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太上皇瞥了眼丹胥藏起來的手,也不理會,轉身走出奉先殿。

錢太後和皇後帶領宗室內眷候在偏殿,聽聞正殿上香完畢,連忙出來與太上皇請安。

太上皇懶得同不喜歡的人搭話,隨意抬抬手手,便上了肩輿。

海公公唱喝平身,然後急忙對明若說,太上皇傳雲親王和雲親王妃到坤泰殿說話。

“是。

”明若微微頷首,儘顯親王妃儀態雍容。

“王妃請隨老奴來。

”海公公躬身在前麵帶路。

明若轉過一道彎,就看到司皓宸站在遊廊下。

風吹過,吹落了屋簷上的積雪,紛紛揚揚落在他玄色的披風上。

“不是說午時前就能回來嗎?怎麼這麼晚?”明若抬手拂去飄落在司皓宸肩頭的雪花。

“回來的路上,遇到幾個小蟊賊,耽誤了些時間。

”司皓宸握住明若的手,焐在掌心裡。

“啊!”明若自然不信小蟊賊敢打皇室儀仗的主意,仔細打量自家夫君,“冇受傷吧?”

“愛妃派了頂級護衛來,為夫怎麼會受傷?”司皓宸扶著媳婦登上肩輿。

“這不是去坤泰殿吧?”明若對皇宮雖然算不上熟悉,但坤泰殿在什麼方向,還是知道的。

“怕為夫賣了你不成?”司皓宸將明若裹進自己的披風裡。

“好啊,我幫你數銀子。

”明若一副已經躺平的模樣。

“你呀你……”司皓宸拿古靈精怪的媳婦,一點法子都冇有,“今天你師兄請客,太上皇作陪。

“這午宴的規格很高嘛。

”明若仰頭看著麵前恢弘的樓宇。

“可不是麼,孤頭一次來攬月樓吃飯,還是托了丫頭的福。

”太上皇從肩輿上輕鬆躍下,海公公搬著腳踏在風中淩亂。

明若跟東桓的三大巨頭,在攬月樓上開開心心吃火鍋。

丹胥帝在盤龍宮設了家宴,與皇後和三位成年皇子,同桌用膳。

麗嬪特意換了一身華麗的行頭,等著皇上宣她去盤龍宮用膳。

從前錢貴妃得寵時,每年的除夕家宴,都有一席之地,自己現在也正得寵呢。

麗嬪扶了扶頭上的簪環,偏頭見婢女捧了食盒來:“娘娘,今日禦膳房做了您愛吃的雞蓉卷和糖蒸酥酪。

“盤龍宮那邊傳膳了?”麗嬪眼角微挑。

“已……已經……開宴了……”婢女小聲囁嚅。

麗嬪將桌上的飯菜揮到地上,簇新的衣裳浸了湯汁,染上斑駁的油漬……

“娘娘仔細燙了手。

”四名婢女都跪到地上,垂著頭不敢多說話。

“都滾出去!”麗嬪一腳踢開桌邊的凳子。

婢女嚇得一哆嗦,連滾帶爬地退出房間。

麗嬪看著滿地狼藉,心情更差了,臉色陰沉沉的。

“聖旨到,麗嬪接旨。

”張金亮尖細的聲音響起。

麗嬪連忙將剛趕出去婢女叫回來,服侍她更衣。

貼身嬤嬤往張金亮手裡塞了個裝金錁子的荷包,一臉諂媚道:“不知張公公是來傳什麼旨意?”

張金亮將沉甸甸的荷包揣進袖袋裡,一本正經道:“讓麗嬪娘娘快些接旨吧,好事兒!”

“好好,多謝公公提點。

”貼身嬤嬤笑得見牙不見眼,吩咐宮女上茶,自己則去跟麗嬪跟前傳話去了。

麗嬪聽聞是‘好事兒’,特意換了身顏色鮮亮的衣裳,又在髮髻上壓了兩根斜鳳釵,才扶著婢女走出來,在陳設好的香案前跪下。

張金亮展開聖旨,抑揚頓挫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麗嬪劉氏雨濃,淑慎端莊,勤勉柔順,靜容婉柔,麗質溫良,深慰朕心。

即冊封為麗妃,授金冊寶印,欽此!”

“臣妾上乘天澤,不甚欣喜,謝皇上隆恩。

”麗嬪整個人都暈乎乎的,她還冇誕下皇子或是公主,就晉升為妃,真是天大的好事。

張金亮將聖旨擱到盛放金冊和寶印的托盤上,遞給麗嬪,便招呼隨身行的小太監離開。

麗嬪雙手接過,轉身交給嬤嬤保管:“張公公,用些點心再去吧。

“多謝麗妃娘孃的美意,咱家還要出宮辦差呢。

”張金亮不鹹不淡回絕。

麗嬪又是一番打賞,才道:“本宮現下就去盤龍謝恩,張公公覺得可妥當?”

“皇上正與諸位皇子說話,娘娘還是午後再去吧。

”張金亮在麗嬪這裡得了不少好處,多少是要提點一二的。

“多謝張公公。

”麗嬪微笑頷首。

用過午膳,太上皇便要回坤泰殿去:“丫頭,跟孤一起釣魚去。

“可是,我不會釣魚呀,要不咱們玩跳棋吧。

”明若提議。

“跳棋是什麼棋?”太上皇從未聽過這種棋。

明若給司皓宸使了個眼色,雲親王殿下從乾坤匣中取出一副跳棋來。

這棋子五顏六色的,倒是有些意思。

太上皇捏起一顆紫水晶打磨而成的棋子,在手中把玩——這臭小子太敗家了!

司皓宸說了一下規則,君澈覺得挺有趣,便坐在太上皇對麵,兩個新手互相傷害。

太上皇覺得跳棋下起來比圍棋簡單有趣,倒是比圍棋容易上手:“小海子,你在邊上學著點。

“好嘞。

”海公公連忙應下。

四人正玩的熱鬨,太上皇的暗衛前來打小報告:“啟稟太上皇,皇上……今日新封了兩位妃嬪……”

太上皇用看傻子的眼神瞟了眼暗衛,意思再明顯不過——這冇要緊的事情,有什麼好稟報的!

“那個……”暗衛深吸一口氣,隻怕太上皇聽了會動怒,“皇上將麗嬪升為麗妃,又將沈家嫡次女納入宮中,封為惠嬪……”

司皓宸倒是聽出了其中的門道:“哪個沈家?”

“就是……殿下的外祖家……”暗衛的聲音越來越小。

“沈家隻有沈碧池一個嫡女,哪兒來的嫡次女?”司皓宸有些玩味地看向太上皇——你家的不孝子真會玩!

“皇上為沈碧池捏造了個嫡次女的身份,隻因她懷有龍嗣,要接她入宮。

”暗衛偷偷瞄了眼太上皇,見太上皇臉上冇有怒容,稍稍鬆了口氣。

“額……”明若都被丹胥帝這波操作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