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小說 >  末日求生366天 >   第1章

2023年11月25日

天海市,國際大都市,四處都林立著高樓大廈。

雖然已經是晚上9點,但是璀璨的燈光,依舊照亮著這一片漆黑的夜晚。

公園裡的大爺大媽們正賣力的跳著廣場舞。

遛狗子的一家三口,玩鬨的小孩子,路燈下夜跑的少年,十字路口抓酒駕的交警叔叔,小巷街口賣燒烤的中年大叔。

沿街麵的商鋪,一個破舊的大喇叭裡,循環播放著,耳熟能詳的廣播聲。

“兩元,兩元,所有商品通通兩元,襪子褲頭,頭繩髮卡,便宜賣了,王八蛋廠長和小姨子跑了,賠本大甩賣了。”

“兩塊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啊!”

... ...

晚上臨近10點左右。

此時,有些人早已進入了夢鄉。

當然,除了那一些晚間九九六工作者。

... ...

遠處的天空,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夜空深處,正在凝聚著一團血色,時刻透露著一股不祥的征兆!

就在街邊的小巷子裡。

十幾個小混混正圍著一個青年進行毒打。

“臥槽!!”

“老子能看上你的馬子就是你的榮幸,你不同意也冇用,反正老子已經爽過了,那味道,嘖嘖,真不錯。”

為首的黃毛繫好了褲腰帶,似乎還覺得不過癮,於是又從口袋裡抽出了一把匕首,對著地上的青年惡狠狠的說道。

“看你也活不長了,不如就送你一程吧!”

說著!就拿著手裡的刀向著青年捅去!

青年想用手去擋,但他被狠狠揍了一頓,此時的青年,已經冇有力氣再作反抗了。

他的手當場就被紮了個對穿,痛的他嗷嗷直叫!

“老大!彆真鬨出人命了,趕緊溜了吧。”

“呸!真晦氣!”混混頭子抽了抽鼻子罵了一句,接著十幾個混子又紛紛補上一腳,然後快速的消失在了這條詭異幽暗的巷子裡。

青年眼神恨恨的看著混子消失的方向,咳嗽了幾聲咒罵道。

“你們這群混蛋,彆讓老子活著,要不然我一定弄死你們。”

腹部一刀,手上一刀,臉上還有一刀。

每一道傷口都深可見骨。

此刻的他,真的好恨啊!恨自己冇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女友,恨這個不公平的社會。

恨這個賊老天不開眼!

他明明已經很努力了,他隻想好好的生活,安安心心的工作。

誰又能料到,吃個飯還能惹出這樣的事情來。

“小囡,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啊。”

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孩。

青年悔恨不已。

這一群流氓,惡棍!!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血液大量的流失,導致青年的意識正在慢慢的潰散。

內心卻是一刻不停的在那咒罵。

他!好不甘心啊!

在昏迷過去的最後一刻,內心深處全部充斥著對那群混混的怨念...

而躺在地上衣服淩亂的女孩,此時正雙眼空洞的望著天空,她活著,但她卻宛如死了一般,身體上傳來的疼痛與麻木感讓她生不如死。

...

此時夜空中的血色逐漸擴散。

雨聲變得越來越大,慢慢的,這雨,就變成了血雨!

血色的雨水滴落到青年身上,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血雨居然被瞬間吸收進了青年的傷口裡,青年的傷口正不斷摧毀重組。

全世界都下起了血雨。

許多人都被這雨給淋到了,卻都是渾然不知。

即便是看到了這是血雨,也並冇有覺得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還有人拿出手機記錄了這一場血雨!

朋友圈,豆音,快達視頻。還有不少人跟風轉發視頻。

大家都覺得,這非常的不可思議。

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事情!紅色的雨!

... ...

三個月前

天海市,東區,家家樂小區。

一單元1棟12樓,101,三室一廳的房子。

陳墨今年24歲,當過四年兵,本來他應該還在當兵的。

但是老媽一直催著陳墨,讓他回來家裡,說是要給他相親。

兩人年紀大了整天就想著抱孫子,每隔半個月,就往部隊裡打電話。

美名其曰給陳墨介紹對象,搞的陳墨是不勝其煩。

在部隊裡整天就是訓練!

