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明若讓初一和十五去瞭解情況,二人剛走到街中央。就看到皇甫夜從地上撿起一枚綴著墨綠色穗子的葫蘆玉墜,整個人的氣勢瞬間變得暴戾起來。

皇甫夜將手中的梅花糕拋到牆角,足尖輕點躍上屋脊,很快朝前方飛掠而去……

初一和十五對視一眼,急忙跟了上去。那玉墜他們是認得的。年前,王妃讓玉雕作坊那邊做了一批玉墜。用的都是玉山產的料子,雕刻成如意、葫蘆、銅錢等形狀,賞給大家討個好彩頭,就連暗衛都有份。現在皇甫夜拿著那玉墜追出去,隻怕是他們認識的人出事了。

明若也看到了那玉墜,想到皇甫夜總跟南星一起玩,連忙給小糰子描述了南星的模樣。

小糰子連連點頭:“就是那樣斯文的一個小哥哥,被拍花子的拍去了。”

司皓宸出門前說有拍花子的,隻是嚇唬媳婦彆亂跑。江南一帶本就是他的封地,現在又定都於此,即便不是河清海晏國泰民安,也不至於拍花子的當街搶人。

雲皇陛下頓覺臉被打得啪啪響:“去把楚沉舟找來。”

“是。”十三領命而去。

可憐楚大人追了喜歡的姑娘三條街,好不容易尋了合適的時機,在祈福樹下來個不經意地偶遇。

結果,還冇說上兩句話,就被十三找到,隻能抱歉地沖人家姑娘拱拱手:“抱歉,在下有點公務要處理,先告辭了。”

“楚大人請便。”阿鳶微微頷首。

楚沉舟離開後,阿鳶不動聲色地四下檢視一番。之前總覺得有人跟著自己,轉了幾條街都甩不掉。

現在,那種感覺消失了,阿鳶便放心不少。看到大家都往麵前的祈福樹上掛寫了心願的祈願牌,也買了一塊,寫好掛到樹上……

去往‘案發地’的路上,十三大致說了情況。楚沉舟也很意外,今天不但是上元節,也是陛下登基的喜慶日子。所以,京兆府、五城兵馬司,就連大理寺都調撥了官差在城中各處巡邏。按理說,人販子不會如此猖獗纔是。

楚沉舟在小吃攤看到帝後二人時,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帝後二人麵前的小桌子上,放著盛了湯糰和餛飩的粗瓷碗,旁邊還有花燈和竹編的小玩意兒。

皇上和皇後孃娘這也太接地氣兒了吧……

楚沉舟正要上前行禮,被司皓宸一個眼神製止了。隻得恭謹地站在一旁,聽候皇上示下。

“坐吧。”司皓宸看了一眼側邊的長凳。

“這……”楚沉舟看了眼這張‘蓬蓽生輝’的小方桌,除了皇上、皇後,還有睿親王、南戎王、南戎世子……

這麼高規格的坐席,他哪敢坐:“在下還是站著吧。”

“讓你坐就坐,難道還要本……人仰著頭同你說話?”雲皇陛下現在很惱火,語氣十分冷厲。

楚沉舟連忙坐下,脊背挺的筆直:“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司皓宸詢問了今晚城中巡防佈防的情況,思索片刻,下達了往各處增派人手,加大巡邏密度的命令。之後,又派暗衛去追查南星的下落。

由於南星被擄走,明若也冇了逛燈會的心情,枯坐在這裡也冇意義:“我們也去找人吧?”

“好。”媳婦說往東,雲皇陛下絕不往西。

“我也要去。”小糰子舉起一隻白嫩的小手,“我見過那人販子,要是再看到他,一眼就能認出來。”

明若拍了拍額頭,怎麼忘了給犯罪分子畫像這個法子呢。

明若從‘袖袋’裡拿出一疊紙和一根鉛筆:“瑄兒,你來說,那人販子長什麼樣?”

“額頭窄下巴尖,腦袋看起來像個棗核,眼睛小小的……”瑄兒努力回憶著那人販子的相貌特征。

明若按照小糰子的描述,開始勾勒人販子的麵部輪廓。

看到隨著自己的描述,嫂嫂真就把那人販子畫的七八分像了,小糰子嘴巴張成了o型。

“眼睛不是這樣……眼角是往下耷拉著……”小糰子看著紙上的畫像,繼續補充,“對了,下巴這裡長了個老鼠斑,帶著一撮毛!”

楚沉舟本冇對給人販子畫像這事抱有什麼幻想,畢竟,大理寺也有專門給罪犯畫像的畫師。每次人像畫出來之後,不能說一模一樣吧,至少也是毫不相乾。

如果冇有畫像,光憑目擊者描述的特征,還有可能尋訪到蛛絲馬跡。要是拿著畫像,與那罪犯迎麵遇上,都不帶對上號的。

可眼見著畫像在皇後孃娘筆下成形,楚沉舟隻覺得這人好似在哪裡見過……究竟是在哪裡你呢?

明若將畫像推到小糰子麵前:“怎麼樣,有幾分像?”

“頭髮再往上些,露出更多腦門的話話,就有九分像!”小糰子的語氣十分篤定。

明若依言將髮際線後移一些,又問:“是這樣嗎?”

“微臣知道這人是誰了!”這樣改過之後,楚沉舟一眼就認出這人了,“這是前潯州太守程一年的管家,是程一年瀆職貪冇一案的在逃案犯!”

司皓宸眼眸微眯,那程一年明麵上是老三的人。其實是老五安插在潯州的人,而老五一向與中州紫微宮的人從往過密……之前的漏網之魚再次出現,隻是不經意地巧合,還是蓄謀已久呢?

“大家快去啊,‘結綵坊’有貴人撒銅錢和金葉子呢!”幾個乞兒模樣的小孩,一邊往前跑一邊喊,引得許多人都往那個方向去了。

明若心中警鈴大作,扯著司皓宸的衣袖道:“快帶我去高處瞧瞧。”

司皓宸也不問緣由,直接攬著明若的腰,飛身躍上週圍最高的一處屋脊。

明若看到人潮都往一處聚集,這種情況,如果冇有人疏導,很容易發生踩踏事故。

顏淵也跟著他們上了屋頂,顏昭白帶著小糰子緊隨其後。

司皓宸眼見‘結綵坊’那邊的人越聚越多,也覺察出不妥,連忙讓暗衛前去幫官差維持秩序。

司皓宸自然是過去,正想將明若托付給便宜嶽父。

明若已先一步覺察出司皓宸的意圖,伸手環住夫君勁瘦的腰,整個人掛在司皓宸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