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步輦停在紫微殿前,司皓宸扶著明若走下步輦,沿禦道行至丹墀之上。

底下一眾官員雖然垂著頭不敢做聲,但心中還是不由納悶——雖說新皇登基後便是冊封皇後,但皇後直接到金鑾殿參加登基大典,簡直聞所未聞。

司皓宸和明若並肩在金燦燦的龍椅落座,君澈倒是‘好心’地為眾臣解釋,皇後為何會出現在紫微殿上——按照雲夢帝國祖製,皇後不但要參加登基大典,隻要帝王允許,還可以臨朝輔政。

眾人一陣愕然,說好的‘後宮不得乾政’呢?恐怕這‘祖製’是用小篆寫的,國師大人看錯了吧!(君澈:看錯倒是冇有,隻不過,按照祖製,隻有夢族祭司為後時,纔有如此大權。夢族祭司在雲夢帝國,是相當於國師的存在,輔佐帝王本就是他們職責所在。

君澈對自己‘斷章取義’解讀‘祖製’毫不心虛。畢竟,小糰子有什麼問題都甩鍋給‘祖宗’,就是跟他學的。)

明若麵色雖然平靜,心中隻覺得好笑——師兄為自己鋪的這路,是要讓她打倒司皓宸,自己做女皇的意思嗎?(雲親王殿下:玉璽和兵符老早就‘上繳’媳婦了,實在不需要打倒……)

君澈這番話資訊量過於大,群臣震驚過後,纔開始慢慢反省——皇後的權力如此大,以後不但萬萬不能得罪,還需要交好。直接與皇後扯上關係不現實,所以……隻能從皇後孃家那邊著手。

君澈見這波震懾十分有效,微微勾起唇角,才正式主持登基大典的儀式。

明若耳朵聽著師兄唸誦長篇頌文,神思早就飄到了九霄雲外。司皓宸見媳婦一本正經地走神兒,隻覺好笑。

君澈在百忙之中,抽空用眼神‘警告’司皓宸,讓他嚴肅一點。可司皓宸看見媳婦就嚴肅不起來,根本不給七叔公麵子,繼續欣賞媳婦開小差。

小糰子板著小臉無語望天,長兄和七叔公都不怎麼靠譜啊,這麼重要的場合,居然擠眉弄眼的,真是讓他操碎了心……

登基大典順利進行,司皓宸正式稱帝,年號慶元。文武百官行三拜九叩之禮,山呼萬歲。

司皓宸頒的第一道聖旨,就是冊封髮妻為皇後,賜寶冊、鳳印。

明若按照董嬤嬤教的規矩,正要下拜,被司皓宸穩穩托住:“免禮。”

“……”群臣又是一陣驚訝,皇上這也太寵皇後了吧!

明若覺得還是得跪一跪,畢竟要在人前給足夫君麵子嘛。

司皓宸輕聲威脅:“你要是跪我,我也跪下,咱們就當著這些朝臣的麵,夫妻對拜。”

“額……”要是這麼乾了,估計那些上了年紀的大臣心臟受不了。

明若決定做個好人,放過那些老頭。被司皓宸扶起,坐在龍椅上接受百官朝拜。

司皓宸又為小糰子‘正名’,冊封為睿親王。之後,攜皇後和睿親王前往太廟祭祀祖先。

上元節前一天,張金亮送宮宴玉帖去雲親王府。發現府門上居然鎖了個大鎖頭!張金亮頓時有些懵,即便雲親王和王妃出門了,還有一府的下人,怎麼還鎖門呢?

張金亮讓小太監趕著馬車繞著王府轉了一圈,發現不但前門、後門、側門都上了鎖,周圍也不見有人。

張金亮帶著徒弟們下了馬車,在王府後牆四處張望許久,壓低聲音道:“你們三個,趴牆上看看裡麵什麼情況。”

要是從前,打死他們也不敢爬雲親王府的牆頭。可是,現下瞧著,這府裡應該是冇人。

雲親王府的院牆很高,三人隻有些三腳貓功夫,直接上牆有些困難。便一個踩著一個疊起羅漢來。

可雲親王府這院牆也不是一般的搞,疊三個人也還看不到裡麵呢。張金亮一咬牙,踩著徒弟搭起的‘人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了上去。

剛一露頭,還冇看清裡麵是個什麼狀況。咻的一聲,一支羽箭直射麵門。張金亮一縮脖子,羽箭射中了他的帽冠。

張金亮隻覺得腦袋像是被狠撞了一下,整個人往後仰倒。

“張公公……哎喲……”趕車的小太監急忙趕過去接,差點被張金亮和他三個徒弟給砸死。

幾個人瞬間摔作一團,不斷髮出呼痛聲。

在這春寒料峭的正月裡,張金亮被嚇出一身冷汗——他剛纔要是稍慢一點兒,腦袋怕是就要被羽箭射穿了。爬雲親王府的牆頭,被羽箭射死都是白死,自己還是大意了。

張金亮帶著幾個小太監,連滾帶爬地滾回皇宮去,第一時間向丹胥帝稟明情況。

丹胥帝召來龍衛問話,才得知司皓宸早已離開皇都返回封地。

丹胥帝捉起桌上的硯台,直直砸向上前回話的龍衛腦門:“此等大事為何不早些來報?”

龍衛雖然能躲開,但卻不敢,隻得生生受下這一硯台。

血順著額頭流下,血珠啪嗒啪嗒落在地上:“皇上之前有口諭,除非起兵謀反,否則……年下不許稟報與雲親王相關的事情……”

“……”丹胥帝依稀記得,自己是說過這話,但他是皇帝,怎麼可能有錯,“他都擅自離京了,與謀反有多少區彆?”

“屬下失察,請主子責罰。”龍衛也不敢反駁,直接認罪。

丹胥帝重重砸下一拳,桌上的茶盞跳了幾跳:“來人!”

“屬下在!”殿外值守的禦林軍應聲入殿。

“帶一百禦林軍,查抄雲親王府!”丹胥帝說得咬牙切齒。

“屬下遵旨!”禦林軍副將咬著後槽牙領命。

即便雲親王不在府上,太上皇還在皇都呢,他就是有八個膽子也不敢去查抄雲親王府呀!

這副將一邊調集人手,一邊托交好的同僚往坤泰殿傳訊息,隻求在出發前,能被太上皇的人攔下,保住腦袋。

丹胥帝氣得腦袋嗡嗡響,從天亮等到天黑,也不見派出的禦林軍回傳訊息:“張金亮!”

“奴纔在!”瘸著條腿的張金亮一瘸一拐上前。

“帶十名龍衛前去雲親王府檢視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