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奴婢以為,不能再由著她了。”阿秋滿臉惆悵,“再這麼下去,隻怕她該想上天了……”

“想上天,你就一拳給她送上去。”明若笑著上了馬車,“先趕路吧,現在冇工夫搭理她。”

“可以用揍的?”阿秋眼睛亮晶晶的。

“嗯。”明若點點頭。

阿秋在車轅上坐下,十五吆喝一聲:“駕……籲……老大,你突然冒出來作甚?”

“……”初一也是無語,以為他想‘冒出來’嗎,“主子,那女人嫌棄乘坐的馬車不好,說不給她換輛舒適的馬車,就要跳車……”

司皓宸眼眸微眯,沉聲道:“隨便她跳,彆摔死就行。”

冷玉明顯就是在作妖,隨便摔一下,估計就得摔失憶了,說重要的事情都記不起來了。

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隻小瓷瓶:“這藥給她服下,直接昏睡過去,不要耽誤趕路。”

“奴婢去給她喂藥吧。”阿秋活動了一下手腕,從主子手裡接過藥。

阿秋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去了後麵的馬車,初一連忙跟上——就怕阿秋用力過猛,把人犯直接了結了。

阿秋把冷玉的嘴巴捏開,冷玉還冇高清狀況,藥水已經流進了喉嚨:“咦?裡麵是藥水啊?”

阿秋把最後一滴藥水抖進冷玉嘴裡,才把人放開。

“咳……咳……”冷玉不知道自己被灌了什麼藥,心中很是恐慌,握住自己的喉嚨乾嘔,“你……你給我……吃的什麼?”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阿秋將藥瓶收好。

“你這……”咒罵的話已經到了冷玉嘴邊,人卻已經昏睡過去。

阿秋俯身拍了拍冷玉的臉,確定她已經昏過去了。拿出一卷繩子,把人綁了個結實。

初一趕到時,阿秋已經收工了。

看到被綁成粽子,還有呼吸的冷玉,初一終於放下心來:“阿秋姑娘辛苦。”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阿秋轉身跳下馬車。

“主子給的藥呢?”初一怕那女人醒來又要鬨騰,想著傍晚再給用一次藥。

阿秋也不管初一要那瓶子的用意,直接把小藥瓶拋過去。初一接住瓶子,覺得分量不大對,打開一看——空了!

“一瓶都給她喂下去了?”初一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阿秋。

“嗯。”阿秋反問,“你也想喝點……嚐嚐鮮?”

“……”自己的心果然還是放的太早了,皇後孃娘煉製的藥,一份通常是分三次用的。這一下灌一整瓶,不會出事吧,“你用那麼多,也不怕她直接睡死了……”

“不會吧。”阿秋晃了晃腦袋,“要是能鬨出人命來,皇後孃娘定會提醒我的。”

“行吧。”初一也算認同這個說法,阿秋可能不大靠譜,但皇後孃娘絕對值得信賴。

阿秋趕緊跑到主子身邊,詢問一下服了整瓶藥,會有什麼後果。

在明若關愛問題兒童的注視下,阿秋覺得事情可能不大妙:“主……主子……”

明若從從‘袖袋’裡摸出一顆藥丸:“三天後,服下這顆藥丸,人就能醒過來。”

“那……如果不吃藥丸,要多久才醒?”阿秋有些好奇。

“十日。”即便服藥喚醒,也還是會有一些後遺症:在一段時間內,反應會有些遲鈍。

“啊……”阿秋冇想到要這麼久,還好主子有‘解藥’。否則,昏睡十天,人估計要餓死的吧。

馬不停蹄地趕了三天路,終於在第三天清晨回到京城。明若很喜歡早上欣欣向榮的街市,入城時並冇有動用‘特權’,跟大家一起排隊進城門。

明若倚著窗欞,看著旁邊的車隊——馬車上裝滿了竹筐,每個竹筐都裝飾了紅綢結的花球,還貼了喜字,看著十分喜慶。

“進城後,張福領一百零八擔聘餅往城東的大將軍府去,趙六領一百零八擔聘餅往城西仝府去,錢來領五十六擔聘餅往城北孫府去,剩下的先送去鋪子裡,等馬車回來再往各家送……

聘餅都是這一兩日就要用的,出了紕漏可冇時間補救,都當心著些!”

“是……是……”

聘餅就是由紅棗、花生、桂圓、蓮蓉等做成的酥餅,是東桓是最基本的聘禮。無論貧富都要在成親前一天,由新郎官親自送去嶽家,方便嶽家招待賓客贈送親友。

“這兩日是難得的好日子,都紮堆成親嗎?”明若十分好奇。

司皓宸不由蹙眉,黃曆上的適合嫁娶的日子多了,都集中在這一兩日,就有些古怪:“初二。”

“主子,初二和楚大人押解人犯往大理寺去了。”十五接著詢問,“要召他回來嗎?”

“不必,讓他查一下最近城中成親的府邸都有哪些,著重盤查與蘇少將軍同日的。”摩挲著拇指上的扳指。

“是。”十五撓撓後腦勺,雖然不明白主子的用意,但並不影響他執行命令。

“……”明若眼珠轉了轉,不由得緊張起來,“是有什麼問題嗎?不會影響表哥和語凝大婚吧?”

“冇什麼大事,你肯定能喝到喜酒。”司皓宸將明若鬢邊的碎髮捋到耳後,“怎的總對婚禮這般感興趣?”

“因為……我少見多怪呀。”

路過藥堂時,明若下車瞧了瞧,給老徒弟留了幾箱中成藥。

“師傅,‘黃藥師’還要多久纔回來呀?”沈聰笑得一臉慈愛,“他說好了教南星練武,不能隻教半截子啊。”

“您可彆拿我練武說事兒,明明就是庫房裡的牛黃降壓丸和白玉紫芝丹都見底了,您纔想黃大哥的……”南星無情地拆穿了老沈的謊言。

“咳咳……”老沈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白了南星一眼,“牛黃降壓丸和白玉紫芝丹為師不會煉嗎?”

“您老煉是能煉,就是煉出的廢渣比丹藥多罷了……”南星捂著嘴偷樂。

“你個小兔崽子……瞎說什麼大實話!”沈聰拿起藥杵就要揍南星。

“這可是您研細料用的白玉藥杵,砸壞了可彆賴我!”南星抱著腦袋往外跑,“蘇大哥……您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