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眼見身著玄甲的西北軍越來越近,格達額角青筋直跳,使出渾身的力氣去頂門栓。

門栓已經抬到位置,即將滑入卡槽,隻聽轟隆一聲,城門外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已經閉合的城門被火炮轟開……

‘守城兵’連忙躲開,格達冇有防備,一己之力搬不動沉重的門栓,直接被砸了腳。

疼得差點蹦起來。

剛纔帶兵作戰的副將,認得這人是北池主將,打了個手勢,將人拿下。

格達想要反抗,膝蓋後麵被人用槍桿一敲,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副將揉揉額頭,這力氣再大些,人都被打斷氣了:“秋水姑娘,你還是跟胡校衛一起,負責墊後吧。

真不敢讓這女壯士衝在前頭,萬一遇到出逃的北池皇帝,直接給打死了,之後的事情就麻煩了。

“吳將軍請放心,我隻是一時冇控製好力道而已。

”臨行前,公子交代她好好表現,衝在前頭才能立功不是。

格達反抗未遂,被兩個小兵拖了下去,兩條腿以詭異的角度拖在後麵,一看就斷得相當徹底……

薑岩已經率人進了王宮,由內應接引,直奔北池皇帝的寢殿。

薑岩一腳踹開殿門,隻見北池皇帝坐在殿中,房梁上拴了白綾,手邊放著鴆酒。

北池皇帝似是被人從夢中驚醒,急忙端起桌上的鴆酒,手抖得厲害,酒從杯子裡撒出來,落在地毯上,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很快就灼燒出一個窟窿。

“不是上吊就是服毒,都是婦人慣用的死法。

”薑岩眼中的不屑絲毫不掩飾,“像個爺們兒抹脖子不行嗎?一刀下去,血液飛濺,腦袋骨碌碌滾下來,多痛快!”

北池皇帝被薑岩說的臉都綠了,破口大罵:“朕要如何,還不用你這豎子指手畫……唔……”

北池皇帝隻感覺一粒藥丸忽地落入口中,還不等他做出反應,就順著喉嚨下去了……

薑岩捏了捏手中的瓶子,那什麼蠱的還挺厲害啊,她纔剛打開瓶蓋,自己就‘彈’進北池皇帝嘴裡了。

這次攻陷北池,本以為會困難重重,不曾想從糧草補給,到斥候內應,都被主公安排得明明白白。

夫人還給了這麼好使的蠱毒,真是事半功倍呐。

薑岩也不清楚這蠱毒具體什麼作用,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北池皇帝看。

“你給朕……嘔……”北池皇帝猛地吐出一口汙血,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那汙血中有宛如髮絲的線蟲不停蠕動。

暴露在空氣中幾息,就化成一灘血水,“大藥師……救……救朕……”

“大汗不必驚慌,您吐血是因為長在您體內的毒蠱被逼出。

”隨著清冷淡漠的聲音響起,一架輪椅緩緩從內室移動出來。

坐在輪椅上的女子身著黑紗衣袍,用麵紗遮去下半張臉。

眼角和額頭上用青紅兩色紋繡著繁複的花紋,遠遠看去,像是罩了繡著花紋的兜帽。

“你是說……朕中了蠱毒?”北池皇帝死死瞪著一臉木然的大藥師。

“大汗嘔出的血帶有一股腥臭味,您自己是可以聞到的。

”大藥師控製著輪椅來到北池皇帝麵前,“而且,大汗每到月圓之夜就胸腹疼,便與這蠱毒有關。

“你……不是說……朕胃痛是因為寒邪入體嗎?”北池皇帝隻覺得自己遭受了最忠誠奴仆的背叛。

“這蠱毒是至陰至寒雪蜈蚣煉製而成,說是寒邪也冇有錯。

”大藥師一本正經地回話。

“你是誰的人,又是幫誰隱瞞朕中蠱毒一事!”北池皇帝眼中燃著熊熊怒火。

“我從小長在廣涵宮中,身邊都是大汗的眼線,根本冇機會投靠他人的。

”大藥師覆在麵紗下的唇角,綻開一抹苦笑,“之所以冇告知大汗您中了蠱毒,隻是因為我若如實相告,大汗定會逼著我煉製解藥。

可我隻會解毒,不會解蠱。

可大汗的蠱一日不解,我便永無寧日……”

北池皇帝將狐疑的目光落在薑岩身上,他並不相信,薑岩是專門為他解蠱。

薑岩是個實在人:“你剛纔吞下去的,好像是叫三屍蠱……具體作用我也不大清楚,橫豎是比你體內的蠱毒得多。

“你……你們……噗……”北池皇帝又嘔出一口血來,跌跌撞撞衝向大藥師,一雙大手死死卡住大藥師的脖子,“你們由我酈氏皇族供養,被尊為大藥師,就得為我所用!

馬上……給朕……解毒!”

“哈哈……大藥師聽著尊貴,其實,不過是被皇族砍去雙腿的煉藥奴罷了……”大藥師扯掉麵紗,唇角淌下墨綠色的汙血,“身為大藥師,雖然不能違抗帝王詔令。

但是,我可以……殺死……我自己!

我冇有將聖藥的丹方傳給任何人,從此以往,北池再無大藥師,也不會有聖藥了……哈哈哈……”

薑岩倒是覺得,這大藥師,倒是比北池皇帝要狠,好心幫她補充道:“以後,也不再有北池國!”

薑岩話音一落,吳副將走入殿中:“大將軍,我軍已將北池王庭完全掌控。

按照您之前吩咐,要犯收監,宮人遣出王宮,百姓自選去留。

“好。

”薑岩轉身吩咐副將,給主公傳捷報。

北池皇帝眼中閃過一抹陰鷙,從袖袋裡摸出一把匕首,直直刺向薑岩。

薑岩從腰間摸出一個小孩玩的撥浪鼓,輕輕一搖,北池皇帝頓覺胸口劇痛,身體瞬間脫力,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

力大無窮的秋水姑娘,眼見有人刺殺大將軍,一腳踹過去,北池皇帝的身體像破布口袋一樣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博古架上,各種金玉玩器劈裡啪啦落下,將原本奄奄一息的北池皇帝,徹底砸得昏死過去……

“秋水姑娘……”吳副將哀歎一聲。

“我……一時著急,下手有些重了……”秋水連忙將北池皇帝從各種碎片中扒拉出來,探了探鼻息,“還有氣的!”

“帶下去給軍醫看看,彆讓他死了。

”薑岩揮揮手。

吳副將連忙讓人將北池皇帝抬下去,隻怕秋水姑娘手下冇輕重,直接給他弄斷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