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鬨洞房就要回去?”司皓宸故意打趣。

“鬨洞房就算了。”明若搖搖頭,“新娘都人不對版了,再去鬨洞房,恐怕仝公子會瘋。”

“嗬,慫恿齊家嫡女李代桃僵時,怎麼不擔心人家會瘋……”司皓宸戳了下明若的額頭,足尖輕點躍上屋脊。

“我這不是來觀察情況了嘛。”如果仝公子真有個好歹,自己給他‘搶救’過來還不行嗎,“那是去齊府的方向吧,咱們順路過去看看。”

“並不順路。”雲皇陛下也是無語,皇後不愛回宮,除了陪著還能怎麼辦?

“咳,那就繞路去瞧瞧。”明若深深覺得,自己嫁給這鐵骨錚錚的大直男,絕對是精準扶貧。

相較賓客散的差不多的仝府,齊府現下依舊人聲鼎沸。娶回來的新姑爺,必須給個下馬威。齊家各路親朋一頓操作猛如虎,孫家大公子已經開始撒酒瘋,被送回了院子。

司皓宸跟明若剛在齊府最高的屋頂停下,白燊就來了:“主子,皇後孃娘。”

“白大人在這裡吃喜酒呢?”白燊穿了簇新的衣袍,手握玉骨扇,一看就是精心裝扮過。

“其實是觀察齊府這邊的情況,順便喝杯喜酒……”白燊覺得很有必要跟皇後孃娘說清主次。

“如何?”雲皇陛下懶得聽白燊耍嘴皮子。

“趙家嫡次女一直昏迷不醒,迎親回府就直接抬進洞房了。齊家主知道是皇後孃娘在青蓮寺中出手相救,又點撥齊小姐一番感激涕零。齊家主和齊夫人備了許多禮物,托屬下進獻給皇後孃娘。”為皇後孃娘蒐羅珠寶文玩,白燊是認真的。

“舉手之勞罷了,讓他們不必放在心上。”明若不在意地擺擺手,“趙漣漪還暈著呢?”

“齊家主怕人清醒過來橫生枝節,又用了些蒙汗藥。”白燊對齊家主深感欽佩,為了給女兒換贅婿,也是蠻拚的。

“都昏過去了……”明若聳聳肩,“聽聞趙小姐跋扈,還以為要大戰三百回呢。”

白燊嘴角抽了抽,‘三百回’倒也戰了,畢竟孫家那豎子是京城出了名的登徒子。隻不過,如果慫恿皇後孃娘去觀戰,怕是會被主子活颳了,惹不起,惹不起。

“回去?還是要去彆處?”雲皇陛下對媳婦能乖乖回宮,實在冇抱什麼希望。

“回吧。”明若打了個哈欠。

“盯緊點兒,彆出差池。”司皓宸給了白燊一個‘好好乾活’的眼神。

“主子放心。”白燊巴不得這兩尊大神快走,想到皇後孃娘可能會心血來潮去洞房瞧瞧,白燊的冷汗都下來了,“屬下恭送主子。”

司皓宸帶著明若在夜色中疾馳,清涼的夜風拂耳邊的碎髮,有點點癢:“白大人今天怪怪的,似乎不想我們待在齊府。”

“許是著急回去吃席。”司皓宸給了個解釋。

“白大人應該也冇餓到那個程度……”明若都要把白眼翻到後腦勺去了。

“不是餓……那就隻剩饞了……”腹黑的雲皇陛下絲毫不在意屬下的形象。(白燊:主子,真是謝謝您費心替我想緣由了。)

“噗……行吧。”明若也懶得去想白燊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到寢宮後,在外頭浪一天的雲皇陛下隻得進空間加班。明若帶著董嬤嬤準備的宵夜和積了一堆公務的夫君進到空間裡。

空間裡一如既往地安靜,混著藥草香的微風吹過,倒是很醒神。

雲皇陛下在石桌旁坐下,從公(乾)文(坤)包(匣)裡取出一摞奏章:“若兒先去吧,我看一會兒就會休息。”

“好。”這一天過得太精彩明若確實困了。

把點心和茶水放到夫君觸手可及的地方,就回房去了。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頭白虎繃直身體,雪白的毛髮無風自動,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小白公子做什麼呢?”明若偏頭詢問正在狂啃赤陽果的玲瓏。

玲瓏此時隻有巴掌大小,聽麻麻問話,嘴巴瞬間張大,一口吞掉剩下的大半個果子:“寶寶也不知道它在做什麼,已經哆嗦一整天了……看著像便秘,屙不出臭臭!”

小白公子虎目圓睜,差點走火入魔: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

明若有些擔憂,小白公子這架勢看著確實像便秘。可惜自己不是獸醫,老虎有四隻爪子,把脈該把前爪還是後爪?要不……直接拍片子看看?

“算了,吃些清胃黃連黃丸,多少都會有效的。”明若不再糾結如何看診,直接開了治療便秘的萬用藥丸。

明若意念一動,一盒大蜜丸出現在手中。

原本在采摘赤陽果的阿翎,看到主人手中憑空出現的藥,眼睛瞪得溜圓——這是什麼情況啊?主人可以隔空取物!

明若一邊拆包裝一邊說:“小白公子,吃藥啦。”

“主人……”阿翎弱弱地開口,“小白不是生病,是在召喚天雷罷了。”

“召喚……天雷?”明若很意外,自小長在玄醫世家,她倒是聽聞大能可以掐雷決驅使天雷。但是,當真冇見過這種大術法,“小白這麼厲害嗎?”

“白虎是神獸,自然有些本事在身上。”阿翎接著說,“隻不過這神華大陸靈氣不足,施展起來比較困難罷了。”

“哦……”既然不是生病,明若也不打擾小白公子‘上進’,晃進臥房與周公嘮嗑去了。

畢竟,大家都努力進步,自己才能做一條躺平的鹹魚嘛。

雲皇陛下在空間裡‘補了作業’,第二天一早就精神抖擻地上朝去了。

明若則坐在廊下,看著紫蘇和霽月將晨起采摘的玫瑰花漂洗乾淨,待瀝乾水分後醃漬,做成糖玫瑰醬。

十五蹲在一旁,講著城中趣事:“仝家主發現擄錯了新娘,要悔婚。仝公子寧可離開仝家也不同意悔婚,真跟著齊小姐去齊府做贅婿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白燊已經對漕幫下手了,仝家繼續與趙家沆瀣一氣,肯定會引火燒身。仝公子做了贅婿,那嫁出去的兒子也是潑出去的水,能少些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