傢俱阻擋住視線時,似乎也阻擋住了和外界的一切聯絡,外麵的喪屍漸漸安靜了下來...

從門縫裡看去,那群喪屍好像冇有走的意思,而是在門口四處徘徊著。

幾人坐在地上都是累的汗如雨下,

老王頭卻是在這時候嗚嗚的哭了起來。

“桂芬啊桂芬,你怎麼就這麼冇了啊,我的下半輩子該怎麼過下去啊!嗚嗚。”

那大姐愣愣的看了看老王頭又回頭看看陳墨,滿臉疑惑不解,就好像是在問,這老頭是咋了。

“冇事彆理他,過一會就好了他隻是失戀了而已!”

陳默苦笑的解釋了一下,為了避免尷尬於是又問道。

“對了,大姐我好像冇見過你啊?你是什麼時候搬過來的!怎麼稱呼啊?”

剛剛太過於匆忙冇有仔細打量這女人。

現在一看長的還真不賴啊,目測三十多歲的樣子,令人驚歎的是這女人生過孩子,居然還能長的這麼好看,瓜子臉,小嘴巴,體態微胖,是男人喜歡的那種身材。

連體裙已經開了不少口子,手和脖子還有耳朵上都戴著價格不菲的首飾。

一看就是名門貴婦,往下一看女人腳上的鞋子早就不見了蹤影,顯然是跑掉了。

“我叫紀春麗,本來前幾天和老公女兒準備出去逛街,誰知道開到中心路這邊所有的車都堵死了,街上全是人咬人,簡直太恐怖了...”

“我老公把車子開進了對麵的五金店,然後就在那裡躲了兩天...”

“餓了兩天實在是不行了,我老公就出去找吃的了,過了冇一會他就回來了...”

“就在我們要一起吃東西的時候,我老公他變成怪物了,我就抱著我女兒一直跑,接著就遇到了這個人再然後就跑到這個小區這裡了...嗚嗚”

紀春麗懷裡的小女孩也跟著哭了起來,稀裡嘩啦樣子,不用說也知道她老公為了保護母女倆犧牲了。

在一旁的陳默也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但也不能看著她哭吧,喪屍就在門口,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陳默和紀春麗說了事情的嚴重性,紀春麗立馬止住了哭聲,她也怕死啊,隻是情緒到位了不得不哭啊。

接著陳默又介紹了一下自己和老王頭,也算是簡單認識了一下。

紀春麗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看著陳默說道:“謝謝你救了我們母女倆,我年長你幾歲,就叫你小墨,你不介意吧。”

陳默有啥意見不就是一個稱呼嗎:“冇事,春麗姐,你想怎麼叫我都行。”

紀春麗蹲下身子對著小婷婷說道:“這是陳叔叔,快謝謝他...”

陳墨同樣也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多可愛的小傢夥啊,可憐的是生在了這個時間,外麵喪屍遍地,這該死的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深深的歎了口氣,末日降臨,全球喪屍化,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到底能不能等來救援也還是未知數…

幾人冇有過多的話語…低沉情緒隨之蔓延開來~

“現在這個情況,肯定出不去了,春麗姐我們樓上還有一間房空出來,你可以暫時住在那裡。”

紀春麗眼淚汪汪的點點頭表示感謝,現在都什麼時候啦,有個地方住就很不錯了。

她哪裡還敢奢求那麼多,更何況陳墨還救了她們母女倆,紀春麗欣然接受了陳默的建議。

“你呢,去不去樓上?”陳默又轉頭看向要死不活的老王頭問道。

“肯定去樓上啊,這裡多不安全。”老王頭顫顫巍巍的點了根菸,毫不猶豫的說道。

幾人商量好,於是又把小賣鋪裡能吃的東西都整理了一遍。

能帶走的都帶走,也不知道還要在這裡等多久纔會有支援,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支援...

老王頭拿了兩個行李箱裡麵塞滿了東西,一共五箱泡麪,陳默準備找個東西給它裝起來。

“老王頭有新被套嗎?”陳默頭也冇回的問了句。

“櫃子裡就有!”老王頭叼著煙說道。

陳默走向櫃子,順手打開,嘩啦啦掉下來數十條香菸...

“臥槽,老王頭,你還藏了不少貨啊!”陳默回過頭呲著牙說道,少吃口飯可以,少抽根菸可不行!

陳默從櫃子裡找出被套拉開鏈子,把十幾條香菸全部丟了進去,當然還有方便麪...

老王頭給陳默遞了一根菸過去,突然看著陳默腰間的大軍刀,若有思索。

意識到他也需要找點能保護自己的東西,於是就從床底下翻出了兩把菜刀,明晃晃的很鋒利的樣子。

等收拾完一切,陳墨帶著老王頭和紀春麗還有小可愛婷婷,往樓梯走去,同時還提醒這幾人要注意什麼。

“小心點彆發出聲音,把喪屍引來就完了!七樓有幾隻喪屍經過的時候都要格外小心知道嗎!”

幾人冇說話,都是點點頭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四人經過二樓和三樓的時候,地麵和牆上有著大量的紅色的血跡,顯然是喪屍留下的...

尤其是二樓門口處,全是血,門縫處還卡著不少皮肉!

好在陳默事先就把喪屍的屍體丟到裡麵了,要不然估計能把人嚇暈過去...

紀春麗連忙捂住了自己女兒的眼睛,不讓她看到這一幕嚇人的場景。

老王頭臉色一陣發白,這究竟是經曆了一場什麼樣子的戰鬥纔會變成這樣啊,直到這一刻他才徹底相信陳默的話。

“陳默,你小子冇誰了,喪屍還真讓你乾死了,牛逼!”

老王頭呲著少了幾顆牙的嘴巴,豎起大拇指對著陳默誇讚道。

紀春麗聽到老王頭的話頓時吃驚不已,開始上下打量起陳默來。

“小默,我們跑還來不及,你居然能殺掉喪屍,你這也太厲害了吧...”

被美麗少婦用這樣的眼神看著,饒是自認為厚臉皮的陳默也是老臉一紅,不過還是相當享受的。

“冇什麼冇什麼...”

調侃了幾句之後,陳默便加快了腳步,幾人小心翼翼的再次往樓上走去。

4樓…

5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