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師兄要畫個圈圈詛咒那人嗎?”明若之前倒是冇想過,自己的靠山這麼強大。

“何必‘詛咒如此麻煩,為夫直接砍了就是。

”司皓宸覺得這二號燈盞越發亮了。

明若還想說,不要在小朋友麵前說這些打打殺殺的話。

小糰子就拍著小胸脯道:“瑄兒也會刻苦練武,等長兄和七叔公老得打不動了,瑄兒就幫嫂嫂打壞人!”

“行吧”明若也不打算拂了小糰子的好意。

畢竟,這是一隻會隨時甩鍋給祖宗的‘黑芝麻餡糯米糰’。

攬月樓上,君澈和司皓宸談論著征召‘四國’歸降之事。

明若在一旁教小糰子下跳棋。

澤蘭上來添了新茶,順便稟報:“柯公公帶了位姑娘求見,說是王妃娘孃的婢女尋來了。

“啊?”明若握著棋子的手頓了一下,難道是藥堂那邊出事了?從外麵尋來的婢女,明若想著應該是阿鳶:“讓他們上來吧。

“是。

”澤蘭領命而去。

當明若見到比柯公公大出一圈的丫頭,十分意外:“秋水,怎麼是你?”

“正是奴婢。

”秋水上前給蹲了個福禮,“公子說,後宮陰私手段多,特意讓我來保護夫人。

”秋水從懷裡取出自己的身契,呈到明若麵前,“奴婢以後就是夫人的人啦。

明若撓撓下巴,自己雖然不打算搞宮鬥。

但秋水這種武力值高的技術型婢女,自己還是很需要的。

“好,那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明若接過秋水的身契,揣進‘袖袋’裡。

“嘿嘿……多謝夫人收留。

”秋水連忙跪下給明若磕了個頭,她還擔心夫人嫌棄她力氣大又長得粗糙,不想留她在身邊服侍呢,“請夫人給奴婢賜名。

“咳……”這又要起名廢被迫營業啊,“那你就……叫阿秋吧。

“謝夫人賜名。

”阿秋很喜歡自己的新名字,聽著比‘秋水’更像姑孃家的名字,“薑將軍還托奴婢帶了好些北池特產做年禮,奴婢一行路遇雪災耽誤了行程,冇能在年前趕到皇都,還請主上和夫人恕罪。

在中州時,明若就挺喜歡秋水的。

況且,遇到這種不可抗力,也不是她的錯:“人平安來了就好,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阿秋跟柯公公行禮退下。

“嗬嗬。

”君澈輕笑出聲,“赫連決有心了,怕小師妹被後宮的女人算計了,送了個女護衛來。

“算他有良心,冇白給他接腿。

”明若聳聳肩。

“不過是杞人憂天罷了。

”司皓宸拿起明若麵前的跳棋,噸噸噸地直插瑄兒的大本營,“他臆想的後宮,根本不存在。

“長兄……觀棋不語!”小糰子無奈地看著司皓宸。

“為兄並冇‘語’。

”司皓宸又拿起一粒棋子,“隻是替你嫂嫂玩一會兒。

“我不用你‘替’。

”明若將棋子搶回來,“你跟師兄說正經事去。

正月十五,上元節。

明若五更天就被紫蘇和董嬤嬤從床榻上挖起來,開始更衣上妝。

明若閉著眼睛坐在妝台前,任由霽月撲粉描眉。

“您看這妝容還可以嗎?”霽月將銀鏡捧到明若麵前。

明若掀開沉重的眼皮,隻見鏡中女子眉若遠山,明眸皓齒。

額間鳳羽狀的花鈿,使整個妝容看起來更加優雅尊貴。

“嗯。

”明若點點頭。

“那奴婢為您更衣。

”紫蘇和阿秋把鳳袍和鳳冠端過來。

“這鳳冠沉得很,一會兒再戴吧。

”阿秋把那沉甸甸的鳳冠放到妝台上。

“用過早膳再說。

”那金燦燦鑲嵌著各色寶石的鳳冠,看著就覺得脖子疼。

“紫草姐姐今兒都冇做早膳,隻熬了這麼小一盅粥。

”阿秋比劃著湯盅的大小。

“王妃彆聽秋丫頭瞎說,老奴還做瞭如意酥呢。

”董嬤嬤忙道。

“嬤嬤做得那比鵪鶉蛋還小的點心,吃十塊也不頂飽啊。

”阿秋覺得吃一碟子都飽不了。

“嬤嬤最多隻給我吃兩塊點心。

”明若也知道,這禮服穿起來繁瑣,為了避免如廁麻煩,穿這種衣裳基本都得餓著。

“早起隻能先委屈王妃了,晚膳時老奴給您做香酥藕盒、什錦酥果,還有您最愛吃的芙蓉蝦球。

”董嬤嬤馬上安撫。

“嬤嬤怎麼還叫王妃呢。

”紫蘇笑眯眯道,“打從今兒起,該叫皇後孃娘了。

“這已經叫順口了,不過腦子,嘴就先說了。

”董嬤嬤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人老了這腦子也不中用了。

“快去把皇後孃孃的粥端來,一會兒該來不及了。

”紫蘇催促。

“唉。

”紫草轉身去廚下傳早膳。

“莫說你們,我也很不習慣呢。

”明若靠在椅背上,等自己那‘捉襟見肘’的早餐。

明若剛拿起一塊如意酥,司皓宸便進來了,柯公公還在後麵通傳:“皇上來接皇後孃娘去紫微殿接受百官朝拜了。

明若連忙將點心塞進嘴巴裡,快速倒騰小嘴咀嚼。

“嗬。

”身著玄色龍袍的司皓宸看起來格外英朗挺拔,微微傾身湊到明若麵前,“急什麼,為夫又不會搶你的點心。

“那可不一定。

”明若依稀記得,那個‘搶’自己糖葫蘆吃的司皓宸。

仔細算算,自己和司皓宸也算是‘老夫老妻’了。

“走吧,為夫帶你吃好吃的去。

”司皓宸笑著牽過明若的走,往候在殿外的步輦走去。

“哪裡有好吃的?”明若四下看了看,並冇見有什麼能吃的東西。

司皓宸從‘袖袋’裡取出一根糖葫蘆:“這個算不算?”

“勉強算吧。

”明若湊過去,咬下半顆紅果。

“那這個呢?”司皓宸又從‘袖袋’裡拿出一盒琥珀桃仁。

“哎?”明若用手撐著下巴,“你還有什麼?”

司皓宸從‘袖袋’裡摸出各色零食‘進獻’給媳婦,看得明若一愣一愣的:“你怎麼想起帶這麼多零食在身上?”

“從前早起上朝,若兒都為我精心準備點心帶著。

今日若兒早起上朝,為夫自然要禮尚往來。

兩人互相投喂,一路相當歡樂。

柯公公在一旁默默看著,隻覺得帝後真會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