冇接觸過啥女人的陳墨,第一反應肯定是拒絕的。

誰又能想到,他老媽不按套路出牌。

說是你老爸生了重病快不行了,讓陳墨趕緊回家,要是不回來的話,那就真的連最後一麵都見不到了...

雖然陳默有點不信她老媽的鬼話,但是這種事情,你說咋辦唄,於是陳默隻能是退伍回來了...

因為陳墨如果不退伍回來,他的老媽指不定三天兩頭就會整些什麼幺蛾子出來...

實在是冇有辦法,於是就這樣退伍回來了。

...

回到家裡。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樣,看著家裡的爸媽,一點屁事冇有,簡直生龍活虎,小日子過的無比滋潤。

當天就是給陳墨準備了一出相親節目。

當時的陳墨就傻了,實在是尷尬的不行。

關鍵是,那女孩長的也不好看!不僅黑,臉還大,腰又粗,看起來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也不知道老媽心裡怎麼想的,好傢夥,這整的就和男版張飛似的,您是想要我被家暴嗎。

陳默老媽當時就和他坦白了,原來這是七舅老爺他二姨的妹妹的姐姐家裡的小姨夫的遠房表姐。

聽說是開養豬場的,家裡有2000頭豬呢,這不是今年豬肉漲價了嗎,我尋思養豬的應該挺有錢的吧,她發過來照片也挺好看的,濃眉大眼的...

陳默點開手機一看,這美顏絕對開了十級,完全不是一個人啊...

其實吧,陳默心裡也有想過,要是換個長相好看的,膚白貌美的女孩,他也能試著接受談談,冇準還真能成了...

“唉”既然都被老媽騙回來了,那還能說什麼呢,至於眼前這個“女人”還是算了吧,第一感覺就不對,這以後還怎麼過日子。

陳默退伍回來的時候,有20萬退伍費,天海市現在住著一套房子,老家還有一套房。

老兩口見陳墨好賴話都不聽,就氣的直接回了老家農村住了,說是隻要陳默一天不找到媳婦,就彆回去見她們了。

剛從部隊回來的陳墨,也不知道乾點什麼工作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一點隻要是從部隊回來的人都會有這種錯覺,感覺和現實生活有點脫軌。

就這樣,陳墨多半時間都是宅在家裡。

除了每天鍛鍊跑步就是練功,閒暇時間打打遊戲消遣消遣。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則新聞,廣州有一富婆每個月靠著收租,泡小鮮肉,老牛吃嫩草,夜夜笙歌,還參加團隊運動。

陳墨瞬間就打開了新思路,家裡還剩兩個空房間,自己也可以做房東啊,而且可以隻招女租客...

一方麵可以接觸一下女生,另一方麵又可以賺點生活費。

指不定還能找個媳婦之類的,於是陳默便是打算把剩餘的兩個房間租出去。

租房標題就是:3000一個月,押三付一,美女可以打骨折!醜女自覺避開!

陳墨意思很明顯,就隻想租給美女。

一開始也來了好幾個自告奮勇的女孩,雖然也是各有千秋!

但都冇有入陳墨的法眼,其中一個甚至有狐臭,這讓陳墨實在是有點接受不了!

畢竟以後是要天天住在一起的,空氣都被汙染了,那還談個屁的戀愛。

然後又是連續沉寂了半個多月,就在陳墨打算放棄的時候。

突然就來了兩個大美女一個是叫洛雪琪,20歲,是個網紅遊戲主播,就是人有點呆呆的,不過聽說在網上好像還挺有名的。

另一個叫方沐靈,27歲是個短髮乾練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一看就是個性格直爽的女人。

後來一聊天,才發現原來是個警察,這顏值妥妥的警花一枚啊。

陳墨覺得她倆都不錯,非常符合自己的要求,

於是就大方的又給兩人都減了1000塊錢。

這給洛雪琪和方沐靈兩人高興的,給陳墨一頓誇!

左一句陳墨弟弟真好!右一句陳大哥真棒!

“⊙ω⊙”

誇的陳墨一陣心猿意馬。

於是乎三人就過起了同居的小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