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阿翎合眸沉思狀,實際在與玲瓏進行靈識交流——

阿翎想著,這蠱肯定是不能給他解除:“有臨時止痛的法子嗎?”

“有噠!”隻要震懾一下那蠱蟲,幾個月不毒發也是可以的。

“那可不行,準備點‘短效止痛藥’賣給他就行。

“好噠。

”玲瓏瞬間消失,到後堂準備藥去了。

“咳。

”阿翎睜開眼睛,“你是中了蠱毒,蠱蟲躁動時會有些疼痛,忍上十幾個時辰,等蠱蟲安靜下來就好了。

“……”陳院首暗暗抹了把冷汗,這明大夫知不知道自己是在給什麼人看診,居然敢讓皇上忍著!

丹胥帝也被氣夠嗆,又不能直接治罪,隻得給張金亮瘋狂使眼色。

張金亮不愧是丹胥帝的心腹,瞬間就明白了聖意:“就冇有能醫治的法子嗎?”

“治當然是能治。

”阿翎煞有介事地點點頭,“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解蠱。

丹胥帝暗淡的眸子裡有了亮光,陳院首連忙追問:“明大夫可否解了這蠱毒?”

“明某隻是個大夫又不是蠱師,自然不會解蠱。

”阿翎一臉的理所當然。

丹胥帝胸口氣血翻湧,一抹腥甜漫到喉間——不會解蠱還說得這般理直氣壯,臉呢!

“那明大夫可有緩解之法?”陳院首硬著頭皮詢問,來一間藥堂看診是自己提議的,此行一無所獲,自己肯定冇好果子吃。

阿翎覺得這人很上道,態度也緩和了些:“明某這裡倒是有鎮痛聖藥。

“先取一丸來。

”由於距離玲瓏太近,體內的蠱蟲驚恐萬狀地亂躥,丹胥帝覺得自己就要疼死了。

“鎮痛聖藥萬兩一份。

”阿翎報了藥價,發現隻有老沈是痛心疾首的模樣,其他三人都是一臉平靜。

阿翎心下一咯噔——壞了,自己價錢報低了……

阿翎到後堂‘取藥’,見方桌正中有一小撮黑芝麻般的東西,仔細看的話,帶著些微五顏六色的閃粉。

玲瓏開始瘋狂吐槽:“你是怎麼回事啊?麻麻讓咱們賺零用錢的,一萬兩銀子有什麼用,還不夠寶寶買零嘴兒呢!”

心裡默默吐槽,這花蝴蝶會不會使銀子啊,一萬兩拿去買糖果點心,絕對能把它活埋了。

阿翎心下知道自己把藥賣便宜了,但嘴上絕不能慫:“你買什麼零嘴兒那麼貴?”

“雪茸丹、赤陽丹、白玉紫芝丹……”玲瓏報了一串‘菜名’。

一萬兩買這些‘零嘴兒’,確實連個渣渣都買不來。

阿翎默默將手裡的紙張裁得更小一些,把那一小撮‘黑芝麻’分了十份,然後小心翼翼地包起來。

最後,找了一隻檀木盒子,把小藥包放進去。

阿翎托著檀木盒子回來,張金亮連將一張萬兩麵額的銀票放到桌上:“明大夫,這是藥錢。

阿翎眼珠一轉,終於想到了找補的方法:“張公公怕是誤會了,明某說的一萬兩……是金子!”

“額……”張金亮正要反駁,見皇上給他使了眼色使得彷彿眼睛抽筋。

隻得從懷裡摸出一遝銀票,數出九張,放到桌上。

阿翎從檀木匣子裡取出一個小紙包,推到丹胥帝麵前。

陳院首率先打開藥包,隻覺這份藥說是藥丸吧太細碎,是藥散吧又太粗糲。

聞起來無色無味,拈起一小粒用舌尖試了試,微微發苦……

陳院首雖然搞不清這藥是什麼成分,但至少可以確定冇有大毒:“明大夫,所謂是藥三分毒,服用這鎮痛聖藥,會有什麼毒副作用?”

“實不相瞞,這藥有小毒,服用過量,會引起手腳麻痹。

”阿翎也對這‘藥’的成分很好奇,剛纔跟花蝴蝶一番交流,現在有些無法直視這‘聖藥’了。

“無妨,給朕用藥吧。

”丹胥帝現在已經疼得冇了脾氣,隻想先止住痛再說。

“是。

”張金亮從馬車上取了溫水來,服侍丹胥帝服了藥。

不得不說這‘藥’是真管用,喝下去隻幾息,丹胥帝就感到疼痛逐漸消散,可謂立竿見影。

“這鎮痛藥還有多少,朕都要了。

”丹胥帝雖然對彆人摳門,但對自己還是很大方的。

“鎮痛聖藥很是難得,這裡隻剩九份。

”阿翎把檀木盒子打開。

丹胥帝衝張金亮微微頷首,張金亮麻溜數銀票付賬,然後將那檀木盒子小心翼翼抱在懷裡。

“明大夫師出名門,即便對毒蠱之術不精通,是否可以指點下一出路。

”陳院首想要撂挑子的決心,也是很強烈的。

“明某認識一位很厲害的蠱師,倒是可以引薦一下。

隻不過他遠在西界,是否願意千裡迢迢到皇都來,就未可知了。

”阿翎在心中呐喊,你們要是能出百八十萬求診,我就勉為其難地變成蠱師來收錢。

“有勞明大夫引薦,隻要能解了朕的蠱,便許他高官厚祿富貴榮華。

”丹胥帝現在一點都不疼了,心情也好了許多。

“明某一會兒便修書一封,著人送去西界。

”阿翎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這皇帝壞得很,直接砸金銀財寶不行嗎?誰稀罕他許的高官厚祿!

“明大夫藥到病除,實乃華佗再世。

”丹胥帝微微頷首,“賜翡翠如意一柄,東珠十二對。

張金亮瘋狂給阿翎使眼色未果,隻得出聲提醒:“明大夫,快謝恩呀!”

“哦,多謝。

”阿翎衝丹胥帝拱拱手。

張金亮也是無語,這‘明大夫’治病可以,但這人情世故真不怎麼懂。

“罷了。

”丹胥帝擺擺手,“明大夫可願入太醫院為醫官?”

“做醫官能得什麼好處呢?”阿翎撓撓下巴,“明某既不缺錢也不缺勢的……”

“……”丹胥帝被噎得冇話說,論‘錢’,一間藥堂的許多藥丸,動輒就賣幾百萬;論‘勢’,他師出雲中殿,又有國師做靠山,自己也要給些麵子……自己確實給不出什麼好處,可以打動他的。

“時辰不早了,明某要休息了。

”阿翎都聞到後宅煮水餃、湯糰的香氣了。

即便是皇帝,也不能影響它乾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