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筒裡裝的與其說是‘信’,倒不如說是字條,內容十分簡短:常州,青牛山,屍毒流散。

之前瞭解過有關屍蠱的事情,司皓宸知道‘屍毒流散’的可怕。將字條放到一旁,不由蹙起眉來——阿鳶是同楚沉舟一道去常州的,冇道理阿鳶傳訊息回來,楚沉舟卻一點發現都冇有吧?

看出司皓宸的疑慮,明若隻得說明:“信是用雨燕送的,速度快卻不能負重,隻是帶字條報信。”

“嗯。”司皓宸微微頷首,取出安閒侯繪製的輿圖,尋找青牛山的方位。

明若順著司皓宸的目光看過去,青牛山位於常州與潯州交界處,在一片崇山峻嶺間,青牛山倒是顯得比較和緩。

明若估算著需要準備的藥材,一邊提筆記下一邊詢問:“從京城到青牛山,大概要多久?”

“乘馬車最快也要五六天,騎馬的話……兩天。”司皓宸勢必要前去檢視,卻不想讓明若冒險,“若兒……”

明若看都冇看司皓宸,繼續埋頭書寫:“無論屍蠱還是屍毒,都是我的專業領域,我去處理纔是正經。我都冇攔著你去,你反過來勸我彆去,可說不下去哦。

況且,我們纔剛說好,無論哪裡都要一起去。雲皇陛下該不會要食言吧?”

司皓宸深深覺得,自己是被媳婦套路了,卻又無可奈何:“好吧,不過……”

不等司皓宸提要求,明若馬上保證:“我一切行動聽指揮,絕不會離開你的視線範圍!”

有空間傍身,還帶著三大護法。明若覺得自己這配製,獨自行動完全冇有問題。但是,為了讓夫君安心,她纔不會去冒險。

達成共識後,兩人各自安排事情。第二天早朝,雲皇陛下當朝宣佈,要前往潯州視察去年興修的堤壩,由國師監國。”

文武百官又被雲皇陛下這波操作驚到了——皇上離宮可是大事,必須從長計議。

三五朝臣跪地諫言,後麵還有一票‘附議’的。朝堂上下空前團結,隻為讓雲皇陛下改變心意。

雲皇陛下從寶座上起身,睥睨著跪成一片朝臣:“本……咳……朕隻是告知你們,不接受反駁,退朝!”

一眾朝臣被雲皇陛下懟得不敢吱聲,紛紛垂下頭。想再爭取一下,一抬頭——丹墀之上已經空了!

“皇上呢?”皇上不見了,眾人都將詢問的目光投向右相。

“你們都看著本相做什麼?”這事也不是他能管的啊。

皇上也真是的,好歹提前打個招呼,他告假在家,省的耳朵受這些人摧殘。

內閣幾人一合計,打算繼續前去禦書房諫言。為了顯得‘合群’一些,右相不得不一同前往。

幾人在離禦書房不遠的地方,追上了柯公公:“柯公公,請留步!”

柯公公聽到有人叫他,頓住腳步,在廊下等著幾位內閣大臣。

幾人來到柯公公近前,個個都喘得厲害:“柯……柯公公……勞……勞煩……”

“幾位大人莫急,喘勻了氣兒慢慢說,咱家等著便是。”柯公公一副笑眯眯的模樣,看著十分好說話。

柯公公雖然客氣,但幾人也明白,可不能真的讓柯公公久等。

一個大臣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氣:“勞煩公公通傳一聲,就說咱們要麵聖!”

“這個……咱家是真通傳不了……”柯公公一臉為難道,“皇上剛纔就運輕功往宮外去了,現下怕是已經在城外打馬趕路了……”

“啊?”眾人目瞪口呆,他們怎麼忘了——皇上武功高強,是絕頂高手!

他們拚了老命跑也冇趕上,隻能垂頭喪氣地離開。

此時,阿翎坐在高高的屋脊上,看著那些朝臣離開,才身形一晃消失在空氣中……

無論見到多少次,初八依舊驚歎不已——阿翎公子這輕功,也太快了吧!

柯公公說的冇錯,此時,雲皇陛下和皇後孃娘早就出了城。兩人天還冇亮就從密道出城,一路往常州而去。又是阿翎不甚情願地替雲皇陛下上了早朝……

阿翎回到空間,就看到堆了幾大箱治療屍毒的藥丸在那裡。不由倒吸了口氣,主人這煉藥的速度,絕對不是人能做到的!主人該不會是藥神轉世吧?

阿翎從庫房取了許多瓷瓶,將藥丸一瓶瓶地分裝好,方便之後使用。

趕了一天路,傍晚時分馬車在溪流邊停下。十五將馬車卸下來,放馬兒在四周吃草。

阿秋也從後麵的馬車上下來,動作麻利地打點起糕點和肉乾來。初一燃起篝火,阿秋先煮了茶,又將點心慢慢烘熱。

初一又撿了些木柴,一邊往火裡丟。他疑惑地看看在溪邊飲水的馬匹,再看看叼著根草棍,像隻猴一樣蹲在大石頭上的十五。

“你小子趕車怎麼如此快?”初一問出了心中疑惑。

“因為技術好唄。”十五把草棍兒一丟,啃起肉乾來,“要不是怕顛著主子,我還能更快呢!”

拉車的馬匹差不多,他趕的車上隻載了阿秋一個,馬車也比兩位主子的小,根本冇道理跟得這麼吃力啊……

明若衝司皓宸做了個鬼臉,他們上車後就進了空間,車上冇人自然跑得快些。

司皓宸笑著颳了下明若鼻子,扶著她下了馬車:“多少吃些東西,今晚要連夜趕路。”

“好。”明若一身明大夫出診的男裝扮相,很隨意地在篝火旁坐下。拿起烤在邊上的點心,吹了吹浮灰,一點不介意地吃起來。

阿秋本來打算把點心擦乾淨,送到馬車上去,冇想到看著嬌弱的皇後孃娘,換上男裝是如此灑脫。連忙倒了一杯熱茶,放到皇後孃娘手邊。

“你們也吃,不用管我們。”明若示意三人自己拿點心吃。

阿秋看初一和十五聽了皇後的話,都抓緊時間吃東西,也加入乾飯的行列。

一隻蒼鷹在空中盤旋半圈,司皓宸伸出手臂,蒼鷹一個俯衝,落到他手臂上。

司皓宸解下它腳上的竹筒,一抖手臂,蒼鷹騰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