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那繡球如利箭一般,直直躥向蹲在角落的乞丐懷裡。乞丐被繡球撞得一趔趄,一個後仰坐到地上,但那繡球還穩穩紮在他懷裡,摳都摳不下來的樣子。

喧鬨的人群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忽然安靜下來,都定定地看向那乞丐。

乞丐也被砸懵了,低頭看了看懷裡的繡球,忽然咧開嘴笑得見牙不見眼:“我……我接到了李小姐的繡球!啊哈哈哈!”

人群裡,有人嫉妒這乞丐走了狗屎運,也有人替李小姐惋惜。當然更多人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想著看看這李員外家的小姐,是不是真的會嫁給乞丐。

明若對這件事倒是不好奇,用腳趾頭想,這富家小姐也不會嫁給乞丐,真以為是寫話本子呢。

“咱們走吧,回去洗一洗衣裳,理一理行李。”明若扯著司皓宸的衣袖,往人群外走。

繡球是司皓宸拍給乞丐的,這李小姐敢玩‘拋繡球’,在這鎮上估計有些勢力。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們可不能惹麻煩,還要趕路呢。

司皓宸由著明若拉他走,他們本就不在人群中心,很快就退出來了。正打算原路返回,卻被人攔住去路。

明若看那堵在麵前家丁打扮的男人,心下一咯噔。

“公子請留步。”其中一人伸手攔人。

十五擋在明若麵前:“幾位何事?”

“我家小姐有請。”語畢,家丁隔開人群,竟是給明若他們開出一條通往天香樓的路。

明若怕司皓宸一言不合就開打,衝那家丁搖搖頭:“我們還有事,就不去了。”

隻見滿頭珠翠的李小姐款步而來,那大袖衫還是拖尾款,拖了有一丈長。

李小姐麵帶哀慼:“公子,我外祖母病重,有位老真人說,要天賜良緣沖喜纔好……”

明若不由得蹙眉,這李小姐是幾個意思:“在下不懂祈禳之術,還請小姐另請高明吧。”

“敢問公子貴姓?”李小姐目光灼灼地看著明若。

“免貴姓吳,吳慈仁。”她該不會說自己的名字與什麼真人說的正好一樣吧,‘無此人’瞭解一下。

“吳公子,小女子的繡球是拋給你的。”李小姐含嗔帶怨地瞪了司皓宸一眼,“這位公子卻故意將小女子的繡球拋給了乞丐。”

“哈……”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受歡迎了,“承蒙小姐抬愛,不過,在下並無此意,還請小姐另擇良婿吧,告辭!”

明若覺得這麼文縐縐的說話,太難為她這個現代人了呢。

“你給我站住!”李小姐看好說不成,直接就不白費口舌了,“本小姐就要嫁給你,你若是不從,休想走出錦溪鎮!”

圍觀群眾也是愕然,之後議論紛紛起來。有人說明若不識抬舉,也有人說李小姐強人所難。更多的人什麼都不敢說,因為這李員外的胞弟在州府當大官的。

啥?這操作就有點兒騷氣了哈?既然李小姐都開始撒潑了,那自己也得禮尚往來不是?

“李小姐是吧,做買賣還講究個‘你情我願’呢。我這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就上趕地要嫁給我,我不願意還不行,這是什麼道理?

你外祖母病了,要‘天賜良緣’沖喜。這‘上天’不是已經給你賜了嘛——繡球還在你的‘良緣’懷裡抱著呢。”明若看過去,隻見那乞丐已經被揍了,繡球也被搶走了。

“你枉顧律法縱奴行凶,是不忠;那乞丐不合你心意,你就不願意為外祖母‘沖喜’,是不孝;把乞丐打成這樣,是不仁;嫌貧愛富,是不義。

你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我有理由懷疑你是打著‘拋繡球招親’的幌子,行‘強搶民男’之惡性,欺世盜名令人不齒!”

明若一番話,引得圍觀群眾連連喝彩。十五也一臉崇拜地看著明若,自家王妃這口纔不要太好哦。

明若拿了一塊銀子出來給乞丐,讓他去醫館看大夫。然後,禮貌地衝大家拱拱手:“告辭。”

三人走出店鋪林立的商業街,周圍漸漸安靜下來。

看到路邊有小販賣糖葫蘆,明若走過去問:“糖葫蘆怎麼賣?”

“五個銅板一串。”小哥兒馬上回答,“公子,我家的糖葫蘆糖脆果鮮,很好吃的。”

“王……公子,你吃不吃?”明若詢問。

得,自己又強製成為王公子了。‘王公子’搖搖頭:“不吃。”

“來兩串。”明若從錢袋裡摸出十個銅板遞給小哥,司皓宸挑挑眉。

小哥兒把糖葫蘆遞給明若,司皓宸剛想去接,明若反手遞了一串給十五。

十五笑嘻嘻地接過糖葫蘆:“謝,夫……夫子!”

“噗……”明若笑得不行,“咳咳,十五腦子很靈光嘛!”

“嘿嘿。”十五撓撓頭。

司皓宸越看十五越覺得不順眼,自己怎麼會有這麼蠢的暗衛。

三人拐進一條小巷子,明若覺得很陌生,剛纔應該冇走過這裡,估計是另一條路吧。

“真的不嘗一下嗎?”明若把糖葫蘆舉到司皓宸麵前,“最上麵這個最大顆了。”

司皓宸低頭將第一顆紅果咬下來,有點酸又有點甜,味道還不錯。

“……”額,我隻是戰略性地客氣一下,你不是不吃嗎?明若對著少了最大最紅一顆的糖葫蘆串兒發呆。

“主子,有尾巴跟著咱們。”作為暗衛,十五的警惕性還是很高的。

司皓宸早察覺了,不過跟過來的人武功太差,他根本冇放在眼裡。

“走。”司皓宸牽著明若快走幾步,轉過一道彎。直接飛掠過屋頂,落在另一條街的屋頂上。

居高臨下的視角將下麵看得很清楚,隻見幾個家丁在他們消失的小巷子裡四處尋找,甚至敲開住戶的家門,肆意搜找。

“好像是李家的人。”由於離得遠,明若看不清他們的樣子,但穿的衣裳跟之前攔路的家丁很像。

司皓宸冇做聲,算是肯定了明若的判斷。

“貴寶地的民風很剽悍啊。”明若打趣。

司皓宸的嘴角抽了抽,彆處強搶民女已是惡劣,他的封地都‘強搶民男’了,可不是剽悍麼?

“你要是個男人,本王定舉薦你去禦史台當禦史去。”司皓宸幾次縱躍,就將明若帶進了他們居住的小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