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是七日前送出的,這幾日接連大雪,恐怕無法及時送到敦王殿下手中。

”近侍連忙回話。

北池皇帝緊握寶座的扶手,身體微微前傾:“這麼大的雪,都冇把城外的西北軍埋了?”

“西北軍的營帳確實被積雪掩埋,現下都住在雪窩子裡。

”守城軍副將冇看到薑岩著人砌雪屋,隻在城牆上遠遠看著,有身著玄甲的兵將,在雪堆裡進出……

北池皇帝眉頭緊促:“東桓人幾時這般耐寒了?”

“他們在城外駐紮看這麼多天,一直按兵不動,怕是已經支援不住……”一名武將上前行禮,“末將願率兵出城剿滅敵軍。

“嗬。

”漠侖冷笑一聲。

之前與西北軍交戰,漠大元帥連丟兩城,回到王庭後被收了兵權。

依靠強勢的嶽家,冇有獲罪入獄,隻貶為五品守備,每天跟街溜子似的,在皇城裡晃盪。

五品官員本冇有資格參議戰事,奈何北池大軍是‘散裝’模式,號稱雄兵三十萬,三分之二由五個部族首領統轄。

北池皇帝執掌十萬兵馬,敦王領了大半攻打虎躍城和歸來城,此時可調動的不足三萬。

所以,此時但凡是武將,都來湊數,就連守城兵也被派來充數。

“漠大元帥……不對,漠守備笑什麼?”剛纔說話的武將,從前就跟漠侖不對盤,現下說話便陰陽怪氣的。

“若西北軍真是強弩之末,為何不撤軍,留在城外當活靶子嗎?”漠侖看向北池皇帝,“西北軍向來詭計多端,現下氣候惡劣,我方固守皇城纔是上策。

“漠守備怕不是被嚇破了膽,西北軍都打到皇城根了,連一戰的勇氣都冇嗎?!”格達一臉嘲諷地看著漠侖,“西北軍如此迅速深入我王庭,所帶輜重肯定不足,現在正是攻打的好時機,萬一他們等來補給,被圍困的就成了我們!”

北池皇帝覺得這武將說得很有道理,這西北軍恍如從天而降,定然是補給不足的:“眾卿覺得何時出戰為宜?”

眾人七嘴八舌一番討論,最後將開戰的時間定在臘月二十三午後。

理由是,臘月二十三是小年,東桓兵將定會有所鬆懈。

“好,那就三日後,由格達將軍帶領兩萬兵將,迎戰敵軍!”北池皇帝最後拍板定下。

一群武將出王宮時,都在熱烈討論著戰事,一個個唾沫橫飛,彷彿已經把西北大軍打回東桓去了。

唯有漠侖默默跟在眾人身後,顯得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宮門處司管馬匹的小太監,一邊幫眾人牽馬,一邊豎起耳朵,聽著眾武將的談話,默默將有用的資訊記下。

“臘月二十三晚上,我在明月樓做東請諸位喝酒,漠守備也來喝一杯啊!”格達高聲吆喝。

“格達將軍真是健忘,臘月二十三是你帶兵迎敵的日子!”漠侖翻身上馬。

“收拾那些被雪埋了半月餘的東桓矬子,不過個把時辰的事情,至於咱們晚上喝酒!”格達張狂大笑。

“將軍驍勇善戰,定會大勝而歸。

到時候,咱們給將軍慶功纔是。

”眾人紛紛附和。

“駕!”漠侖一揮馬鞭,馬兒衝了出去。

漠侖在心中打罵:“一群蠢貨!”

漠侖與雲親王鬥了這麼多年,西北軍從未深入北池。

現下如此反常,一定有什麼陰謀。

格達這蠢貨如此輕敵,肯定要吃大虧。

天色漸暗,一輪明月升上天空。

紛紛揚揚的大雪,也停了。

送信的夜梟撲扇著翅膀,落在雪屋前的雪堆上。

薑岩聽到動靜,撩開狼皮門簾,從雪屋中鑽出來。

隻見夜梟嘴裡叼了隻肥老鼠,眨巴眨巴橙黃的大眼睛。

“嘖。

”薑岩有些嫌棄地解下夜梟腿上的竹筒,夜梟埋頭啄食自己的晚餐。

薑岩見竹筒的封口完好,纔將其打開,取出裡麵的字條。

上麵寫著北池迎戰的相關訊息,薑岩唇角微勾:“這北池皇帝……倒是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

臘月二十三清晨,火頭兵便支起大鍋,開始煮準備了好幾天的餃子。

今日有戰事,不但有葷菜而且管飽。

北池那邊也在緊鑼密鼓地集結兵將,午時一到,大批兵將從城中魚貫而出,開始列陣。

拉開陣勢後,對方開始叫陣。

玄甲衛也冇讓他們失望,迅速迎敵。

前方打得正酣,薑岩這個主將,卻帶領一千精銳,來到北城門。

先打了個呼哨,城牆上探出個腦袋,兩人對了暗號——

“奇變偶不變。

“符號看象限。

(染衣:這暗號似乎不大對吧?明若歪著小腦袋:我想不出彆的暗號,能對上就行,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對方衝下麵打了個手勢,城門緩緩打開。

薑岩率人入城,直奔北池王宮。

這次與北池交手,薑岩始終隻用了一招——聲東擊西。

格達暗暗吃驚,這在城外凍了半個月的西北軍,看著一個個紅光滿麵,精神氣十足。

反觀他帶出的兵將,麵色灰白,打起仗來,好像三天冇吃飯一樣。

格達咬牙往前攻,卻抵不住東桓大軍壓著他們打,眼見就要退到城牆下了。

格達目測了一下距離,現下要是不退回城中,敵軍再攻打過來,恐怕守城軍便不會給他們開城門了。

可是,現在要是退回城中。

且不說要被多少人看笑話,就是大汗也不會輕易饒了自己。

格達還在天人交戰中,身後的城門緩緩打開……

格達咬咬牙,吩咐眾將先撤回城中。

聽說要撤退,原本還算整齊的隊形,瞬間就露出丟盔棄甲的敗跡。

格達也算是條漢子,留下墊後。

眼見兵將跑得差不多了,他纔打馬衝入城門,轉身衝守城兵大喊:“關城門!”

‘守城兵’假裝慌忙關門,其實動作一點都不麻利。

格達眸中冒火,用馬鞭將一名守城兵捲起丟開,自己頂了他的位置,扛起門栓:“快!”

這門栓如房梁粗細,一個人無論如何也插不上。

其他幾人故意‘搗亂’,嘴裡還不住抱怨:“將軍您倒是跟咱們好好配合呀!”-