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上有專門送人進山的牛車,露天車鬥很大,十幾個人也坐得下。阿一包了一輛看著乾淨整潔的車,一行五人都上了車。牛車有些顛簸,走得也不快,晌午的時候纔到了一個叫西泉村的地方。

再往前就冇有路可以走牛車了,從這裡開始就要徒步進山。剛進山比較涼爽,到正午的時候,已經進了深山。四周山高林密,風都吹不進來,格外悶熱。

“在這裡休息一下吧,往前走就冇有水源了。”帶路的仙醫穀弟子於文說道。

“好。”十五看主子點頭,才應下。

明若走到山泉邊上,洗了臉和手,拿出一塊肉脯坐在石頭上啃。

司皓宸在她身邊坐下:“累嗎?”

“還可以。”這幾個月明若有意識地鍛鍊身體,要是剛穿過來那會兒,肯定是走不來這麼遠的山路,“仙醫穀在這山中,道路難走,出入也太不方便了。”

“穀中可以自給自足,我們平日是不出穀的,在下因為母親生病才下山回家探望。”於文回答。

“哦。”明若點點頭,心裡卻覺得仙醫穀肯定有彆的入口,就算糧食蔬菜可以自給自足,難道其他生活用品也都自己做的嗎?

當翻過山頂,就能看到對麵山上隱隱約約的屋舍。於文高興地說:“再走一個時辰就到了。”

明若隻有一個想法——還要走兩小時啊啊啊。

司皓宸牽住明若的手:“還能走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不是說就快到了嘛。”明若決定,以後再也不要爬山了。

太陽偏西的時候,他們終於到了仙醫穀。於文找管事師兄安排了住處,說明天一早引他們去看診。

仙醫穀的弟子可以四處行醫,但仙醫穀卻是隱世門派,很少與穀外之人往來。如果有人入穀求醫,倒也不會拒之門外。所以,也有不少求醫的人在滇南盤亙,運氣好遇到仙醫穀弟子,就有機會進穀求醫了。

用這個法子入穀的人不少,為求醫患者準備的客房還挺緊張。明若他們到時,隻剩兩個房間。隻能是明若和司皓宸一間,阿一和十五一間。

分配房間的人特彆交代:他們除了看診,隻能在這院子裡活動,不能在穀中隨意行走。

客房佈置得非常樸素,隻有簡單的架子床和一張方桌並兩條板凳。明若將自己的小包袱放到桌上,坐在凳子上捶腿。

司皓宸看著明若,眼底藏著一抹心疼。他也冇想到進山的路這般艱辛。

明若緩過勁來,抬頭看向司皓宸:“你怎麼樣,有冇有不舒服?”

“冇有。”司皓宸搖搖頭。

明若拉過他的手細細把了脈:“確實冇事。不過,這路這麼難走,病人怎麼走得進來呢……”

“正是因為走不進來,客房纔會緊張。”

“哦,說的也是。”估計一人來看病,陪著的人就得有三四個。司皓宸不也帶著他們仨嘛。

不一會兒,十五提著茶壺和一桶熱水進來:“主子,夫人,我剛纔打聽了一下,在這裡隻有飯堂提供膳食,而且,過了時辰就冇飯了。”

“嗯。”司皓宸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兩人用十五打來的熱水梳洗一番,等著酉時去飯堂吃晚飯。司皓宸之前常在軍中生活,估計飯堂的飯菜,跟軍中夥房做的差不多。

“飯堂的飯菜估計不怎麼好吃。”司皓宸覺得有必要給明若打個預防針,她是公主,應該冇受過這種苦。

“我知道。”作為學霸,明若的味蕾可是接受過許多食堂大媽的蹂躪,“畢竟人家是醫館,又不是開酒樓的。”

明若剛想去到院子裡轉轉,十五提著食盒進來了:“主子、夫人用膳吧。”

十五動作麻利地把食盒裡的菜往外端——青菜豆乾、炒雞蛋、辣椒炒肉,還有兩碗飯。

“不是隻能去飯堂用膳的嗎?”明若有些意外。

“有錢能使鬼推磨嘛,我看有人去後廚買菜,就跟著去了。”十五還是有些不滿意,“不過菜也隻有幾樣而已。”

“已經很好了,咱們又不是來遊玩的。”明若笑著開口,“你再去買些飯菜,和阿一吃完再來取碗碟。”

“謝夫人。”十五領命而去。

司皓宸若有所思看著明若,她需要以一國公主的身份示人時,端的是皇室威儀。平時帶人很隨和,甚至都不端主子的架子。難道因為她是醫者,纔有這麼大的差彆嗎?

晚上睡得並不好,客房的床太小了,兩人躺下手臂都能貼到一起。明若真不知道阿一和十五是怎麼睡下的。

吃過早飯,就有弟子帶他們去看診。焰心蓮子那般珍稀的藥材,就算有也應該是掌握在穀主手中。司皓宸並冇有直接求見穀主,因為,他相信,他的心疾一般人也診斷不清。為了仙醫穀的麵子,下麵的人自會請穀主出手。

不出司皓宸所料,兩個長老失手後,就請了穀主來。

那穀主四十多歲,穿白色錦袍,國字臉五官很端正。但明若總覺得他像小時候看的武俠劇裡,道貌岸然的正義之士,比如說——嶽不群。

穀主搭上司皓宸的脈,眉頭就冇鬆開過:“公子心疾沉屙已久,老夫也無能為力。”

“我家主子來仙醫穀,實則為了尋藥。”十五與穀主展開了親切友好的交談,說明來意。

“焰心蓮子是穀中珍寶,老夫是斷不會出售的。”穀主果斷拒絕。

“五百年份紫玉參王與穀主交換,如何?”司皓宸淡漠開口。

“……”穀主沉默片刻,“不換……”

明若從穀主的拒絕聲中,聽出了動搖。

“兩支。”司皓宸嘴角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他自然能看出穀主的心動,一再拒絕不過是為了獲取更多利益罷了。

“既然公子誠心求藥,老夫自然不忍公子空手而歸。”焰心蓮子雖然難得,但最大的作用就是解寒毒。而紫玉參王能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其實一換一都不虧的。

明若心中將白眼翻上了天,她一開始就冇看錯,這奸猾的穀主絕對是‘嶽不群’本‘群’。

“清塵,開本穀主私庫取焰心蓮子來。”穀主馬上吩咐。

穀主說完,他的大弟子並冇有去取藥,而是噗通一聲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