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自行腦補出‘喪屍圍城’的畫麵,不由打了個哆嗦。

柯公公知道皇後孃娘帶了點心來,便近前添換茶水。

明若晃了晃腦袋,把‘喪屍’甩到腦後,讓柯公公將點心分發給幾人。君澈毫無壓力,秦默神經大條,隻有楚沉舟誠惶誠恐地謝恩。

“楚大人不必多禮。”明若摸了摸臉頰,自己長得不嚇人吧,怎麼堂堂大理寺卿見到她,如同見到洪水猛獸一般?

“煉製‘屍蠱’除了需要屍體,還需要什麼?”司皓宸劍眉微蹙,如果還要達成其他陰損的條件,隻怕雲安城中會有異動。

“‘屍體’隻是用來提煉‘屍毒’的,真正可以煉成‘屍蠱’的,是十二至十六歲的少年。”說到這年齡,明若與司皓宸對視一眼,昨晚南星被擄走,隻怕不是意外!

“初八!”司皓宸喚來昨晚審問人質的初八。

“主子。”初八驀地出現,單膝跪地。

“你昨晚審問的人質,都是多大年紀?”

“看著都是十三四歲的少年郎,具體多大年紀屬下倒是冇問,屬下這就去查。”初八當時主要盤問他們在什麼地方被擄劫,相互間是否熟識,並冇詢問年齡。

原本在角落裡埋頭‘乾飯’的秦默,聽到‘屍蠱’‘屍毒’之類的字眼就頓住了,在聽到初八說人質的年齡,手裡的肉鬆餅直接掉地上了。

作為在場最正常的人類,楚沉舟覺得人生艱難——國師大人用這些詭異的奇聞異事下點心就算了,秦大人又‘駕前失儀’還不自知……

楚沉舟不動聲色地踢了下秦默的鞋子,秦默才如夢初醒般回過神來,急忙詢問:“皇後孃娘,如果超過十六歲會如何?’

“咳。”雖然,明若已經預測到,這是一道送命題。但是看到秦默眼中滿滿的求知慾,還是咬牙回答,“其實,本身不是年齡的問題。‘屍蠱’十分陰邪,唯有元陽未泄的少年才能承受得住。如果不能滿足這個條件,‘屍蠱’便會失控,造成‘屍毒’蔓延。”

“陛下,臣有要事稟告。”秦默噗通一聲跪下,剛好跪在那塊肉鬆餅上,往前滑了一下,差點行了五體投地的大禮。

司皓宸揉揉額角,根本冇眼看秦默的蠢樣子:“說。”

“城南火神廟旁的荒院裡住著一群乞兒,從五六歲到十六七的都有,平時都是年長的在城中打零工,照顧下麵幾個小的。昨晚,幾個年長的男孩子冇有回去。”他昨晚往荒院裡送吃食和棉被時,幾個少年都不在,平時那個時辰,他們早就該回去了,“屬下懷疑,他們是被歹人捉去了。”

秦默往乞兒堆兒裡紮,司皓宸倒是不奇怪。

畢竟,秦默手下的暗衛和白燊鋪子裡的夥計掌櫃,多半都是王府養大的孤兒。這樣的人牽絆少,不容易被要挾,生出二心的可能性就比較低。所以,秦默到一處地方,會比較關注乞兒,暗暗觀察挑選可用之人。

“讓五城兵馬司配合你往城中各處搜查,京兆府統計近來十二到十六歲的走失人口。”司皓宸覺得紫微宮猶如一條陰鷙的毒蛇,分外討人嫌。

“是。”秦默知道事關重大,領命而去。

“陛下,從所知情況來看,對方纔開始在京城一帶煉製‘屍蠱’,就被咱們察覺了。但是,他們極有可能在其他州府也有所動作,隻是還冇暴露而已。”作為大理寺卿,楚沉舟已經在時間磨礪中,養成了非常敏銳的直覺。

“嗯。”司皓宸對楚沉舟的話表示認同,“你帶人在江南一帶暗查‘屍蠱’一事。”

“微臣願意為陛下效犬馬之勞,可是,隻擅長查案,對毒蠱之類一竅不通,隻怕有負陛下厚望。”楚沉舟聽到‘蠱’啊‘毒’啊就頭皮發麻,他都冇娶妻生子為楚家延續香火,還不想死呢!

司皓宸偏頭看向媳婦:“‘屍蠱’有法子解嗎?”

如果‘屍蠱’能解還好,若是解不了,此行恐怕是給紫微宮送人頭。

“‘屍蠱’一旦煉成,就意味著‘屍毒’已深入肺腑骨髓,便是無解的。但如果隻是中了‘屍毒’,隻要及時拔毒,還是可以救的。”明若接著補充道,“隻不過,中毒深淺不同,拔毒後對身體的損害也分輕重罷了。”

“皇後孃孃的意思是,即便解毒之後,身體也會留下暗傷?”楚沉舟覺得這是自己挖坑埋自己。

“‘屍蠱’說白了就是把活人變成行動帶毒,任憑人操控的‘活死人’。深入肺腑的‘屍毒’,即便被拔除,造成的傷害也難以完全修複。”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玲瓏知道‘拔毒’的方法,空間能夠提供足夠的藥材保障。

“皇後孃娘可有預防之法?”這‘屍蠱’實在太可怕了,楚沉舟隻能寄希望於師出雲中殿的皇後孃娘了。

“這個簡單。”明若笑眯眯提議,“本宮可以在你身上下一隻足夠強大的蠱蟲,無論‘屍毒’還是‘屍蠱’都奈何不得它,如何?”

楚沉舟也想很硬氣地回答‘不如何’!

但是,他現在真硬氣不起來:“不知皇後孃娘是否還有其他法子?”

“容本宮再想想。”其實這方法聽起來不大靠譜,卻真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了。

“不必想了,楚愛卿一身正氣,定然可以百邪不侵的。”雲皇陛下開了800倍濾鏡看皇後孃娘。

皇甫夜中了他媳婦的蠱,由奄奄一息變得活蹦亂跳。現在,若兒願意給楚沉舟下蠱簡直就是恩賜,這廝還不願意,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楚沉舟都快哭了,一身正氣在蠱毒麵前根本木得用啊,皇上這是要讓自己送死嗎?

“不急,我再想想。”明若想到了另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楚沉舟去暗查此事,肯定要帶不少人去,給每個人都下蠱是不現實的——

即便那些人願意被下蠱,作為一隻認真乾飯的吃貨,玲瓏也不願意交出那麼多口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