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哦。

”明若拿起一顆糖雪球丟進嘴巴裡,兩頰微微鼓起,看起來像隻可愛的小鬆鼠。

“主子,奴婢煮了甜湯,您吃一點暖暖身子吧。

”阿鳶端了熱氣騰騰的酒釀圓子上來。

“放這兒吧。

”明若小手一揮,招呼紫蘇和董嬤嬤進來,“難得我在皇都過年,今年給你們應時發紅包。

明若先把給護院和夥計的紅封交代給老沈,讓他一會兒去前院派發。

然後開始給近前服侍的人發‘年終獎’,不但都有‘紅包’,每人還多得一樣禮物——

董嬤嬤和幾個婢女是雲妝樓熱銷的耳墜,老沈和南星是質地上乘的玉佩,暗衛們則是每人一份各色保命丹藥。

收到禮物的人都十分歡喜,熱火朝天地跟身邊人展示著。

阿翎一臉希冀地看著明若,主人精心準備的禮物,它也想要啊……要不是有這些仆人和南星在,它的耳朵和尾巴都要委屈巴巴地冒出來了。

明若頓覺壓力山大,她要是也給阿翎一個玉佩,估計會受到‘慘絕人寰’的家庭教育。

明若想了想,從一串風鈴上拆下個金鈴鐺,打了一根紅繩,把鈴鐺穿起來,遞到阿翎麵前:“給。

“多謝主人。

”阿翎接過鈴鐺,喜滋滋地掛在腰上。

“喵嗚~”小白公子表示,我也是主人的獸,虎爺不配擁有嗎?

“行吧……”明若很有耐心的打起紅繩來,給小白、玲瓏和老鐵每隻掛了一個金鈴鐺。

看著空間裡那串斥巨資資打造的金風鈴險些被薅禿了,明若隻覺養‘崽’不易。

這幾隻當中,冇脖子的老鐵看起來最滑稽,但絲毫不影響它的好心情,給女主子盤了個經典的豎腦袋造型,還嘶嘶地吐著蛇信子。

“……”明若揉揉額角,因為有血契,可以清楚地感知到老鐵是在賣萌。

如若不然,就這造型絕對要被誤會為挑釁了。

司皓宸直接給老鐵來了個腦瓜崩:“一邊待著去!”

老鐵可憐巴巴地爬開,去找它的好哥們兒——十五了。

打點好家裡的‘崽’,明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老沈風風火火地從外麵跑進來:“師傅,有人來藥堂看診,門板險些被拍散架了……”

“態度這麼惡劣……直接打出去……”明若覺得,求醫問藥至少得有個好態度,她可不慣著‘醫鬨’。

“那個……好像……打不過……”老沈撓撓後腦勺。

“叫上初一和旬邑過去。

”初一和旬邑算是暗衛的最高水平,要是他倆都打不過人家,那就隻有——派玲瓏去下黑手了……

“咳咳,不是戰力問題……”老沈也很無奈,“對方說是來看診的是皇上,正經主子冇露麵,但那太監確實是皇上身邊的。

“嘖嘖。

”明若撇撇嘴,玲瓏剛給了丹胥帝一點顏色瞧瞧,丹胥帝就直接找上門來。

這大過年的,太會給人添堵了。

“我剛纔說,來看您在不在家。

”老沈也覺得這皇帝太不懂事,哪有除夕晚上來看診的,“要不,我就說您去跟師伯喝酒去了?”

“嗯。

”明若正要點頭,院子裡傳來了打鬥聲。

與此同時,旬邑把擺放在前院的焰火點燃,那打鬥的聲響直接被掩蓋了。

明若出門看焰火時,潛進來‘請’明大夫看診的十八名龍衛,已經被初一帶著剛得了紅封,格外亢奮的暗衛們打暈扔了出去。

張金亮站在馬車邊上,看著武功高強的龍衛像死狗一樣,從院裡被扔出來,映著漫天焰火,說不出的詭異……

“皇……皇上……”雲中殿的人果然不好惹,知道是聖上身邊的護衛都敢動手,這也太剽悍了。

張金亮眼見潛進去的龍衛全軍覆冇心裡拔涼,上前探了探鼻息,倒是還有一口氣,“金豹護衛他們……都被打昏丟出來了……”

“豈有此理!”丹胥帝有氣無力地捶了下軟塌,“朕要……”

“皇上息怒,隻要解了蠱毒,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他們!”陳院首的求生欲還是很強的,隻怕這中了蠱毒的皇帝砸在手裡,要把自己砸死。

丹胥帝壓住怒火,沉聲道:“張金亮,你再去叫門!”

“哎。

”張金亮還算鎮定地邁步上前,袍子下打哆嗦的腿,卻出賣了他。

身手了得的龍衛都被打成那樣了,他一個黃土埋半截的無根之人,扛得住幾下揍。

明若本想把人揍一頓就算了,但暗衛來報,張公公又來砸門了。

人家上趕地來送錢,一直往外趕也不大禮貌。

可是,她回來纔剛換了家常衣裳,實在懶得再換了……

“那個……”明若的目光掃向圍在桌旁吃東西的幾隻,“阿翎,你帶著玲瓏去賺點零用錢吧。

“哦,好。

”阿翎將手中的紅豆糕塞進嘴裡,裝模作樣地進內室‘易容’。

再出來時,已經變成了白衣翩翩的小公子,跟明若扮男裝時一模一樣。

“主人,您看怎麼樣?”阿翎一臉諂媚。

“我是走高冷路線的。

”明若翻了個白眼。

“哦哦,知道了。

”阿翎點頭如搗蒜,轉過身的瞬間,收斂了笑容,那清冷的模樣,看起來可比平日的明大夫難說話。

阿翎身法飄逸,直接翻上牆頭,越過屋頂輕飄飄地落在藥堂前。

這波操作看得老沈一愣一愣的。

“師……師傅……”老沈心下納罕,師傅這輕功出神入化啊!不對,師傅啥時候會武功的啊?

“把人帶進藥堂看診吧。

”阿翎丟下這一句,直接進了藥堂。

“哦。

”老沈衝馬車做了個請的手勢,“貴人裡麵請。

丹胥帝現在疼得失了力氣,本想讓‘明大夫’上車診治,但又怕惹惱了這位神醫,隻得被陳院首和張金亮扶著下了車,被架入藥堂。

老沈連忙招呼夥計掌燈,丹胥帝挪到診台前坐下,已是滿頭大汗。

“先診脈吧。

”阿翎取出脈枕。

丹胥帝將哆嗦的手放到脈枕上,阿翎煞有介事地診查起來。

丹胥帝見‘明大夫’沉默不語,先沉不住氣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