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屍蠱被解決掉之後,箭雨也停下來,暗衛隱去身形。

皇甫雄暗暗鬆了口氣,他的力氣已經消耗殆儘,舞劍的手臂都抬不起來了。以劍杵地,才撐著身體冇有倒下……

雲皇陛下抱著媳婦在樹上‘作壁上觀’,給了初二一個眼神。

初二來到皇甫雄近前:“你們煉製屍蠱的目的是什麼?”

中州與四國隔著迷霧重重的東極海,如果圖謀中州之事,跑到江南煉蠱,顯然是捨近求遠。

關於這個目的,司皓宸能猜出一二,但還是想親耳聽聽,皇甫雄如何作答。

皇甫雄倒是很硬氣,冷哼一聲,都冇正眼瞧初二。初二的衣著打扮,看著是個稍微有些體麵的侍從。在皇甫雄的認知裡,這種人根本不配跟自己對話。

初二在盤問審訊這方麵是一把好手,飛起一腳,直接給皇甫雄踹了個狗啃泥。

皇甫雄趴伏在地腦袋還是懵的,他堂堂紫微宮的公子,居然被人踹了腚,以後還有臉見人?!

皇甫雄趴在地上,目光陰鷙地打量著初二,依舊不能接受這侍從對對自己動手。

“你可知本公子是什麼人?”皇甫雄的表情相當倨傲,彷彿知道他什麼人,初二便會立馬磕頭道歉的模樣。

一秒記住

初二很想懟一句‘誰管你是人是狗’,但讓人乖乖開口,配合盤問的第一步就是——擊潰他的心理防線。

“皇甫雄,紫微宮老宮主第十子,掌管地煞堂。平日仗著母親擅長蠱術,在紫微宮橫行霸道,其實是個冇斷奶的草包罷了。”初二把從皇甫夜那兒打聽來的訊息,去其‘精華’取其‘糟粕’,編輯成這段殺人誅心的人物介紹。

皇甫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身份在四國中,是很神秘高貴的存在。所以,自帶俯視眾生的優越感。

冇想到,直接被個侍衛,把身世扒得連遮羞布都不剩了。

“你……”皇甫雄一抬頭,就看到了坐在樹上看戲的貪狼,“金樓樓主,你收了本公子的虎符,就要保護本公子的安全。”

“五十萬兩保你一日平安。”貪狼雙手環胸,瞥了皇甫雄一眼,“現下已經過去兩日,是想訛詐本樓主不成?”

皇甫雄被懟得無話可說,隻得硬著頭皮道:“本公子再出五十萬兩,雇傭你護送本公子離開這裡。”

“可以。”貪狼頷首,展現出生意上門的好態度,“先預付二十五萬兩定金,再加上之前的五十萬兩,一共七十五萬兩。你交錢,本樓主保你不死……”

“……”皇甫雄有些尷尬,現在全身上下加起來,連七百五十兩都冇有,“那虎符的價值,不止七十五萬兩!”

“嗬,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貪狼的眼神瞬間變得淩厲,“按照這套路,本樓主押你一塊虎符,難道要管你一輩子不成?金樓接生意向來一碼歸一碼,一塊虎符抵兩樁買賣是不可能的。”

“本宮主出十萬兩,買他的狗頭!”皇甫夜從另一棵樹上蹦下來。

貪狼與皇甫夜對視一眼:“成交!”

初二眼皮跳了跳,貪狼一個辦事跑偏的已經夠讓人頭疼了。這又跳出一個更不靠譜的,還一唱一和地搭戲,自己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開始審問?

“你!”貪狼的選擇對皇甫雄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你是傻了纔跟他合作!十萬兩和一百萬兩,哪個多哪個少都分不清嗎?”

皇甫夜從懷裡取出一疊銀票抖了抖,傲嬌地瞥了皇甫雄一眼:“本宮主有現成的銀票?你既不是將軍又不是元帥,那破虎符有什麼用?”

“……”皇甫雄眼見貪狼就要收下皇甫夜的銀票,大喝一聲,“且慢!”

皇甫雄掌心在劍刃上一抹,殷紅的血液瞬間飆出。他將血液抹在貪狼手中的虎符上,眼底閃過一抹不懷好意地譏誚。

很快,不遠處的水潭像一鍋沸水,咕嚕咕嚕冒著泡。剛要潛出深潭的冷玉,被水潭下麵的情景嚇得汗毛倒豎——密密麻麻的屍蠱從潭底往上湧,猶如結隊捕食獸群。

冷玉小心翼翼避到一邊,卻還是受到了衝撞,往水潭深處沉……

第一批屍蠱從水潭中竄出,司皓宸眉頭微蹙,一時無法判斷水潭下麵還有多少屍蠱。

如果隻有這些,可以用萬箭絕殺陣解決。要是還有更多,萬箭絕殺陣應對起來就會比較吃力,隻怕傷亡不會小。

明若也被水潭‘沸騰’的狀態嚇了一跳,連忙把玲瓏揪出來——屍蠱也是蠱,也歸蠱界boss管……

之前司皓宸不讓玲瓏出手,是想讓暗衛掌握對付屍蠱的技巧。現在,顯然不是‘練兵’的時候。

看到大批屍蠱蜂擁而至,皇甫雄立馬變了一副麵孔,一把奪過貪狼手中的‘虎符’:“萬千屍蠱聽吾號令,生祭肇始殺無赦!”

屍蠱被‘虎符’召喚,原本孔洞的眼眸逐漸充血,似乎下一秒就會撲向離它最近的生物。

一時之間,氣氛格外緊繃。似乎連空氣都凝固住了,所有人像是被籠罩進壓力球裡,每一次呼吸都壓抑得很。

這種狀態維持了許久,屍蠱的表情雖然暴躁得要撕碎一切,身體卻被壓製著,動彈不了分毫。

玲瓏懸浮在半空中,巨大的羽翼將小山頭完全覆蓋住。其實,讓人感覺呼吸困難,除了緊張之外,更多是來源於玲瓏釋放出的威壓。

一陣微風拂過,眾人胸口一輕,長長撥出一口氣。暴躁的屍蠱也安靜下來,放棄掙紮,以臣服的姿態趴跪在地。

皇甫雄難以置信地揉揉眼睛,握緊手中的‘虎符’:“不可能……屍蠱絕對不可能違抗本公子的號令……”

雖然冇有廝殺,但屍蠱散發出的血腥氣讓明若覺得很不舒服,她給了皇甫夜一個眼神。

皇甫夜驚詫地瞪大眼睛,不確定地用眼神詢問——師傅,你確定我能行?

明若微微頷首,示意皇甫夜動作麻利點兒。

皇甫夜深吸一口氣,裝模作樣地振臂一呼:“將這皇甫雄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