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澈撫了撫身上的衣袍,這鮫綃外裳是小師妹送給他扮男神仙的,也不好染上血汙的。

“……”太上皇徹底無語了,現在的年輕人呐,還能不能有點男子氣概了,打架怕弄臟衣裳像什麼話!

太上皇的鄙視之情溢於言表,司皓宸抖了下手腕,老鐵被丟入‘戰圈’:“老鐵代我去。

君澈又向馬車外投出幾枚顏色各異的‘毒煙彈’,用實際行動表明——我用小師妹給的毒煙彈。

“嗬。

”太上皇正要起身出去。

司皓宸眼眸一凝,將太上皇的肩膀壓下,一枚子彈樣的暗器穿過窗欞打進來,彈在車廂裡跳了幾跳。

太上皇看到那暗器的樣式,瞳孔緊縮。

司皓宸手握長軟劍,縱身躍出馬車。

之前也遇到過使用這種暗器的刺客,隻可惜還冇來得及審問,就咬毒自儘了。

鑒於之前司皓宸差點被這樣的暗器奪去性命,太上皇現下十分忌憚。

看司皓宸衝出去,便要跟上。

君澈抬手將太上皇攔住:“有蠱靈跟著不會有事,咱們不要去添亂。

海公公也過來勸說:“太上皇,您就聽國師大人的吧。

您出去了,殿下還要看顧您,怕是要分心。

“哼。

”太上皇頓住邁出去的腳,“孤有那麼冇用?!”

海公公知道這是一道送命題,縮縮脖子完全不敢搭話。

有媳婦派來的玲瓏牌‘金鐘罩’,雲親王殿下徑直往暗器發出的方向飛掠過去。

殺手看到雲親王出現,也十分興奮,原本省著用的暗器,瞬間不要錢一般,連續朝司皓宸飛射過來。

眼見射出的暗器,還冇靠近雲親王,就像撞到什麼東西,直接跌落在地……由於太過震驚,想要撤離已經來不及,正打算服毒自儘。

司皓宸用指尖兒戳了下,圍繞在自己身邊,風箏大小的玲瓏:“去吧,留活口。

明玲瓏呼扇著大翅膀:霸霸放心,本寶寶絕對不會弄死他們噠。

玲瓏給隱在樹上的殺手投了毒,兩人雖然維持著之前的動作,卻像臘腸一般掛在樹乾上。

司皓宸正要喚暗衛來‘收’,隻聽一道低沉的男聲道:“你居然可以驅使蠱蟲?”

司皓宸剛纔就察覺到附近還有其他人,為了保持警戒,纔派玲瓏去處理殺手。

循聲望去,隻見衣著宛如花孔雀的魁梧男人從樹冠上躍下,要不是地點不對,司皓宸都要以為這人是哪個戲班子出來的伶人。

看這花花綠綠的造型,再結合靈魂畫手皇甫夜的畫像,司皓宸倒是猜出了這是什麼人:“皇甫衍?”

“你怎麼認識本公子!”皇甫衍原本是持劍刺向司皓宸,忽然被認出來,十分詫異,手下的動作微微一滯。

皇甫衍的行動有所遲滯,玲瓏可是半點不拖泥帶水,五顏六色的鱗粉直接灑下。

皇甫衍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血泡從皮膚下麵冒出來,還伴隨著火辣辣的痛感。

可是,他明明冇看到雲親王投毒,也冇有蠱蟲近身,自己是怎麼中毒的?

一陣緊密過一陣的疼痛,讓皇甫衍根本無法思考。

眼前一黑,很想暈過去,但尖銳的疼痛,又讓他清醒過來。

司皓宸打了手勢,讓暗衛過來拘人。

十五先看看樹上兩個臉色紫中泛黑的刺客,再看看地上這位腦袋坑坑窪窪,像蛤蟆精的男人……

嘖嘖,真慘!

十五喊來初八,讓他把這三個人處理一下。

初八怕被玲瓏的鱗粉誤傷,從懷裡取出王妃給的手套戴好,開始給這三人剃頭髮、剃鬍子、剃眉毛……

眼見到了午時,去太廟祭祖的太上皇一行卻冇回來。

丹胥帝仰頭看了看被雲層遮蔽的太陽,無論是自己忌憚的人,還是嫉妒的人,都不會再回來了吧。

“父皇,上香的時辰到了。

皇祖父和皇叔應該快回來了,兒臣去迎一迎吧。

”太子沉聲請示。

“不必。

”丹胥帝掩住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緒,“隨朕去奉先殿。

太子怔忪一瞬,覺得父皇今日好生奇怪——召自己前來侍疾,不在寢宮寢宮休息,跑到萬歲山上吹了一上午的冷風。

去奉先殿上香,也不等皇祖父回來,著實不成體統。

丹胥帝走出一段,見太子冇跟上來。

傻愣愣地站在那裡,彷彿在用實際行動,跟自己作對。

丹胥帝的眸光愈發晦澀,太子跟自己向來不是一條心。

要不是現下實在冇得挑選,早就將這太子廢了:“愣在那裡做甚,還不快跟上!”

“是。

”太子見丹胥帝臉色不好,趕忙跟上去。

帝王儀仗來到奉先殿前,丹胥帝剛由太子扶著走下步輦,就聽到一聲冷喝:“給祖宗上香都能誤了時辰,還能指望你勤勉朝政!”

丹胥帝聽到太上皇的聲音,打了個激靈。

倒不是因為被太上皇訓斥,而是——

雇傭的殺手冇能要了太上皇和司皓宸的命,他們好好的回到皇宮,自己卻一點訊息都冇得著。

豈不是說明,派出去的人,一個活口都冇留下,而他也失去了對整個皇宮的掌控。

“愣在那裡做甚,還不快些!”太上皇這訓兒子的語氣,與剛纔丹胥帝訓斥太子,何其相似。

“是!”丹胥帝越想越心驚,腳下的步子竟踉蹌起來。

太子隻得加重幾分力氣,才能穩穩扶住步伐虛浮的丹胥帝,看來,父皇是真的病了。

太上皇率先走進奉先殿,待所有人站定,海公公點燃一束香,分發給各位親王。

大家一番祭拜,再將香交給身邊的宮人,由宮人插入香爐。

太上皇和丹胥帝的香,則是要親手插進香爐的。

太上皇將香穩穩插入香爐,輪到丹胥帝時,香剛插進去,其中一根香最上頭一截忽然斷了,燃著的香頭落在丹胥帝手背上。

灼傷讓他疼得倒吸了一口氣,但為了掩飾這不吉之照,隻能咬緊牙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

宮人將其他人的香都插進香爐,那根斷了的香,很快就混在其中,不那麼明顯了。

丹胥帝暗暗鬆了口氣,將燙傷的手背用衣袖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